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孤注一掷3
    “你说顾氏刚刚进府?”姜焕璋一张脸越绷越紧,从顾家到绥宁伯府,只隔了两条街,若是走的快一点,也就两刻来钟,顾氏体弱脚步慢,半个时辰也该到了,她刚刚进府,现在已经亥初了。

    “是!”吴嬷嬷指着老孙嫂子,“是她放顾娘子进来,领到大爷院里的,是刚刚送过去的吧?”

    “就刚刚!大爷不知道,顾娘子比逃难的还不如,头发散了,衣服也乱了,我以为她半夜三更跑到咱们府上,肯定要到夫人院里去才对,谁知道她两只眼睛发直,非要到大爷院里去不可,说除了大爷,她谁也不要。”

    老孙嫂子提着颗心,不动声色的往外推责任,“后角门不敢离人,我是说,顾娘子那么跑过来,万一后头有什么事,怕老吴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可让她一个人进府吧,她那个样子实在吓人,老吴和我都不敢,我说要带她去寻夫人,她就是不肯,那两只眼睛直直的吓人,我就只好先带她到大爷院里了。”

    总之,这事儿从头到尾,全是顾娘子的错,连累的大家不得安生。

    “姜焕璋!你这只恶棍,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拐走了我妹妹,你给我出来!”

    顾家大爷尖利的怒吼声从前面传过来,姜焕璋气的一张脸铁青,他竟敢直呼他的名讳!

    “怎么还堵在门口闹?门房上都是死人哪?还有你们,一个个的,也都是死人?还不赶紧把顾老爷和顾大爷放进来,其余闲汉,一顿棍子打走!”姜焕璋咬牙切齿、字字狠厉。

    他对绥宁伯府这些下人的怒气,远远超过上门闹事的顾老爷和顾家大爷。

    这要是搁在从前,在他的绥宁王府门前,怎么可能容他们闹起来?还没开口,早就生拖硬劝把顾老爷和顾家大爷拖进来,再把闲汉驱散赶走了。

    可现在,他们就这么袖手看着顾家父子在府门口大吵大闹,他们这份用心,不光蠢,更加可诛该杀!

    姜焕璋阴冷的目光从几个一脸兴奋的婆子脸上扫过,如果目光能杀人,他的目光已经把她们碎尸万断了!

    顾娘子一头扎进姜焕璋的谷兰院,怕人看见,不敢在外间坐着,直奔里屋,刚刚坐下,那一边,青书就得了信儿了。

    秋媚比青书知道的还早了一点,秋媚知道,春妍也知道了,很快,满府上下,除了陈夫人和姜婉、姜宁两位小娘子,别的人,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当然,绥宁伯姜伯爷肯定是不会知道的,他从来不管这样的俗事儿,再说,这会儿,他也不在府里,他正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文人雅士,以及几个清雅非常的美人儿,在城外一艘清雅的花船上饮酒吟诗。

    青书没等小丫头说完,就气的差点一把揪烂帕子,这个贱人,竟敢就这么冲进大爷屋里去了,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秋媚得了万嬷嬷递的信儿就开始忙,打发人赶紧告诉春妍,再让人去打听了大爷还在逛园子,在屋里急急转了几圈,开箱子拿了一包小金锞子出来,裹上件黑粗布披风,直奔青书的院子。

    这事儿,要有什么事儿,那得青书出头才行。

    李桐知道的反倒最晚,是万嬷嬷亲自过来的。

    “……我想着,顾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堂堂的嫡出大娘子,半夜三更鬼鬼祟祟跑到这府上,这事现在不说清楚,以后可就更说不清楚了,就让人往顾家大爷那儿透了个话,本来是想看看顾家大爷知不知道这事,谁知道,这顾娘子竟然是自己偷跑出来的,您看看,这叫什么事儿!

    这会儿,顾家大爷和顾老爷已经到了,来的时候就都有了酒,一路走一路骂着来的,引了一群闲汉跟在后头看热闹,这不是大事,姑娘别往心里去,随他们闹去,都是狗咬狗的事。姑娘这病要静养,这不是大事,本来不想跟姑娘说,可我想着,唉!”

    万嬷嬷叹了口气,“我不说,就怕姑爷……姑爷真闹过来,姑娘要是一点也不知道,说岔了话,到时候别有什么误会。姑娘放心,就看顾娘子这行事,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可见也是个聪明面孔笨肚肠,笨人好料理,姑娘千万别往心里去,再怎么书香,再怎么表妹,做了妾,那就是奴儿,姑娘以后想收拾她,容易得很,姑娘……”

    李桐笑意盈盈,“嬷嬷不用劝我,这些道理我都知道,他们没什么值得咱们计较的。”

    万嬷嬷两根眉毛一起抬的老高,摔了这一跤,还真把姑娘摔的跟从前大不一样了。

    要是从前,听到这样的事,指定就火冒三丈,怎么劝都难劝住。就为她这沉不住气,太太不知道愁成什么样儿,这嫁了人还不到两个月,摔了一跤,就这么长进了……可这长进,唉!

    万嬷嬷想着太太提起姑娘这份长进时,泪水潸然的样子,心里一阵酸苦,照太太的话说,这长进,是血淋淋的长进,太太宁可她不长进,一辈子不长进,她也是。

    “外头这些事儿就烦嬷嬷费心了,嬷嬷也别多管,他想纳就纳,想怎么抬举就怎么抬举,顾娘子是他心尖子上的人,别说私逃进府,就算再大十倍的事,不用顾娘子开口,姜焕璋自己就会替顾娘子想出成千上百的理由和无奈,把她开脱出来。随他们去!

    嬷嬷,你只管把那些银子,还有替换嫁妆的事赶紧收尾,今天晚上既然来了,就不可能再送回去,正好,趁着顾家这一场吵闹,让人跟秋媚说一声,既然来了,最好赶紧圆房纳了,那是他心尖子上的人,总要热闹热闹,越快越好,越热闹越好,嬷嬷看看,如果赶得及,就明天!”

    李桐喘了口气,声音一下子低落下去,“嬷嬷,今天午后,姜焕璋又催过一次银票子,看样子,这笔银子,他是一定要拿到手里的,还有,铺子里都安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