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秋媚的建议
    雪上加霜,秋媚急的眼睛都红了,一条街挨门求人,能求的人都求遍了,甚至跑到父亲家,却被后娘一盆洗脚水泼了出来。

    走投无路之下,秋媚跪在街头,头插草标自卖自身,正好被万嬷嬷撞见,禀了张太太,张太太让万嬷嬷买下她,给了银子却又放她回去,让她侍候二姨母和表哥病好了再来。

    表哥周书吟的腰很快就好了,二姨母的病却一天比一天重,拖了三四个月,一口气没上来就走了。

    张太太让人帮她和表哥张罗完二姨母的丧事,表哥扶棺启程回祖籍湖州,秋媚进了李家,又随李桐陪嫁进了绥宁伯府。

    “要是让他知道……何苦呢。”秋媚声音一哽,“当初我卖身,表哥知道时,一个劲儿的拿头往墙上撞,说自己没本事……”

    秋媚眼泪哗的流下来,“如今我……过的挺好,多好!何苦再让他难过?只要他好,他过的好,我就……还有什么不好的?”

    “那好,你放心。”李桐看着秋媚眼里那份心如死灰,她见过这样的绝望,见过好多次。她爱表哥,大约表哥也是爱她的,她和表哥,却此生无望。

    “姑娘,您能不能给宁老爷子捎个话,如果,我是说……要是能的话,让宁老爷子劝劝表哥,现在别急着成亲,等他考上……至少考出个秀才再议亲,男人家,三十、四十再娶媳妇都不晚,先立业后成家,表哥至少考出个秀才,才能结到好亲。

    姑娘不知道,读书考秀才举人,简直就是拿银子堆出来的,如今有姑娘这份大恩典,我能供他念书,可他要是再成个家,媳妇孩子一堆,怎么养?他要是自己养家,肯定得耽误念书,要是让我养,我算计过不知道多少回,我只能供一样,要么替他养媳妇孩子,要么供他念书,可不管供哪一样,他都没法念书……”

    水莲和绿梅瞪着掰着手指头算计的秋媚,几句话的功夫,这秋媚就生生把刚才悲伤凄凉的气氛,掰着手指头算计成了啼笑皆非。

    “好。”李桐带着丝无奈的笑,答应的非常干脆。

    “姑娘的大恩大德……”秋媚站起来,插烛般跪下去。

    “不用这样,是你帮了我。”李桐眼帘微垂,“原本,你和你表哥,多好的一对儿。”

    “姑娘可别这么说!”秋媚脸上一红,急忙摆手,“我知道好歹!太太给了身价银子,又放我回去侍候二姨和表哥,一去就是三四个月,二姨能安心往生,表哥能好好儿的,都是太太的恩典,就算身价银子,我这样的,太太一出手就是四百两,我知道自己,长的是比别人好看,也就这一条长处,别的,论针线针线不行,论厨艺不行,琴棋书画一窍不通,要论侍候人,别的不说,走路都走不好,一落步咕咚震天响,满屋子都是我的脚步声,我就是个空壳子,卖到别家,能给二百两就不错了。”

    秋媚说的又急又快,几乎就是一口气,水莲睁大眼睛看着她惊叹道:“秋媚,你喘口气不行么,我替你憋得慌!”

    “我有点……酒上头。”秋媚被水莲惊叹的有些不好意思,“当这陪床丫头,是我自己去跟万嬷嬷说的,姑娘问问万嬷嬷就知道了,我就长得好这一条长处,也就能给姑娘当个陪床丫头使唤。姑娘跟太太一样,待人好到没话说,不瞒姑娘说,我这心里头替姑娘憋着股子气,姑娘和太太哪一点待他们姜家不好?看看他们怎么待姑娘的?姑娘进门才几天?先是这事。”

    秋媚指了指李桐的额头,“接着纳了青书,还有我和春妍,现在又要纳顾娘子,这还是个人吗?从前我看他人模狗样的……”

    水莲用力咳了一声,秋媚舌头打了个转,“我二姨从前常说,这男人要不是个东西,那就真不是个东西!”

    这回连绿梅也咳上了。

    “你们俩喝口茶顺顺喉咙,咱们几个关着门说闲话,哪来的那么多讲究。”李桐看向秋媚,“在外面可不能这么说话,这府里可不比咱们家。”

    “姑娘放心,我知道。”

    秋媚的二姨是个洒脱性子,秋媚本来就性子跳脱,跟着二姨这十来年,无拘无束的长大,这会儿见李桐这样态度,顿时眉动眼亮,一片生气灵动,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姑娘,姑爷真不是个东西,您得防着点儿,男人要坏,可比女人坏多了!”

    “秋媚!”水莲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秋媚肩膀上。

    “我知道。”李桐缓缓吐了口气,将那股突然涌上来的悔痛慢慢吐出来,秋媚都能看的这样明白,她却搭上几十年,才明白过来。

    “有时候,睡到半夜,我就在那儿睁着大眼睛想,我要是姑娘,该怎么办?”秋媚对水莲那一巴掌浑不在意,她是打定了主意连命都卖给姑娘的,这几句话算什么!

    “想出来了?”李桐笑看着她。

    “没有。”秋媚答的干脆,“要是穷人家,大不了痛痛快快打一架,一拍两散,再找人家再嫁,可姜家这样的,有爵位的人家,又是礼法又是国法,唉!”秋媚重重叹了口气,她实在想不出办法。

    “你这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水莲忍无可忍,这回一巴掌拍在了秋媚头上,“姑娘刚嫁过来,有点难处也是人之常情,不就是小姑子难处,多了几个姨娘?有什么大不了的?”

    秋媚斜着水莲,翻了个白眼,她不能忍的,是姑爷待姑娘的态度,这样的男人,要他干什么?

    “好了,”李桐一脸笑,“秋媚回去歇下吧,今天辛苦你了。”

    秋媚曲膝告了退,走了两步,突然转身,眼睛里闪着亮亮的贼光,看着李桐突兀道:“姑娘,我对姑娘……姑娘肯定知道,我什么都能替姑娘做,杀人放火,什么都行!我心甘情愿!姑娘,太太一个人,一辈子也过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