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顽固的旧日印象1
    吴嬷嬷连气带急,脸色青白的跟鬼一样,“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们自己翻乱的!明明……你说,你刚才是不是说,库房里乱得很……”

    “我那是客气话,我们姑奶奶的库房什么时候乱过?”被吴嬷嬷手指点着的那个陪嫁婆子一句话就把吴嬷嬷堵了回去。

    “你!”吴嬷嬷大怒之下,已经明白自己被人坑了。

    “你们想干什么?想污蔑我?我告诉你,姓万的,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我姓吴的什么样的人,夫人心里一清二楚,我告诉你,这砸锁,这查检,都是奉了夫人的吩咐!你想陷害我?瞎了你的狗眼!”

    吴嬷嬷双手叉腰,猛一口啐了万嬷嬷一脸。

    “就是夫人,也没有抄检我们姑奶奶嫁妆的理儿……”万嬷嬷的气势明显往下落了一大截。

    吴嬷嬷胆气上涌,又啐了一口,“我还没找你算帐呢,我问你,这十几箱银子哪儿去了?”

    “这是我们姑奶奶的嫁妆,我们姑奶奶的银子哪儿去了,轮不着你问!”万嬷嬷虽然气势下落,却还是分毫不让。

    “呸!”气势越扬越高的吴嬷嬷再啐了万嬷嬷一口,“哪来的那么大脸说这种话!你们姑奶奶的嫁妆,要不是你们姑奶奶有这十几箱银子,我们世子爷能娶你们姑娘这样的?我们绥宁伯府能跟你们李家这样的商户结亲?怎么着?这人进了门,就忘了当初是为什么结的亲了?就想把银子偷回去了?”

    “吴嬷嬷,你这话什么意思?大奶奶再怎么着,也是这府里的大奶奶,容不得你胡说八道!”万嬷嬷看起来十分心虚。

    “什么意思?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问我什么意思?那我就告诉你,你们姑奶奶就是靠着这嫁妆这银子进的我们绥宁伯府大门,这嫁妆是你们姑奶奶的?我呸!这是进我们府上的买路银子!”

    两个人吵到这会儿,吴嬷嬷的气势一飞冲天,万嬷嬷的声音一路下落,库房里里外外、远远近近早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仆妇下人,只看的津津有味,各生心思。

    “换把新锁,锁上门,拿了钥匙,跟我去给夫人回话!我告诉你,回去告诉你们姑奶奶,这银子,怎么出去的,叫她怎么拿回来!她真当这银子是她的?这嫁妆是她的?呸!”

    吴嬷嬷昂然而去,万嬷嬷看着她走远了,吩咐再加把锁,拿了钥匙,转身往回走。一切都和大奶奶预料的一样,可就是这个一样,让她心里堵的难受、痛的难受。

    大奶奶嫁的,这是什么人家啊?!

    玉墨在巷子拐角,盯着绥宁伯府大门看了好一会儿,思来想去,绕过大门,往仆妇下人们来往进出的角门过去。

    在角门口站了一刻多钟,玉墨总算看到个熟悉的婆子,急忙迎上去,“张嫂子。”

    “哟,是玉墨,你在这儿干什么?你们大娘子又来了?”张嫂子刚吃完青书和秋媚的新姨娘酒,脸儿红扑扑的,上下打量着玉墨,一脸的鄙夷。

    “大娘子没来。”玉墨陪着笑,“张嫂子,世子爷在没在府里?我们大娘子让捎几句话给世子爷。”

    “噢哟!”张嫂子脸上的鄙夷里添了无数暧昧,“不是说你们大娘子这几天就进府了?怎么,连这几天都等不及啦?这刚回家,就要约世子爷见面?当真是干柴烈火,你这小丫头,真是个好红娘,回头你家大娘子指定不会亏待你。”

    “张嫂子,世子爷在没在府里?”玉墨脸涨的血红。

    “你瞧你这脸,还红了,羞了?你们大娘子跟世子爷捉对儿行好事时,难道不是你在旁边侍候的?侍候都侍候过了,说几句话还羞上了,倒会做作。”张嫂子几杯酒下肚,心情不错,上上下下打量着玉墨,心里不知道想什么,吃吃的笑。

    “张嫂子。”玉墨又羞又恼又急,眼泪都快下来了,“我们大娘子跟世子爷没什么……”

    “唉哟哟,你这丫头还真是忠心耿耿,没什么?没什么你偷偷摸摸来找世子爷干什么?没什么哟,唉哟哟,这话说的,那你们家大娘子,还是黄花大闺女喽?还没什么,没什么偷偷摸摸找我们世子爷说什么话?我们世子爷可是成了亲,娶了大奶奶的人!”

    张嫂子打了个酒嗝,“你这小丫头,别是也掂记上世子爷了吧,嫂子告诉你……算了,这府里……嘿!”

    张嫂子话没说完,甩着手走了。玉墨白挨了一顿排喧,一句话也没打听到,气的站在角门外抹眼泪。

    玉墨不敢再拦着人问,挪回府门口守着,等到天黑,看不到世子爷,她就只能回去了。

    姜焕璋今天诸事顺当,回府比平时略早,刚在府门口下了马,就看到玉墨迎着他一路小跑奔过来。

    玉墨叽叽咕咕,一口气将今天是青书和秋媚去的顾家,以及顾大爷要一万银子聘礼的事说了,姜焕璋眉头微蹙,“我知道了,跟大娘子说,让她安心。”

    说着,招手叫过独山,“你送玉墨回去。下次有什么事,打发个婆子过来说一声,你在大娘子身边侍候,一个人跑到外面,有损大娘子的脸面。”

    后几句话,是训斥玉墨的,玉墨脸色微白,曲膝应了句,半个字没敢分辩,她们家哪有能让她使唤的人?连大娘子也只能使唤她。

    姜焕璋转身上台阶,脸色越来越阴沉。

    让青书和秋媚去顾家,她打的什么主意?顾氏虽然是进府为妾,可顾家毕竟是正正经经的姜家亲戚,书香世宦大家,就算她端着身份……就算她病着,不肯去,也该请吴嬷嬷走一趟!

    进了府门,几个门房畏畏缩缩,看着他,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姜焕璋心里顿时浮起一层怒气。

    他绥宁王府的门房,一向衣履光鲜,笑容和煦,目光明亮,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舒服的鲜活喜气,有人上门,不管是王孙还是乞丐,都是一样的客气周到,什么时候象这样畏缩鬼祟过?这哪是门房,这是找生意的毛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