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序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万福,赵乡人,乡中闹狐灾,一众野狐偷食家禽、勾引乡妇村女、连唯一的祠堂都拆了大半,当作巢穴,官府不能治,乡老们偷偷商议,凑了些银钱,让万福去请有修为的道士降妖,可是除了找了几个中看不中用的货色外,一无所获。【愛↑去△小↓說△網w  qu 】

    好在天不绝人路,经好心人指点,给他引到了江南一带最有名气的青城道士的府邸前,此刻他的心情就像是天边的那抹斜阳,夹在两山之间,沉而未沉,充满了忐忑。

    听说这李道士生性淡泊,视名利如粪土,据城里人吹嘘,此乃张三丰、袁天罡级的人物,数百年难得一出,只要诚心相求,这位老神仙慈悲心一发,这伙狐妖的性命也就到头了。

    大门虚掩着,听里面的动静应该是来了客人,万福握紧了手中的菜篮,里面放着腊肉、鸡蛋、新摘的野菜,这都是还没被野狐们糟蹋的玩意,推门走进,顿时看花了眼,两边翠竹夹路,白玉为阶,就连地面也铺的是玉瓷白砖,亭台水榭更像是天上才有的玩意,反正他活了这么久,从未见过比这更美的景色,连忙整了整破了几个大洞的粗布短打,搓了搓指甲里的老泥,没搓掉。

    正欲上前,忽然听见一阵动静,就见几个小贼翻墙爬了下来,其中一个道:“这道士家今天来了客人,正好得空,抢他些灵花异草,保准赚大发了。”

    万福吓了一跳,刚准备呼喊,就见对方手上那磨得锋利的斧头,乡人胆小,顿时腿一软,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只见对方瞅上了根鲜艳的珊瑚树,刚提起斧子,就见那树杈子变成了一条条黑蛇,树干上冒出了颗人头,倒吊着,用人话说道:“我是赵道士的树干,你别砍我好不好,对面的那颗老桃树长的挺不错,你去砍它吧。”

    “胡说八道,再过一个月我就要结果了,砍我跟杀十月怀胎的孕妇有什么区别,丧尽天良啊!”老桃树嚷嚷。

    几个偷儿哪敢再听,吓的狼奔鼠窜,“妖法啊!”万福也瘫倒在地,两条腿直打哆嗦,一篮子东西洒了满地。

    “土地公,发生了什么事?”

    “禀小姐,来了几个不长眼的毛贼,还没动手就被吓跑了。”

    “你又是何人?”这位大人物看了万福一眼。

    “禀大仙……”他连忙跪下,结结巴巴的把经过说了一遍。

    “狐狸精吗,倒是很久没碰上了,你且跟我来。”

    万福东西也不敢收拾,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偷摸看了一眼,顿时惊艳,这女子一身白纱,面容清冷,额上的一点胎红不仅没有给其减了姿色,更加了几分凝香,对于这老农来说,无疑是月宫仙子一般的人物。

    进了大殿,就见坐在三清像下的道士怒道:“你当我是什么人,拿几车银子就想让我出山,道爷我世外之人,什么没见过,拿走拿走,最烦见到这些俗物。”

    “大仙恕罪,恕罪,实在是没得法子了,那老妖九婴占了洛水和湘水中间的一处沼泽,足有六个月,各处水道上所有的货物、船只都被其吞掉,朝廷请了上清派的几名大师都处理不好,只能请您老出山,圣旨就在后头。”

    “嘿,上清派的那群牛鼻子水平有限,拿不下这积年老妖理所当然的事,皇帝老儿就不该请他们,现在后悔了吧,”李道士幸灾乐祸的道。

    “对对,天下道门,只有您老道行最深。”

    “也罢,既然是便民利民之举,道士我就破例出山一次,活动活动筋骨,一炷香时间,道爷我去去就回。”

    “可那沼泽离这里足有上千里。”

    “你不信我?”

