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秋媚的过往
    秋媚从青书院子里出来,先回去沐浴换了衣服,听说姜焕璋去了青书院里,拿了把团扇说要逛逛,出来兜了个圈子,进了清晖院。

    李桐刚吃了药,见秋媚进来,示意水莲往她身后加个靠枕。

    秋媚扫了眼屋里,见水莲已经屏退了众小丫头,只有她和绿梅侍候,放心的坐到李桐床前脚塌上,低声道:“都让姑娘说着了,青书一提顾娘子,恨不能咬她几口,她对姑娘倒没什么,反倒说了姑娘不少好话,我听得出来,是真心的。”

    李桐轻轻‘嗯’了一声。

    从前那些年,青书和顾娘子你来我往,暗地里不知道过了多少招,青书曾经怀过一个男胎,就是折在了顾娘子手里,顾娘子后来不能再生育,青书也脱不开干系。当年,她冷眼看着两人明面上你谦我和、姐姐妹妹亲热无比,暗地里却斗的死去活来,她在中间拨过火,但更多的,是在姜焕璋、以及众人面前,替两人瞒下了她能瞒下的所有的事。

    姜焕璋自诩治家有方,妻妾众多却亲如姐妹。她不能让他看到那些你死我活,他会难过的,她怎么舍得他难过呢……

    而且,从前她总以为,妾侍们的争斗,就意味着是她没理好家,在姜焕璋心目中留下她没能给他理好家的印象,是那时候的她最不愿意的事。

    她掩下了妾侍们之间几乎所有的不好的事。

    在他心目中,大概,他的后宅,他那些美人儿之间,自始至终都是极其美好祥和的吧。

    “姑娘提点我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她跟顾娘子哪来那么大的仇?”秋媚发了句感慨。

    李桐嘴角挑出丝丝冷笑,争宠争到仇深似海,她看的太多了。

    “都没用我说什么,是青书先提出来的,说不能让顾娘子进府,后来,她自己又说,大爷对顾娘子早就动了心了,顾娘子又是个不要脸的,说不定早就成了好事儿了,不让她进府怕拦不住。”

    李桐点头,顾娘子进府这件事,谁都拦不住。

    “青书酒量不错,一个劲儿的灌我和春妍,大概是想把我和春妍灌醉了听实话,喝了几杯,我就装酒多了,春妍是真有点多了,她没心眼,不等青书问,就把那点小心思兜底说了个干净,姑娘知道她的心思,就是想多生几个儿子。”

    秋媚嘴角往下,一脸鄙夷。

    “青书就说,顾娘子再怎么着也是书香门第的嫡长女,又是夫人嫡亲的外甥女儿,进了府,这身份地步儿,也就比姑娘差一点点,大爷又不待见姑娘……”

    秋媚的话戛然而止,尴尬的看着李桐。

    李桐露出微笑,“这是实情,大家都知道。”

    秋媚舒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就实话直说,不避讳了。青书说,要是顾娘子一进门就怀上,生出个庶长子,那在这府里,就是第三第四的尊贵了,说不定姑娘都得退到她后面,青书说顾娘子那个人不要脸不说,还心狠手辣,从来不给别人留活路,到时候,她也罢,我们也好,统统没有活路。”

    李桐眼睛微眯,从前有她镇着,顾氏没有机会不给别人留活路,如果有机会,不知道她会怎么做。

    “我反正是她说什么,我就奉承什么,春妍是真吓着了,从进了府,她就紧跟着我,我说我就跟着青书姐姐,以后万事听她调遣,她也跟着说,青书看样子挺得意,说顾娘子进府这事拦不住,可也不能让她顺顺当当的进来,顾家大爷不是张口就是一万银子么,这事,得好好闹一闹,青书说,夫人和大爷最讨厌最瞧不起黑眼珠子只盯着白银子的人,说要借着这件事,让大爷看看清楚,顾家一窝子都是两只眼睛只盯着白银子、一点脸不要的东西,特别是顾娘子,她进府的时候,要想办法把她那张皮扒干净再让她进来。”

    秋媚撇着嘴,“她这话倒没说错,顾家那一窝子,就没见过那么没规矩不要脸的!我就装傻,跟她说,我是个傻子,反正我就听她的,她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春妍也跟着我这么说,青书说,让我们先按兵别动,她先探探大爷的意思,刚才我来的时候,听说大爷到青书院里去了。”

    “嗯,”李桐满意的看着秋媚,“你做的好。咱们典当行的宁大朝奉,老家也是湖州的,正巧,他们家和你表哥周书吟如今落脚的地方只隔了一条街,宁大朝奉的父亲,从前也是咱们典当行的大朝奉,现如今在家荣养,我准备把照顾你表哥的事,托付给宁老爷子。”

    秋媚听的两只眼睛莹莹闪亮。

    “你真不准备让你表哥知道是你在照应他?真要把这份人情都放到宁老爷子身上?”李桐看着秋媚,郑重再问。

    秋媚的事,她前一阵子才听万嬷嬷说了。

    秋媚四岁那年,生母一场病死了,她爹很快就续娶了一个,后娘进门,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不是打就是骂,天天罚她蹲墙角不许吃饭,她爹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知道了也不理会,总之不管不问,后娘进门不到半年,秋媚瘦成了骨头架子,实在熬不住,一天半夜逃了,一口气跑了几十里路,逃到了二姨母家。

    二姨母那时候刚刚守了寡,带着独养儿子周书吟,靠着一手好针线,日子还过得去,就收留了她,把她当女儿一样疼。

    她跟着二姨母长到十五岁,二姨母先是眼睛看不见东西,接着就病倒了,家里就只靠着秋媚做针线挣点钱,可秋媚性子跳脱,学了将近十年针线,也只学了个皮毛,她那针线跟她二姨母差的太远,根本卖不出价。再加上二姨母要治病吃药,花钱比平时翻了个倍,挣钱的却没了,没过半年,家里能卖的就都卖光了,周书吟瞒着她们两个辞了学,偷偷去给人家扛活,没出过力的人,第三趟就闪了腰,被人用一块门板抬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