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顽固的旧日印象2
    看到姜焕璋脸上的怒气,几个门房不敢再往前凑,低眉耷肩只敢看姜焕璋的鞋底,看着他转进二门,这才轻轻舒了口气,活泛起来。

    姜焕璋刚进二门,小丫头提着裙子跑过来,“世子爷世子爷!”

    “跑什么?鬼叫什么?”姜焕璋突然暴怒,从在府门口下马起,他这心里就已经开始冒火了。

    乱跑的玉墨,李氏的歹毒算计,顾大爷要的一万银子,畏缩鬼祟的门房,到这个又跑又叫的小丫头这里,火气暴发了。

    小丫头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滚!”姜焕璋怒吼一声,越过小丫头,大步留星,直奔清晖院,他要问问她,她到底想干什么!她到底要干什么?

    姜焕璋冲进清晖院院门,从院子里直冲而进,冲过垂花门,冲进上房。

    上房外间,万嬷嬷等几个老嬷嬷陪着,赵大夫正和孙大夫商量脉案,姜焕璋浑身散发着怒气,直冲进来,吓的赵大夫和孙大夫连连往后退了四五步。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她想干什么?她要干什么?非要闹的我姜家家破人亡才肯善罢干休?”进屋再看到头发胡子一起白的两个老大夫,姜焕璋的怒气又添了好几分。

    “世子爷,今天午后,大奶奶的嫁妆库房被人抄检了……”万嬷嬷红着眼睛上前解释,话没说完,就被姜焕璋一阵冷笑打断,“被人抄检?爷没在府里,这府里谁还敢抄检你们大奶奶的库房?你……”

    姜焕璋话没说完就反应过来,他刚才气晕了头,现在不是从前,阿爹还在,阿娘还在……

    “你竟敢跟爷信口雌黄,”姜焕璋反应极快,一个不易觉察的停顿后,话风就变了,“嫁妆?我姜家什么时候把你们大奶奶那点子嫁妆放眼里过?两位,”姜焕璋转头和赵大夫以及孙大夫拱了拱手,“拙荆身体安泰,却硬逼着两位大夫诊出点什么病来,实在是难为两位了,焕璋在此给两位陪个不是。”

    “世子爷客气,客气!也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奉行与人为善绝不管闲事的孙太医打着呵呵,示意药童收拾医箱。

    脾气梗直的赵大夫紧皱着眉,一脸不悦,“不敢瞒着世子爷,尊府大奶奶确实病得重,尊府大奶奶这病,一定要静心静养,世子爷象这样大发脾气,于病人极其不利。”

    姜焕璋阴沉着脸,没接赵大夫的话,孙太医拉了赵大夫一把,“清官难断家务事,世子爷既然说了……”

    “家务不家务的,咱们是管不着,病人的事,总能说一句吧。世子爷要是象今天这样,天天一通脾气,你们府上大奶奶的后事,现在就可以准备起来了。”

    赵大夫说完,冲姜焕璋猛甩了一袖子,背着手昂然走了。

    “大奶奶这病,确实挺重,世子爷……呵呵,老朽告辞。”孙太医呵呵了两声,拱手告辞。

    姜焕璋脸色微白,他是聪明人,两位大夫这样态度,看样子李氏的病又重了这事,不是假的。

    正房内外侍立的丫头婆子个个低眉垂眼侍立不动,屋子里静的落针可闻,姜焕璋站在屋子当中,突然有一种极其尴尬的感觉。

    这股尴尬的感觉让姜焕璋的怒气中添了几分邪火,冷哼一声,掀帘进了内室。

    内室,李桐背后垫着只圆靠枕,半闭着眼,面白气弱。

    姜焕璋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盯着李桐,在他的直觉中,姜府现在、以及以后的一切不顺眼不顺利,全部都是起源于她!

    “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又不舒服了?”她病着,不管真假,不管怎么样,他都应该先问候一句。他问候了,可这句问候,听起来更象是刻薄的讥讽。

    李桐睁开眼,慢慢转过眼珠看了他一眼,就又闭上了。

    “顾家,是你让青书和秋媚去的?”

    “是。”李桐声音细弱。

    “你就让青书和秋媚走这一趟?”李桐的淡漠让姜焕璋的怒火又开始往上窜。

    “那让谁去?”李桐这回连眼皮也没抬。

    姜焕璋眼睛一点点眯起,盯着李桐,“我告诉你,你给爷听好了!顾氏,爷是纳定了的!你那些刁钻恶毒,还是收一收,记好,绥宁伯府不是你们李家!”

    姜焕璋说完,拂袖扬长而去。

    等他走远了,李桐慢慢吐了口气,露出满脸疲倦,这样一只骄傲自大的蠢货,她竟然痴心恋了几十年,为了讨他的欢心,把所有的一切,甚至她这条命,都奉送到他面前……

    从前他多么精明智慧,多么潇洒倜傥,多么人中龙凤……

    现在,他的精明,他的智慧,都到哪儿去了?从前,大约也不是他精明智慧,是自己猪油蒙了心,烂了鼻子瞎了眼……

    姜焕璋从清晖院出来,一眼又看到二门内被他吼了一个滚字的小丫头。

    小丫头一看到他,就开始瑟瑟发抖,老远就冲他曲膝叫道:“世子爷,夫人让您一回来就赶紧过去,夫人……”

    姜焕璋不等她说完,转身就走,这小丫头抖的让他多看一眼都火冒三丈。

    陈夫人上房,姜大娘子和姜二娘子也在。一看到儿子,陈夫人刚刚收起的眼泪又涌出来。

    “玉哥儿,你可回来了,阿娘这心里……”陈夫人抓着胸口,仿佛手一松,她就活不成了。“你跟他说,我气的……这心口痛的……”陈夫人示意吴嬷嬷。

    姜大娘子还好,姜二娘子兴奋的一阵接一阵的打哆嗦,看看大哥,再看看吴嬷嬷,恨不能拖过吴嬷嬷,一巴掌把所有的话都打出来,然后就可以直接看大哥大发脾气惩处那个无比招人恨的嫂子,再把她那库房里的东西统统拿出来,她和姐姐一人分一半!

    “是这么回事。”吴嬷嬷拿出首席管事的风度,“眼看就是汛期,昨儿个夫人说,把咱们府上各个库房都细细查看一遍,要是有不结实的地方,赶紧让人来修好,免得雨水一淋,霉坏了东西。”

    略过昨天晚上万婆子偷运十几车银子出府这事,吴嬷嬷是经过认真思考衡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