    “哪敢哪敢,只是——”

    “有什么好只是的,还不把那些玩意拿走,道爷我见了就头疼,”李道士指着那堆的满满的十车银砖,哼哼道。

    “是是,小人这就把它们推走,”商人敬佩不已,真是世外高人。

    “对,推到我后院的库房里,别忘了锁门。”道士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认真道。

    趁这功夫,那位‘小姐’开了口:“有一窝狐狸危害乡里,你顺道收了它们吧。”

    “不干,”对方干脆利落的道。

    万福的心里顿时沉入水底,这位大仙不愿意帮他们。

    “为什么,顺路而已,”‘小姐’皱眉道。

    “道爷我收山多年,为了天下苍生,百般无奈,这才破一次例,又来一次的话,道爷我说的话跟放屁有什么区别,”李道士语气中透着不满。

    三人走到了一处马棚,李道士打开了其中一个栅栏,“驴先生今天可方便?载我一程。”

    那只没毛老驴慢条斯理的咽下了最后一口草,口吐人言:“腿上的伤还未养好,你去坐另一只吧。”

    “那一只颠啊,”李道士发了句牢骚,打开另一个栅栏,是一只槐枣梨木制成的木牛,毛色画的栩栩如生,取了挂着的梨木笼头拴好,“你说当年诸葛孔明创出木牛骡马法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在前面加个刹车呢。”

    “你帮不帮!”‘小姐’挡在前面,语气有些不满。

    李道士挠了挠头,叹了口气:“阿丑,你这不是为难我嘛,道爷我可是很守信用的人,当年可是在满天神佛面前发过誓的。”

    语罢,敲了敲木牛脑门,念叨了几句咒语:“今日至洛水处,行程千里,速去速回。”

    “我去!”风声一卷,墙壁上就被撞了个大洞,空中飘飘的落下了一只圆口鞋和一条浩然巾。【愛↑去△小↓說△網w  qu 】

    “道君以往最宠小姐的了,今日怎地连这点忙都不愿帮?”黄光一闪,此处的土地显出了原形,纳闷道。

    “大概是昨天夜里,道士摸进了小姐的门,被小姐一脚踹出来的缘故,”没毛驴子猜想。

    “胡说!这个惫懒的家伙,这事我一定要他做,”一听此话,‘小姐’面色顿时变的绯红:“我坐凰鸟追他。”

    万福吓的直打哆嗦,云朵和水雾接连从他的身边划过,城池若黑点,小河似长线,更可怖的是坐下的这只彩翼大鸟,足有数十来丈,鸟头有水缸大,这简直超乎了他的认知。

    “你不要怕,阿凰很安全的,”前面的‘小姐’温声道。

    “是,是,多谢女仙。”

    “我可不是女仙,我叫丑娘,你也别怪他,道士也有他的苦衷的。”

    未等万福猜想这么漂亮的女子为何叫做丑娘,就见远处吼声越来越响,夹杂着黑雾烽烟,冲上空中近千丈,风浪好像打摆子似的一阵又一阵。

    “阿凰,小心!”

    凰鸟被吹的一个踉跄,黑风之中似有浓厚的阴秽之气,连它这等神物都有些吃不消,连忙一个转向,逆着风暴,强行降了下去。

    只见在黑雾的中央搭建着一座法台,高八尺,广二尺四寸,共有上中下三层,上台高九寸,为天关,九窍照九星;中台高一尺为人关,十二门象十二辰;下台高五寸为地关,八门拟八风,李道士此刻正站在其上,禹步行法。

    在法坛的附近,站着密密麻麻的男女老少,他们都是被九婴强摄过来的百姓,精气已被吸空,面孔骇人,皮肤干瘪,就像是白骨骷髅上披了层人皮,两只眼珠黑沉沉的,透着贪婪与怨毒,只是法坛上早就被李道士布下了大金光咒,加上他那一双重瞳天眼扫来扫去,浓厚的正气逼的他们寸进不得。

    道家的法术,必须要配合符、咒、印、气、斗来施展,符即纸符,以桃木黄纸为佳,咒即咒语,乃与鬼神密语之法,告之请召之缘由;印即师门法印,乃道门弟子传功立业之本,气则是服气导引之术,斗为步罡斗,又称步天纲,传自于大禹。

    只不过李道士早已到了人天相印、天人相一的境界,许多仪式都无需施展,只见他右手道指,左手变幻五雷指,五指均收伏在掌心,指甲不外露,口中念叨:“火铃火铃,火部尊神,冲开五方,收雾卷云,清炁下降,浊炁入地;火扬万丈,烧灭邪精,急急如律令!”

