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桐 > 第三百七一章 有理变无理

第三百七一章 有理变无理

        第三百七一章  有理变无理

        朱大掌柜就跟在周六后面,周六紧跟四皇子,四皇子往后退了两步,挤的周六也只好往后退,这一退,就退的跟朱大掌柜几乎挨着,朱大掌柜身上的血虽然溅出的不算多,可对周六来说,已经足够了,周六身上、脸上溅满了还温热的鲜血,尖叫了半声,眼皮一翻,就晕过去了。

        四皇子瞪着台阶上不停往外流血的朱大掌柜,以及晕倒在朱大掌柜身上的周六,飞快往外漫延的鲜血象有魔法般吸住他的目光,他看着鲜血飞快的涌上来,围住自己的双脚,再顺着鞋底往上浸漫上来。

        他已经吓傻了。

        人群一片静寂,静的象末世一般,随即一声尖叫打破静寂,带起一片尖叫喧嚣,恐惧的尖叫中,夹杂着兴奋的口哨声。

        高子宜正从人群里拼命往里挤,听到人群突然静寂了,顿时一阵恐惧,出事了!心一急,一头扎出人群,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片血淋淋。

        大皇子也到了,大皇子不象高子宜那么温和,护卫抡起鞭子,就几下就在人群中抽出一条路,大皇子纵马通过人群,骑在马上,看着横尸台阶上的朱大掌柜,和趴在朱大掌柜身上,浑身鲜血不知死活的周六,心里一阵轻松之余,又痛快非常,这一回,他绝不轻饶他!不把他整死,也得让他厚厚脱一层皮!

        大皇子恶狠狠瞄着四皇子,他要让他杀人偿命!

        …………

        已经从头到脚洗的干干净净的周六,缩在最下首的椅子上,时不时一阵颤抖,那个人,活生生的人,就死在他面前……他眼皮子底下,挨着他的鼻子尖,血喷了他一脸,好象还喷到嘴里了,人血!周六舔了舔嘴唇,又一阵恶心欲呕。

        周副枢密时不时瞄他一眼,十分关切,他这个儿子从小胆子就小,这回肯定吓坏了。

        高书江一张脸铁青,不能直视着四皇子教训,只好盯着周六发作,“……糊涂!你这样当街捉人,和大爷当街鞭打晋王爷,能好哪儿去?就算姓朱的不死,你大张旗鼓捉了他回来,就算拿到口供,大爷也能说你刑讯逼供不作数!”

        周六不说了,恍恍惚惚还没回过神,高书江的话,他压根没听进去,四皇子也是头一回亲眼看着刀捅活人,他的狠厉,一向保持在眼睛看不见的程度,只要不让他看到,杀多少人他都面不改色,可这回亲眼看到,虽说不象周六那样已经尿了裤子,可也吓够怆。

        除了惊讶,还有懊恼,老大从人群中窜出来,他看到他那一脸的兴奋得意,就知道自己做了蠢事,把姓朱放到茂昌行等他来拿再死在他面前,说不定是老大做的圈套……

        这会儿,四皇子使用了心眼,往他愿意转的方向转过去。

        “就算作数,他买了挂珍珠帘子又犯了什么错?买了帘子再转手送给那个女伎又有什么错?谁说过那挂帘子是四爷送的?捕风捉影的闲话能作数?”高书江真是气的肝儿疼,本来能再痛打大爷一棒子的大好局面,被这两个愣头青蠢货硬硬搅成了完全被动!

        “小六也是想拿到朱洪年,是个见证,拿到口供,用不着给别人看,只要拿给贵妃,让贵妃知道怎么回事就足够了。”

        周六恍惚的什么也听不到,四皇子愣愣的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周副枢密只好硬着头皮替两人答话,高书江看看失了魂的周六,和木愣愣缓不过神的四皇子,长长叹了口气,要是有第三个人可选,他绝不会辅助眼前这个几滴人血就能吓破胆的蠢货!

        “现在怎么办?”周副枢密紧拧着眉头,看着高书江问道。

        “你刚才说的对,只要贵妃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足够了,别的都不重要,四爷得赶紧进趟宫,亲口把这事告诉贵妃。四爷!”

        “四爷!”周副枢密只好站起来,上前推了推四皇子,四皇子噢了一声,不停的点头,“就是这样,是他自己,你说的没错,他自己……”

        “四爷!”高书江提高声音,猛一声呼呵,四皇子一个机灵,心神收回,眼睛里渐渐回复神采,“我……刚才有点走神,高使司说什么?”

        “四爷得进趟宫,现在就去,去见贵妃,把刚才的事告诉她,再告诉她你为什么去拿朱洪年,实话实说,都告诉贵妃,求贵妃作主。”高书江又说了一遍。

        “好。”四皇子站起来,高书江跟着站起来交待,“四爷,不过死了个人,不算什么,四爷收敛心神,路上好好想想怎么跟贵妃说,贵妃最疼四爷,母子之间,怎么都好说。”

        “你放心。”四皇子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来,又吸了口气,“放心!”说完,站起来就往外走。

        周副枢密上前拉起还愣愣呵呵端坐在椅子上的周六,“走吧,别怕,就是个死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六!醒一醒!”

        周副枢密一巴掌拍在神情呆怔的周六脸上,高书江回头看着他俩,“让人去问问宁七有什么办法没有,头一回上战场杀人的,有不少人象他这样失了魂,宁七肯定有叫魂的法子。”

        京府衙门,刑府尹对着堂上的一具尸体,一左一右站着的两个内侍,以及,大堂跪着的十几个证人,头痛不已。

        大爷亲自过来交待过,死的是茂昌行的大掌柜,四爷当街无故杀人,按律杀人者偿命,大爷一身正气大义灭亲,“你听着,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可他怎么把四爷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四爷,就是晋王爷,他也不敢,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过说说而已,还有个刑不上大夫呢!

        可大爷亲**待了,还明令不许上报大理寺,“这案子明明白白,简单明了,在你府衙审理就行了,不用报到刑部和大理寺!”

        刑府尹想着大皇子的交待,真是欲哭无泪。

        他要是敢违了大爷的交待,就大爷那样的脾气,抽他一顿鞭子都是轻的,要是象四爷这样,抽刀子就捅了,他找谁叫屈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