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桐 > 第五十七章 金明池畔2

第五十七章 金明池畔2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果然,晋王脚步猛的一顿,侧头斜着姜焕璋,抬手示意众仆从,众仆从停步,看着两人走出上百步,才缀在后面慢慢跟着。

        “演武,不就是要一较长短,怎么就今年精彩了?”晋王脸上漫不经心,一双眼睛却紧盯着姜焕璋。

        “皇上之重情,天下少有,秦王文韬武略,燕王天纵之才,不分伯仲,又都是周贵妃所出,这份演武,自然不是往年可比。”姜焕璋瞄着晋王的神情,几句话支离破碎,却含意深远。

        周贵妃是皇上生母周太后嫡亲的侄女儿,自小和皇上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当时,先皇是一心要玉成这一对儿的,可周太后和皇上牙关紧咬,说什么也不肯,挑了先季老丞相的嫡长女为正妃,周贵妃进府做了侧妃。

        这里头有讲究。太祖开国时定下过一条铁律,同姓同族,不得连续两代为后,周太后由皇后而太后,周贵妃要是明媒正娶嫁给了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那就是说,皇上就再也不用想着那把椅子了,所以,周太后和皇上当年无论如何不肯点头,事实证明,周太后和皇上当年的坚持非常正确。

        皇上是长情之人,几十年来,眼里心里只有周贵妃,皇上刚即位时,就想立周贵妃生的皇长子为太子,可满朝文武人人反对,本朝规矩,先嫡后长,皇上那时候才二十来岁,二十来岁就断言没有嫡子,那是笑话儿。

        立太子这事,就这么拖下来了,一直拖到现在,拖出个纷杂局势。

        现在,皇上一共五位皇子,皇长子秦王和皇四子燕王都是周贵妃所生,皇二子没成年就夭亡了,皇三子,也就是晋王,生母杨嫔出身卑微。

        还有位皇五子,今年只有七岁,是宁皇后所生嫡子。

        宁皇后嫁进宫的时候,就是病骨支离抬进去的,勉强成了礼,没等圆房,就晕迷不醒,一直调养了两三个月,才勉强圆房成了礼,没想到这一次圆房,宁皇后竟怀上了皇五子。

        周贵妃性子娇纵,极其妒嫉,平时连皇上多看别的后妃一眼都容不下。对于后位,就算没法可想,周贵妃还是耿耿于怀,只要沾个后字的,都能让她大发脾气,前面的季皇后,现在的宁皇后,更是她的肉中刺。

        季皇后那根刺刚刚拨出,又扎进来个宁皇后,这已经让周贵妃愤怒不已,偏偏这位宁皇后一次圆房就怀上了,周贵妃嫉火怒火一起烧,听到信儿就带人往宁皇后宫里冲,要给那个贱人点颜色瞧瞧。【愛↑去△小↓說△網w    qu  】

        谁知道一头冲进宁皇后宫里时,里面已经挤进了大半个太医院,根本没地方让她施展。

        宁皇后身体太弱,却怀了胎,这已经不是保胎的问题了,而是怎么保命、保不保得住命的事儿了。

        眼瞅着宁皇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口气上不来了,周贵妃的暴怒只好自己想办法。

        从这天起,宁皇后怀胎这事,就闹了个人仰马翻。

        大半个太医院搬到了宁皇后宫里不说,回回朝议,必定提到宁皇后怀胎保胎这事,宁皇后怀孕没几天,当时已经病骨支离的季老丞相上了道明折,说大相国寺的青空大和尚说了,宁皇后八字弱,挡不住皇宫里的威武煞气,请皇上从今天起,夜夜宿在宁皇后宫里,以真龙之威,替宁皇后母子守护。

        这折子让周贵妃气了个七窍生烟,几乎把宫里的东西都砸光了。

        皇上则是左右为难。季老丞相这折子是明发天下的,他不去,那不是明摆着不顾宁皇后和她腹中孩子生死?这可没法跟满朝文武和天下人交待,去吧,又实在心疼周贵妃。

        也是巧了,就在皇上左右为难焦头烂额时,北边来了紧急军报,蛮人大举犯边,边关危急,皇上一把抓住这根救命稻草,怒不可遏,大发脾气,一定要御驾亲征不可。

        御驾亲征当然不可能,皇上大闹一场,退而求其次,无论如何要住进城外离宫,‘以身受亲征之辛苦’。

        就这样,皇上带着周贵妃跑到离宫御驾亲征了大半年,算是把让他天天住进宁皇后宫里守护这事,糊弄过去了。

        定北侯宁侯爷击退蛮人的捷报报进京城时,宁皇后生下了皇五子。

        可皇五子一生下来就不会哭,好不容易扎出了声,又不会吃奶,好不容易吃了几口奶,又夜夜啼哭,哭的一口气不接一口气,宁皇后宫里,由一个病人,变成了两个病人,整个太医院就两件事,宁皇后的病,和小皇子的病。

        周贵妃和皇上在城外离宫享受了大半年二人世界,再回到宫里,本来心情就不爽,再不停的听到宁皇后的病,小皇子的病,周贵妃气儿不打一处来,周贵妃心情不好,皇上日子过的就不安生,等到吕相上了那道皇五子大约是天生命弱,不如搬到城外离宫暂住,看看是不是能好些的折子时,皇上立刻就准了,这真是求之不得。

        宁皇后带着皇五子搬到了城外重云离宫,到今年,皇五子七岁了,还是极其病弱,据说远远听到一声炮竹,就能惊的大病一场。

        从搬到城外,宁皇后和皇五子就再也没出现在朝臣和天下人面前过,京城的闲人早就不记得还有位皇后,可朝臣们心里,却若有若无的想着那位据说极其病弱的皇五子,那位,可是皇上唯一的嫡子。

        至于差一点立了太子的皇长子,以太子自居了十来年,到皇四子长到八九岁时,危机来了,皇上最疼爱的皇子,由他,换成了皇四子。

        皇上也是真犹豫了,是立大儿子呢,还是立四儿子呢,都是那么可爱……

        至于周贵妃,她全部心思都在皇上身上,至于立老大还是老四,以至于立不立太子,她都没放在心上过,反正皇上答应过她,做不了皇后已经亏欠她了,太后是必定要让她做的,至于哪个儿子即位,她无所谓,反正都是她的儿子。

        皇上觉得两个都挺好,周贵妃觉得哪个都行,可皇长子秦王,和皇四子燕王,就没法这么想了。

        从去年皇四子封了燕王,开府建衙,两人的竞争,就越来越白热化,离撕破脸,就差一层薄薄的轻纱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