    话音一落,天边火云一卷,日光乍现,冲开了层层黑雾,九婴顿时惨叫一声,庞大的身躯爆晒在火光之下,原是一头千年道行的九首蛇妖。

    “他娘的,想要藏天收地,也不看看道爷我上面的关系有多硬!”道士嘿嘿一笑,以元婴运聚五脏之气,即为五雷,运用自己浑厚的内气使金木相克,大怒叱咤双目,空中顿时乌云汇聚,‘噼里啪啦’的落下数十道儿臂粗的闪电,在昏暗的天空亮成一片,顿时把这条老蛇打的浑身焦黑,妖气溃散。

    一鼓作气,脚足连顿的三四步,使心气下降、肾水上升,二者相交,从夹脊双关直上,走到法案前,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泼出口来,化作墨水,凝而不散,虚空画符:“开天门、杀鬼路、开地府、劈人路、杀鬼卒、破鬼肚,玄天龙剑,斩断恶根,斩!”

    此符一出,龙啸虎吼,空中黄光一闪,小山大小的头颅顿时掉了三个,两个砸的水面凭空涨了半尺,风浪急湍,另一个落在附近的白眉山上,把山壁砸出了好大个窟窿,九婴呜咽一声,往地底钻去,李道士也不管它,自顾自的施法:“皇天生我,皇地载我,雷霆佐我,仙宫立身,号召日月,掌握星辰,六丁六甲,二十八星宿、雷司、风伯、火台……”

    地底吼声连连,不过片刻,九婴复又钻出,身上又多了许多的伤口,“哼,你这头蛇妖,难道不知道新上任的阎罗是我的兄弟,三界神祗,并听驱役,敢有不顺,天律治罪,速速前来!”

    此话一落,白光一闪,在受困百姓期待的眼神之中,天空中空空如也,一时间风轻云淡,半点动静都无,好半晌,李道士眨了眨眼,“咦,什么个情况?三界神祗,速速前来!”

    九婴这头老妖怪哪还不知机,连忙往江中一落,‘噗通’一声,似龙似蛇的身影在水中越潜越深,很快就无了踪迹。

    “娘的,那群毛神呢?居然没一个鸟我,太不给面子了,”李道士又气又怒。

    “禀爷爷,我家大人说了,最近阴司事物繁忙,叫你有事没事别去找他。”一个扛叉子的小鬼从地底冒出,装模作样的道。

    “等等,你小子给我过来,偷偷告诉道爷,发生了何事?”

    那小鬼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道“自从您老人家做了那事之后,玉皇大帝就颁布法旨,不让咱们听你的招摄,我家阴帅要你多积功德,争取早日被宽恕。”

    “什么玩意,道爷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受了等真篆的道士,陆地散仙,为天庭做了多大的贡献,说封杀就封杀,惹毛了道爷我……咳咳,我家的三位大老爷怎么说?”李道士心虚道。

    “大老爷说你这个篓子捅的有点大,让你多做善事,积累功德,以功抵过。”

    “去去去,道爷我那么辛苦混出头,卖身的小娘才变成老鸨,怎么又让我去接客。”

    “既然如此,便从头再来吧,戴罪立功,亡羊补牢,这狐妖你可愿捉了,”丑娘叹了口气,道。

    李道士摸了摸下巴,转头道:“所以说,那个谁,你打算出多少银钱请道爷我第二次出山捉妖?道爷我可是花魁级的身价。”

    当然,这是十年后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