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挑事4
    “我跟你说。”青书眼珠转了几转,俯耳过去,“顾家,一家门都是破烂货,什么清贵书香,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呸!”

    “真的?”秋媚把眉毛抬的不能再高了。

    “嗯!”自从大爷定下大奶奶之后,青书最看不顺眼的就是顾娘子了。

    “你听听就知道了。那顾老爷什么都不会,只有一样最精通:嫖!”青书嘴角往下扯的不能再扯了,“顾家从前也富贵得很,你看看他们家那宅子就知道了,跟咱们府上就隔了两条街,不是很富贵,哪能买得起这样的地方,那么大的宅子?可顾老爷把所有的银子都花在女妓身上了,那花楼才是他的家!那些女妓奉承他,说他清雅不俗,他就真以为自己这是清雅不俗了,还说什么柳三变是前朝的花丛卿相,他是本朝的花丛卿相,呸!真不好脸!”

    秋媚大睁着眼睛,眼里全是亮彩,时不时呀一声以示惊叹。

    “现在没钱了,就跑私窠子,不嫌脏不嫌臭,就这么不要脸的人,那顾娘子还说她爹是什么真性情,什么清雅风流不拘世情,我跟你说,你以后一定得小心姓顾的,哪怕一泡屎,经她的嘴一说,就能说成一朵嫩生生的白莲花!”

    “噗!”秋媚没忍住笑。

    “顾娘子有个哥哥,跟他爹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现在,爷俩天天结伴跑私窠子,满京城,他们顾家这样的,独一份!”

    “那是挺丢人的。”秋媚听的笑眯眯十分欢乐。

    “顾家大爷今年实足都二十三了,还没说亲呢,谁家瞎了眼……就是瞎了眼,也不能把姑娘往这样的火坑里推!”

    “那是那是,听说顾娘子有好多妹妹?”秋媚欢快的抖着帕子。

    “嗯!一串儿!一长串儿!”青书又呸了一口,“他们家太太真生这一条,真是让人佩服,照我娘的话说,一撅屁股一个,一撅屁股又一个!顾娘子今年实足十九,她二妹妹实足十八,你看,一年一个,跟母猪一样!”

    秋媚笑的眼睛都弯了,能跟她这么说话,那就是说开了,说开了就好,好极了!

    “三妹妹今年十六,四妹妹十五,五妹妹十三,六妹妹十一,七妹妹九岁,还有个弟弟,今年七岁,你看看,能生吧?听说后头还生过……”

    秋媚一脸神秘,在车厢也做了个左右看看的动作,凑到秋媚耳朵嘀咕:“我告诉你,听说,后头还生过两个,都是丫头,一生下来就按马桶里溺死了,你知道吧?这叫杀婴!伤阴德的!”

    “呃!”秋媚听傻了,直惊的猛打了个呃。

    青书满意的看着惊的一脸傻相的秋媚,伸手捏了下秋媚那件和她一模一样的赤金禁步,“我跟你说,一会儿到了顾家,你身上这些东西,件件都得看紧了,那顾家,就是乞丐窝小偷窝!府里上上下下,没有一个要脸的。顾二、顾三、顾四,还有那位五娘子,全是见什么拿什么的小偷!旧年往咱们府上来,回回走的时候,吴嬷嬷都能从她们身上搜出不少东西。”

    “呃!”秋媚更傻了,这可真是开了眼了!

    “就是因为这个,夫人只让顾娘子到咱们府上来,那几个,连顾家大爷在内,一个也不让进府!你说,这样的人家出身,顾娘子能好哪儿去?偏偏大爷被她骗住了,还总夸她清雅懂事,要是真清真雅,能半夜三更堵住大爷投怀送抱?我这个不清雅的也干不出这事!”

    青书越说越气闷,大爷对顾娘子好不好,她看的最清楚,就是因为看的清楚,才最恨顾娘子,不要脸的东西,她哪一点配得上大爷的喜欢?

    “姐姐说的我都害怕了。”秋媚一把抱住青书的胳膊,“象我这样的傻子……往后可怎么活?唉唉!吓死我了!姐姐以后可得护着我些,我就跟着姐姐了,我这条小命,可全靠姐姐了。”

    “你瞧瞧你,何至于吓成这样?”青书打着算盘,秋媚这话里的投靠之意,她听出来了。

    大爷对顾娘子的情份深,她一个人只怕对付不了,可要是能拉上秋媚,也许还能带上春妍,有她们两个握在手里使唤挡阵,那就不怕了……

    “只要咱们姐妹一心,总不至于让她欺负了。”青书话里有话的往里拉秋媚,秋媚顺杆子赶紧上,“我反正是赖上姐姐了!姐姐,这样的人家,真抬回来,岂不是抬回来一个祸害?要不咱们不让……抬回来?”

    秋媚眨着眼,青书敲了她一下,“爷对她上心成那样,抬肯定是要抬回来的,不过……一会儿咱们见机行事。”

    “好,我听姐姐的,姐姐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秋媚一脸的忠诚。

    秋媚跟在青书后面,在顾家二门里下了车,看门的婆子先上上下下将她们俩个打量了好几遍,该问不该问的问痛快了,这才领着两人进了月亮门,那婆子一边走,还一边侧头回眼打量,肆无忌惮的将青书和秋媚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再看一遍……

    唉,她们府上,得有十几、几十年没来过这么光鲜漂亮的小娘子了吧!

    离陈太太正院不远,顾家大爷顾思贤迎面过来,看到青书和秋媚,停了步,半张着嘴,两道目光粘上就移不开了。

    “这是谁家的小娘子?”顾大爷迅速将两人衡量对比了一遍,两只眼睛粘住秋媚,这话也不知道在问谁。

    “回大爷,这是绥宁伯府世子爷新纳的两位姨娘,这是赵姨娘,这是钱姨娘。”婆子殷勤万分。

    这府里唯二的两个大方人,就是大爷和老爷,也就这两位爷,偶尔还能派上几个大钱的赏。

    “姜家表弟?他不是刚成亲?就纳了这么难得的两位美妾?”顾大爷的目光从人看到衣服首饰,越看心里越酸,这姜焕璋,有了李家的银子,就抖成这样了?这美妾一纳就是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