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头号敌人
    “大奶奶备了厚礼。”顿了顿,青书解释了句,“大奶奶说,就算以后顾娘子进了门,就冲顾家太太是咱们夫人嫡亲的姐妹这一条,顾家也是要当亲戚走动的。”

    “嗯。”姜焕璋轻轻‘嗯’了一声,她确实是拿顾家当正经亲戚走动的,这一条她做的不错,大度知礼。

    “我和秋媚到了顾家,我还没说完,陈太太就哭起来,哭的……我心里难过的不行。”青书脸靠在姜焕璋肩上,用帕子按了按眼角。

    “你呀。”姜焕璋带着几分宠溺,抬手抚着青书的脸颊。

    “好在顾家大爷在,顾家大爷很生气,说要抬大娘子也行,就算不是正妻,也得当娶妻一样走礼数,三媒六聘都得走一遍才行,娶正妻的礼数,一样也不能少了。”

    青书抬起头,有几分紧张的看着姜焕璋,姜焕璋神情有些黯淡,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这也应该,顾家虽然败落,傲骨还在。”

    青书心里一片冰凉,下意识的用帕子掩着嘴,干笑道:“是啊,可不是这个理儿,后来。”青书停顿了下,“后来,陈太太一直哭,哭的厉害,说二爷的蛋羹没吃好什么的。再后来,顾家大爷就开始看我和秋媚的穿戴,”青书飞快的理着思路,开始转方向,“说我和秋媚穿的齐整,一身全是值钱的首饰,还说,说爷娶了亲就抖起来了,还说什么爷收了李家这一注无主的大财,总得分点给顾家,说爷想要抬大娘子,就得好好破费破费……”

    青书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盯着姜焕璋的脸色,见他脸色变了,心里稍稍安定,看样子,这个路子是对的,那就照着这个路数往下说!

    “陈太太哭的厉害,顾家大爷就生气了,训斥陈太太,说大娘子一文钱的嫁妆都没有,根本嫁不出去,能给爷做妾,是大娘子烧了高香了。一开始,顾家大爷说,让咱们现拿一万银子,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姜焕璋一张脸已经黑成了锅底,青书的忠厚老实,他看了一辈子,她不会乱说,顾家大爷……是了,从前他惹的那些事,现在回头细想想,这人品上确实很让人怀疑。

    “你接着说。”见青书不说话了,姜焕璋轻轻拍了拍她,“别怕,顾家大爷是顾家大爷,顾氏是顾氏,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是。”青书陪出一脸笑,心里却恨不能把顾氏挠出一脸血,顺便再挠大爷几爪子。

    “后来,秋媚说,大娘子是书香世家出身,到了咱们府上,就算做妾,大爷和大奶奶也绝不会委屈了大娘子。”

    姜焕璋点头,看样子秋媚也是个懂事的。

    “顾家大爷就说,要想抬大娘子,一万现银只够头一笔聘礼,让咱们先把银子送过去,往后还要多少,送了银子之后,等他想好了再回话。”

    姜焕璋脸色铁青。这是看他待顾氏好,坐地起价了!

    “回到府里,我和秋媚就跟大奶奶禀报了,大奶奶说,这事得禀给大爷作主,大奶奶说,银子倒是小事,就怕给了银子,还要惹出闲话。”

    秋媚看着姜焕璋那张铁青的脸,心情愉快非常。

    “嗯。”姜焕璋心里一阵烦躁。

    要搁从前,这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打发个管事走一趟而已。可如今,打发谁走这一趟?这会儿,他手里哪有能办这事的人?

    回来这些天,最让他不习惯,甚至无法忍受的,就是他身边一个趁手能使唤的人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如同一个没有手脚,甚至连牙齿都没有的猛兽,一只苍蝇在眼前飞,都没有手脚、没有爪牙替他打落。

    要是从前,这样的小事,他只要吩咐一声宁海……

    宁海现在在哪里?姜焕璋烦躁的敲着额头。

    宁海跟在他身边……有二十年吧?好象不止,他记不清楚宁海是从哪一年开始跟在他身边的了,宁海应该不是姜家的家生子儿,姜家没有姓宁的仆从,宁海是从哪儿来的?

    姜焕璋脑海里一片茫然。

    还有文二爷,在投靠他之前,文二爷在哪里?投靠他之前,文二爷到底在不在京城?要是不在京城,那他老家在哪里?

    也许不是他现在想不起来,而是,当初他就不知道,这是细务,那时候,他身边有的是人替他打理这些细务,作为副相,他没功夫理会这样的琐事……

    可他现在极其需要他!急到简直没办法等到他来投靠他那天。

    他已经找了他七八天了,他记得他常去刘好手店里喝茶汤,他不止一次跟他说过,刘好手家的茶汤,天下第一,可刘好手店里,从掌柜到伙计,他问遍了,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姜焕璋想的出神,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头一次见到文二爷的情形。

    那时候他刚从河北赈灾回来。

    那是他头一回作为上官,独自统领差使,户部难为他,地方官处处给他设陷阱,他从来没有历练过地方政务,吃了大亏,他的手……

    姜焕璋看着总是下意识轮转个不停的手指,就算再次回来,这也早成了他改不掉的习惯。

    那天,他在凌云楼喝闷酒,文二爷跛着脚过来,三两句话,就把他的处境点的一清二楚,他当天就把他带回府里,从此他就跟在他身边,多少大风大浪,都是他陪着他一起过来的。

    当初,他极力主张他站队太子一系,因为这个,和他大吵了好几回,甚至威胁他要离开他回乡种田……

    是他晕了头,只想着太子和大哥儿不够亲近,只看到皇上独宠赵贵妃,无比宠爱赵贵妃生的六皇子……他晕了头,忘了秦皇后和她那两个兄长的狠厉……

    姜焕璋想着那晚的血腥,那满城飘荡,浓到让人透不过气的血腥……在绥宁王府同样血流成河前,他不得不做了那样的决断……

    “爷?”青书看着痛苦的脸都扭曲起来的姜焕璋,吓的心里乱跳。

    “我没事!”姜焕璋用力揉了下脸。

    这一回,他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必定不会再有那样的事,这一回,姜家必定富贵绵长,代代不绝,他的孩子,他最爱的长子,必定青出于蓝,荣华富贵……

    “我明天再来看你。”姜焕璋站起来往外走,青书急忙跟上,“我侍候爷歇下再回来……”

    “不用,我到后园里走走再回去,你有酒了,先歇下吧。”姜焕璋摆了摆手,起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