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归途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桐半躺在阔大的车厢里,水莲跪坐在旁边,倒了碗汤递给李桐,又倒了碗递给万嬷嬷。

    “……钱管事说大爷失心疯了,这话真没说错,大爷就是失心疯了!”万嬷嬷一脸忿然,接过汤一口喝了。

    “姑娘摔伤前,大爷还好好儿的,可现在……”万嬷嬷唉声叹气,“这叫什么?这算什么?”

    万嬷嬷不知道怎么描述眼前这一团乱麻。

    李桐眼皮半垂,她摔伤前,他还好好儿的……

    顾姨娘诰封那天她病倒,虽说晕晕沉沉几乎没清醒过,可她知道自己没熬几天,那个诰封,姜焕璋的话,当场就把只有一个空壳子的她击的粉碎,那会儿,她只求速死,越快越好……

    难道,他是和她一起回来的?他怎么会跟她一起回来呢?这怎么可能?她晕迷不醒那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那时候的姜家,不正是烈火烹油、锦上添花的时候吗?

    他和太子交恶,把赌注押在深得皇上宠爱的赵贵妃和赵贵妃生的皇六子身上,诰封顾姨娘之前两天,太子突然病死了……不,太子不是病死的,太子是被人害死的,可不管是怎么死的,太子死了,皇上唯一的嫡子,嫡长的太子,死了!

    她当时寒心之余,只觉得,他运气真好,姜家运气真好,又一次剑走偏锋押中了宝,现在回头再想,难道太子的死,姜焕璋,以及姜家,卷在其中?

    抑或是,就是他下的手?

    “姑娘!”万嬷嬷推了李桐一把。

    李桐一个机灵,“我没事!没事。嬷嬷说,姜焕璋从我摔伤后就变了,我在想,为什么从我摔伤就变了呢?我摔伤前,他大概从来没想过,如果我死了,姜家会怎么样,他会怎么样?谁会想这个呢?现在他肯定想到了,想了很多,如果我死了,他就可以拿着李家的钱,再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他就再也不用面对我这个商家女了。”

    “嚯!”万嬷嬷一声惊讶、鄙夷兼着点儿啐的意思,“那他真是……”话没说完,脸色就变了,长长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姑娘这话,对着从姑娘摔伤后的那些事儿,简直就是一丝儿不错,也只有这样,姜焕璋这突然发起来的失心疯,就完全能解释得通了。

    他发疯,是要趁机气死必须静心养伤的李桐。

    “姑爷要真是这么想,才真是失心疯了,姑娘死了,太太能饶过他?饶过姜家?”虽然事情都摆在眼前,水莲还是怎么都不敢相信,她不是不相信他有这个心,她是觉得,姑爷怎么可能这么傻呢?这件事,自己一个奴婢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姑爷竟然看不明白?

    “我真是老糊涂了!竟然没想到这个!我真是……这十几年养老养成老废物了!得赶紧让人给太太捎个信!让太太万事都得小心!”

    万嬷嬷是跟着张太太从李老爷死后,那场完全可以称为一场战役的争产之斗中拼杀出来的,见识过人心无底线的恶。

    “是我糊涂了,竟然没想到这个!竟然要姑娘提醒!来个人!大乔呢?噢!大乔留在城里了,大海!你跑一趟,去别院,告诉太太,就一句话,告诉太太:姑娘现如今跟太太当年一样了,告诉太太,护好自己!快去,越快越好!”

    放下车帘子,万嬷嬷迎着李桐愕然的目光,连声叹气,“姑娘别多想,不过未雨绸缪,唉!姑娘这是嫁人,这是寻仇啊?怎么就嫁成了这样?这叫什么事儿!”

    万嬷嬷拍着茶几,难过愤然的不能自抵。

    “嬷嬷,不是大事。”李桐伸手按在万嬷嬷手上,温声安慰她,“咱们不说这个了,午后这场事,你仔细跟我说说。”

    “好!”万嬷嬷用帕子用力按了按眼角。

    “咱们说正事,姑娘的嫁妆库房,没法看了,比过了兵还厉害,这哪是伯府,这简直就是土匪窝,那伯府匾额,也不知道怎么有脸挂上去的!姑娘没看到,那些管事嬷嬷们,下手一个比一个狠,连大匹大匹的织锦缎,都敢往怀里揣,也不想想能不能揣得住!”

    李桐眉头微蹙,当年她接手姜家中馈时,在瑞哥儿为了十两银子偷姜焕璋公文这件事发作之前,因为姜家下人的不要脸和没底线,因为那些给她添难处使绊子的手段之卑劣,她不知道生过多少闲气。

    当时上面还有陈夫人,有姜婉和姜宁,时时刻刻等着捉她的把柄,那时候,她不敢惹她们不高兴,她们不高兴,姜焕璋就会不高兴,再加上捧云那一跪,她害怕爱钱这个恶名之外,再添上刻薄狠毒这四个字,那时候,她深怕姜焕璋瞧不起她,那份拘谨束手……

    李桐闭了闭眼,每想起一件过往,她的心都会被刀子一刀刀慢慢割过一遍,血肉模糊。

    “……唉,姑娘陪嫁的那些绫罗绸缎,一多半是咱们湖州织坊专程给姑娘织出来的,都是用绥宁伯府徽记做的暗纹,唉,都毁了,唉,算了算了,不说了,再怎么都是身外物,太太说的好,钱算什么东西,就算花光了,咱们也能再挣回来!”

    “是。”李桐一句是里,透着哽咽,想着阿娘,她那血肉模糊的心渗出丝丝暖意。

    “那些锡包金的假物儿赶的太紧,姑娘的赤金物件儿,足有三四箱子,太太从姑娘十岁那年就开始准备了,都是好东西,好些东西,用的工钱比用的金子多!临急仿的那些假物儿,怎么能仿得了?反正怎么看怎么不象样儿,粗糙难看的不成个样子,我实在看不下眼,也怕让人看出来,渗了四五十件真东西进去。唉,就怕……”

    “怕什么?姜家和顾家上上下下一齐动手抢我的嫁妆,那些东西,件件都是赃物,哪一个敢跳出来说拿到了西贝货?至于留在姜家的那些,谁敢说那是我的嫁妆?不是那些强盗扔回去充数的?姜焕璋就算疑心……哼!就是为了他的疑心,你放心,他疑心不到咱们头上,他那府里,还有顾家,有的是让他疑心的人,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本事把这真假查查清楚,顾氏不是要理家么,正好,这件事送给她,先练练手吧。”

    李桐嘴角丝丝都是冷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