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顽固的旧日印象4
    明明是她缠着夫人要拿大奶奶的绫罗做衣服,要分大奶奶的金银珠玉,‘她又用不了……’

    “玉哥儿,这事怎么能怪吴嬷嬷?三十万银子,她连说都不说一声,咱们跟她们李家这种商户结亲,不就是……”陈夫人羞涩的含糊了一句,“要不是她有这份嫁妆,咱们怎么能跟商户家结亲?就因为这个,她这嫁妆,就不能跟别人的嫁妆一样,这不能算是她的嫁妆,那是咱们家的东西。。”

    姜焕璋冷着脸,好一会儿才冷声道:“银子的事,她跟我说了,你不用多管,结亲的事,以后也不要再提,总提它干什么?”

    姜焕璋又一阵烦躁,阿娘过世的早,他完全不记得她曾经这样夹缠不清糊涂无知过。

    “看在阿娘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姜焕璋盯着吴嬷嬷,“再敢怂恿阿娘生出这样的事,爷就把你一家子发去做苦力!”

    吴嬷嬷连连磕头,一声不敢吭。

    “你明天去一趟顾家,这两天就把顾氏抬进门。”姜焕璋决定快刀斩乱麻,赶紧把顾氏抬进府,这府里得有个象顾氏这样的人好好主持打理,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全力以赴做好外面的大事,那些,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是。”吴嬷嬷心里一松,不等陈夫人发话,急忙应承,世子爷肯让她办这件大事,刚才那事,那就不算事。

    姜焕璋从正院出来,走了几步,想着顾大爷,皱起了眉头,顾大爷是没出息,可他不记得顾大爷跟他开口要过银子,这中间必有什么缘故,幸好是青书走的这一趟,青书老实忠厚,和顾氏早就真心交好,因为这个情份,顾氏照顾了她一辈子,她待顾氏恭敬亲近……

    嗯,这事真相如何,问问青书就知道了。

    姜焕璋进了自己的院子,进到垂花门里才想起来,从今天起,青书就是姨娘了,既是姨娘,就得有自己的住处,不能再在他院子里当值做大丫头。

    “青书搬出去没有?”姜焕璋停步,招手叫了个小丫头问道。

    “回大爷,午后就搬到怡蓉院了,挑了明巧跟过去侍候。”小丫头殷勤非常,上头有了空缺,就有了机会,只要能让爷喜欢,这个巧宗儿就是她的了!

    “婢子带爷过去?还是婢子去请青书姨娘过来?”

    “不用。”姜焕璋转身往外走。

    怡蓉院离他的谷兰院最近。院子后面是一大片梅林,清雅非常,从前是顾氏刚进府时的住处,后来顾氏生了大哥儿,院子就太小了,他想给顾氏换个大院子,可顾氏爱那片梅林,舍不得搬,他就让人把那片梅林圈进去,往前又加盖了两进院落……

    青书怎么挑了怡蓉院?是她自己挑的?还是李氏指给她的?

    怡蓉院里,青书送走秋媚和春妍,刚刚坐下来喝了杯茶,听到动静,急忙迎出来,见是姜焕璋,顿时惊喜非常,脸上红扑扑的一层酒晕,显的比平时妩媚了许多。姜焕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他对她白白胖胖,一脸喜气的忠厚模样印象太深刻,以至于回来到现在,就算看到她青春纤瘦的样子,他还是不自觉的把这个她替换成那个白胖的中年妇人。可这会儿,她脸颊飞红,眼波流淌,一股子清甜的酒味儿似有似无的飘来,姜焕璋心里一热,那个白胖的中年妇人不见了,眼前的青书,青春妩媚,散发着动人的魅力。

    也许是因为酒意,也许是因为姜焕璋灼热的目光,青书添了几分羞涩慌乱,一边曲膝,一边笑道:“爷怎么……正要过去侍候爷洗漱,中午酒多了……”

    没等她说完,姜焕璋伸手拉起她揽在怀里,“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酒多难道不是应该的?”

    青书被姜焕璋就这么在院门口搂在怀里,羞涩之余,满怀喜悦,今天大喜当姨娘的,可不只她一个,爷来了她这里,还这样给她脸面!

    “带我进去瞧瞧。”姜焕璋突然改了主意,这怡蓉院,青书住就住了,一进的院子,原本就有点小,顾氏进门,让她住清月院,

    清月院和清晖院一样,也是三进院子,他既然要抬举顾氏理家主事,这住处,自然也应该和李氏比肩平齐。

    姜焕璋搂着青书进了屋,温存了一回,净了手,接过茶,抿了口茶问道:“你今天去顾家了?”

    “嗯。”青书紧挨着姜焕璋坐下,给他捏着胳膊,脸上虽然还是绯红一片,浑身上下的机灵警醒却全部触发,连寒毛都竖起来了。

    午后的庆贺宴一了,她就叫了秋媚,秋媚又叫了春妍,在她这间小院里又喝了几杯,几杯洒后,三个人就结成了一个小小的同盟,就某些事达成了共识。

    在绥宁伯府这样的人家,她们三个做到妾就顶到天了。

    爷才二十出头,不可能没有妻。现在这个大奶奶出身低,手里有的是银子,为人大度大方。头一条,现在就让她们生孩子,这一样,这京城差不多的人家里,十个有九个半是不肯的。再说,大爷对大奶奶没什么情份,这一条最让青书满意。

    这样的大奶奶,打着灯笼都难找。

    这是今天午后,她和秋媚、春妍三人达成的头一个共识。

    至于第二个共识,就是那位顾大娘子!

    顾大娘子家里再穷,也是曾经的书香鼎食之家,最重要的,她阿娘和陈夫人是嫡嫡亲亲的亲姐妹,她这个妾,从进门起,就比她们三个高贵了不知道多少。

    大爷对顾大娘子那份心,秋媚和春妍不知道,她却一清二楚。

    有这样的身份,大爷又对她早有了情意,这样一个贵妾进了门,大爷得宠成什么样儿?她又会得势得意成什么样儿?真是不敢想!

    大奶奶无所谓,身份在那儿呢,可她们三个呢?这日子还怎么过?

    这位顾娘子,能不让她进门最好,实在不行,退而求其次,进门前,无论如何也得在爷这里埋下后手,埋的越多越好,等她进了门,她们三个再找机会,在爷面前一点点揭穿她的真面目时,有了这些后手,也就容易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