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治理1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万嬷嬷看着李桐,一阵炫目,姑娘,还是姑娘,可姑娘……

    “嬷嬷别担心,从我摔伤那天起,咱们跟姜家,就是仇不是亲了。【愛↑去△小↓說△網w  qu 】”

    “姑娘这话……唉,嬷嬷不管这个,有太太呢,嬷嬷接着跟姑娘说正事,刚才说到哪儿了?噢!那些金物儿,金物儿就那样,没多少。别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不提了。钱管事那里,安排了大姚和大姚媳妇,又叫了五六个人给大姚媳妇使唤,大姚一脚踩破银票匣子,两百张银票子,就被大姚媳妇她们抢回来一多半,今天天公作美,余下的多数飘进了湖里,安排了人,只要掉湖里,就砸下去。让秋媚塞了九张银票子给钱管事,也好让他交差,咱们出来前,大姚媳妇把银票子点给了我,总共一百二十三张。”

    李桐轻轻舒了口气,这一趟,损失有限。

    “抢到银票子的,估摸着这几天就该偷偷摸摸去钱庄换银子了,不是出远门什么的,谁敢放银票子?钱庄那头,姑娘也知道,没太太出面不行,咱们这事儿,太太可都知道!”

    “一会儿见了阿娘,我跟她说。”李桐露出丝温暖的笑意。

    “这一趟,前前后后,我算过了,最少最少,咱们也得搭进去十来万银子!”万嬷嬷有几分心疼,虽说银子多,可这十万花的也太没意思了!

    “已经很少了,再说,咱们虽然搭进去这些银子,好在也没便宜姜焕璋。”李桐看起来很满意,“四十万两的嫁妆,除了清晖院用着的那些大家俱,库房里一共也就三十七八万,咱们能拿出来将近三十万,已经很不错了。”

    “那倒也是。”万嬷嬷带着几分民计,看着李桐,片刻才应了一声,眉头没舒开又皱上了,“姑娘,你刚才那话,只要没便宜姑爷就行,瞧你这话,怎么看姑爷跟看仇人一样,宁便宜别人也不便宜他,这话我得问问,姑娘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这一阵子咱们折腾的好些事,多数我都没敢跟太太说,姑娘这个闹法,这简直是不想过日子了。”

    “我就是照着不跟他过日子的打算闹的。”李桐直言不讳。“现在搬出来,我就没打算再搬回去,往后这日子,我先照着析产分居过。阿娘说他犯糊涂是因为年青不懂事,老了就好了,那我就等他老了,好了,不糊涂了,再说下一步,他要是一直这么糊涂,我就是一直这么过日子,至少能少受些苦,嬷嬷说呢?”

    “唉,我就知道……我也想到了点,姑娘这样的闹法,就只能往这条路上来。【愛↑去△小↓說△網w  qu 】唉,这事我可说不上话,有太太呢,姑娘跟太太商量吧,只要太太点头……反正我是给姑娘当打手的,唉,姑娘这命……这命……唉!”

    万嬷嬷一声接一声叹气。

    李桐笑眯眯看着她。

    姜焕璋肯定已经搭上了晋王,从此之后就是一路飞黄腾达、青云直上,看他现在这态度,是一心一意要圆从前的遗憾了。

    从顾姨娘生下他的长子那天起,要是顾姨娘是他的妻子该多好,要是那个儿子是他的嫡子该多好,这个念头就跟着那孩子生出来,这个念头,从生出来到最后根深蒂固、枝繁叶茂,这一路的成长,她看的清清楚楚……

    李桐心里忍不住冷笑,她爱了他十几年,冷眼看了他……有七八年?还是十七八年?那些年里,悔恨如同吃人的蚂蚁,每天深夜里都会爬出来,围着她啃咬,悔痛咬的她恨不能回到过去,一把掐死当年看着姜焕璋爱的移不开眼的自己!

    现在他回来了,那份一心要让顾姨娘做他的妻的心思也跟着回来了吧,要是顾姨娘是他的妻子……呵呵!她和他一样期待,她比他更愿意看到这一幕。

    在她不再进姜家这件事上,她和他的目标,肯定是一致的。

    她不会再进姜家,姜焕璋肯定更不愿意看到她再次踏进姜家,而且,他会替她努力的,比她更努力。

    她要防的,是姜焕璋的狠厉。他要出将入相,要位居人臣之首,这些,都得有个好名声,别说有爵位的人家没有休妻的前例,就算有,他也不敢,他舍不得名声,至于和离,更不用想了,对他来说,要彻底甩脱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死了……

    李桐深吸了口气,她不能死,不但不能死,她还要护住阿娘,护住身边这些人,她要活着,她们都要活着,好好儿的活着,活的比姜焕璋更长久,过的比姜焕璋更舒服!

    几乎就是片刻间,清晖院就人去院空,姜焕璋木呆呆不知道坐了多久,月亮升起来,虫子在愉快的鸣叫。

    姜焕璋站起来,低着头,慢慢出了清晖院,下了台阶,转过身,仰头看着月色下的清晖院,示意独山把院门关了,退后几步,看着清晖院的粉墙青瓦大红院门,直看的眼睛渐渐眯起,这院门,还是关着更好看!

    姜焕璋猛的转回身,眼神已经重新清亮犀利。

    她搬出府静养,搬出去就搬出去吧,这样很好,非常好!

    皇上让他安心处理家务,皇上英明,这个家,是该好好理一理了。

    姜焕璋大步流星直奔前院,一边走一边厉声吩咐独山:“去,把所有人都叫到前院,所有的人!花名册子上有的,统统叫过来!还有,把花名册子给爷拿来!”

    独山的心顿时抽成了一团,抖着腿跑出去,传话拿册子,天哪,要出大事了!

    姜焕璋直奔前院,站在正厅台阶上,背着手,冷冷的看着台阶下越聚越多的仆从下人。

    不用任何人说,大家都知道出大事了,都等着上头发作,只是,没想到是世子爷。

    聚在台阶下的仆从,几乎都能感受到姜焕璋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寒气,这寒气让他们心里生出这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惧意。

    夫人无为而治,讲究教化,再大的错,也不过跪上一个半个时辰,背上半篇儿文章。

    可今天,在世子爷手里,只怕不止跪一跪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