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金明池畔1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姜府的下人,各自怀着鬼胎,扯着嗓子叫的一个比一个响,看那样子一个比一个急,脚抬起落下的飞快,却都跑在了顾大爷后面,眼看着顾大爷一棍子砸倒了钱管事,先一脚蹦开钱管事,再一脚踹开了库房门。

    库房门一开,姜府的下人们这下跑的是真快了,个个嗷嗷叫着,人人一马当先,硬生生将顾大爷挤的滴溜溜转了几个圈,从库房里又转到了库房门口,顾大爷撑着水火棍勉强站住,瞪眼看着这群婆子一个个满脸视死如归,冲进库房保卫大奶奶的嫁妆。

    钱管事怀里抱着的匣子不知道被谁冲上去,一脚踩的粉碎,顿时,匣子里的银票子迎风飞起,刚刚被挤出库房的顾大爷一眼看到,兴奋的嗷了一声,扔了水火棍,恶虎扑食般扑上去抢银票子。

    顾大爷扑银票子,还没挤进库房的仆妇下人比他快多了,也扑向银票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妖风,专冲着银票子吹,这一天,也是天公作美,一早上就起了风,这会儿风正经不小,一阵阵小妖风、小旋风卷起银票子,忽高忽低,旋的到处飞舞,水云间本来就临水,一阵接一阵的风吹着银票子,很快,水面上就落了一层银票子,银票子刚落到水面上,就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一阵石头雨,砸的湖水跳起落下,砸的水面上的银票子几个旋转,就沉了底。【愛↑去△小↓說△網w  qu 】

    顾老爷到底年纪大了,没能突出重围扑上去,却被汹涌而来的下人们踩在了脚底下,开始还血红着双眼盯着银票子往前爬,到后来,就只剩下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叫了。

    顾姨娘呆呆的站在台阶上,看着眼前这份无法形容的混乱,血往上涌,只觉得眼前一阵接一阵发黑,这是李氏的奸计,这一定是李氏,是她!她要害死她,她要置她于死地!

    姜焕璋纵马出了绥宁伯府,大乔和独山紧跟在后面,直奔金明池。

    他们出来的早,街上还可以打马飞奔,一路上极快,到金明池时,整个金明池还空空落落,清幽非常。

    姜焕璋下了马,舒服的伸展了几下胳膊,扭头扫了眼利落的收拾着马匹的大乔,和袖着手缩着头,紧跟在他后面东张西望的独山,厌恶的皱了皱眉,斜睨着独山吩咐:“你去看马,大乔跟我来。”

    “啊?”独山‘啊’了一声,迎着姜焕璋阴沉沉的目光,一声没敢多吭,从大乔手里接过缰绳,牵着马,垂头丧气往外面走。

    大乔神色如常,理了理衣服,垂手站到姜焕璋侧后,低眉垂眼,目不斜视。

    姜焕璋露出满意的笑容,这大乔,还算有几分样子。

    暮春的金明池暖风馥郁、风景如画,姜焕璋迎着朝阳,深吸了几口气,心情愉快极了。

    昨天夜里顾氏的羞涩娇俏,如同这金明池的春光,美妙的无法形容。

    姜焕璋张开双臂,迎着扑面而来的春风,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头一回,他感受到了这具年青的、鲜活无比的身体带来的快乐。

    这些天,他太急躁了。

    昨天夜里,怀里抱着顾氏,他没再做那个自从回来后夜夜都做的噩梦,闭上眼睛时,没再看到那无边无际、缓慢流淌的、粘稠的鲜血,那令人恐惧到极点的血腥味,那满院堆积的无头尸体,还有那些滚的到处都是的人头……

    姜焕璋猛的睁开眼,踉跄两步,伸手扶住旁边的树,这一幕……永远都不会发生!永远!

    大乔斜着突然脸色苍白的姜焕璋,一点上去扶的打算都没有,听清菊说,姑娘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当年姑娘在娘家时,身体多好,出去一玩一天,他都累的不行了,姑娘还活蹦乱跳的……

    姑娘哪点对不起他?李家哪点对不起他?

    姑娘真是瞎了眼!太太也糊涂!

    大乔拧头看着水波粼粼的金明池,刚才,他要是再晕的厉害点,掉湖里多好……救还是要救的,等他喝饱了水再救……

    “看着晋王的车。”姜焕璋很快缓过来,沉着脸吩咐了大乔一句,背着手,沿着金明池慢慢的走。

    这一阵子,他太浮躁太急躁了!

    现在还早,离先皇殡天还有四五年呢,皇上还有四年才能立太子,立太子隔了年才即位,先太子还没出生呢,不用急,一点都不用急,他有的是时间,这一回,每一步都要走好……

    “大爷,那边,好象是晋王府的车。”大乔虽然心情不好,但当差还是要当好的,他目力好,金明池入口有辆车进来,远远的,他看着象是晋王府的徽记。

    “过去看看。”姜焕璋顿时精神抖擞。

    “是晋王府的车。”走了十来步,大乔就看清楚了。姜焕璋满意的‘嗯’了一声,好在,他身边还有个大乔,可是,文二爷到底在哪里?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惊才绝艳的文二爷。

    还有宁海,姜焕璋想着昨天的顾家父子,若是宁海在,这些琐事哪用得着自己费心?可是,宁海又在哪里?

    不要急,不要急,姜焕璋急忙压下又要从心底涌出来的焦躁,不要急,不过晚一晚,该来的都会来的。

    “是……姜昭华。”晋王指着姜焕璋,一眼认出了他,亲热的叫着他的字,笑起来,“昭华风仪出众,让人一眼难忘。”

    “王爷过奖。”姜焕璋长揖到底。

    “你也来看演武?”

    “是。”姜焕璋紧跟在晋王身边,“听说,今天虎威营要和天武营一较长短,今年金明池这场演武必定精彩非常,错过可惜。”

    虎威营由皇四子燕王统领,天武营则由皇长子秦王统领,燕王和秦王这对同胞兄弟都对皇位虎视耽耽,这份你争我斗撕破脸面摆到明面上,就是从今天的金明池演武开始的。

    从前他没过来看这场演武,秦王和燕王这一对一母同胞刀剑相对,以及挑到明面上,是从今天的演武开始,是文二爷投靠他那天,说给他听的,那时候,他后知后觉……

    这一回,他必须尽快得到晋王的信任,他必须尽快展示他无数的过人之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