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四章 山头寨

第四章 山头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道士把目光抬起,终于意识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香案上的神像不见了,倒是上面供奉的瓜果像是新摘的一般,不对!

        把镇妖符展开,折成剑形状,然后取出火折子,从下端置火上焚,符的种类各异,用法也各异,共有七法:化法、佩法、贴法、吃法、煮法、擦法、洗法,每一种法子的效果也各不相同,只见镇妖符烧出的火光夹杂着淡淡的绿色,光芒扫过之处,这些哪是瓜果蔬菜,分明是极新鲜的心、肝、脾、肺、肾,上面的血管条条凸起,正不断的颤动着。

        “你娘的,这妖怪居然想化形,怎么就这么巧给我碰上了!”李道士破口大骂,心中又喜又忧,一般而言,化形的妖怪都是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关口,想要再进一步,就像是道家的渡劫,好处就是值此关口,它对自己的威胁是最弱的,而坏的就是,一旦让它成功,自己真就半点逃命的希望都没有了。

        ‘神像,庙鬼的要害一定是那个神像,这破玩意到底藏哪里了?’

        黑夜之中,除了符纸的光芒外,其他的地方越发显的昏暗,就连镇妖符的火光,似乎也要被这‘呜呜’的鬼风吹灭了,这个关口可没时间绘制第二张,刚转过一个庙柱,黑暗之中猛的伸出四只手,手和脚一同被抱紧。

        王瘸子的头颅从柱子里伸出来一半,就搭在李道士的肩上,更诡异的是他那干瘪的肚皮,随着风声更加的欢实,先是一道小小的口子,扭动着,然后一点儿一点儿的裂开,果不其然,内脏被掏空,却有一个人头置于其中,却是周大眼的头颅,他那原本就不正常的右眼此刻挤如碗大,嘴巴张开,一下子咬到了他的屁股上。

        “啊——”这一下,轮到李道士惨叫了,什么地方不咬,偏偏要在那个娇嫩的地方上,这不要人命嘛,情急之下,他连节操也不要了,屁股用力一顶,正好撞在对方的脸上,趁着空隙,点燃的镇妖符塞进了对方的嘴里,黑气一闪,对方复又消失不见。

        ‘不行了,要搏一把,再不搏菊花都保不住了!’李道士满脸悲愤,不管不顾,撅着屁股开始绘符,他从未用过的六丁六甲封印咒!

        符有上乘、中乘、下乘之分,而有些符的威力则跟施术者的修为有关,封印符便是后者;符头为三点,符身却用鬼字包裹,逆作五圈至右方中间,复向左下撇,为三重地基,后加四小圈,上下写丁、甲二字……大概是危急关头,又或是屁股被咬的憋足了气,总之这第一次是出乎预料的顺利。【愛↑去△小↓說△網w    qu  】

        “六甲将军,六丁阳神,九天力士,下地山神。封泉泉干,封石石裂。封山山崩,封河河竭。封庙庙破,封火火灭。封魔魔灭,封鬼鬼绝;三天令,一切收摄。急急如律令!”

        青城印高举,以金刚指点敕,以镇邪魔外道,金光一闪,方圆一丈内的鬼雾通被斥开,受了此光的影响,香案晃了晃,一座神像显出了形,恐怖的是,它的身上挂着的是人的五脏六腑,已融入了一半,身体变的像是活物,而本来空空的面孔上,如今也多了两张诡笑的嘴,居然藏在这里!

        “敢咬我屁股,道爷我镇死你!”李道士咬牙切齿,结果对方的嘴巴突然张开,两道黑色汹涌的鬼火往他的头上罩去,冰凉、阴凉,透着幽冥之气,让人身心都好似被冻住:生死之间、存亡之机,他本能的掏出了《天青宝册》挡在面前,先天禁法的白光亮起,鬼火寸进不得。

        “封山山崩,封河河竭,封庙庙破,封火火灭,封魔魔灭,封鬼鬼绝,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给我着!”

        道士顶着书猛冲,当封印符拍在神像上之时,对方瞬间四分五裂,与此同时,整间破庙摇晃了起来,黑雾如开水一般的翻滚,砖瓦砸下,石柱倒塌,不一会儿功夫,原地就只剩下了一片废墟。【愛↑去△小↓說△網w    qu  】

        黑云滚滚,电闪雷鸣之间,小雨又有了变大的趋势。

        “你娘的,深更半夜,雨又下这么大,你让我睡哪儿?”遗址之中,只剩下站在门口的李道士目瞪口呆。

        三四月份的天气就像是小娘的脾气,说变就变,昨个儿还风雨交加,今日就万里无云,几个樵夫一边谈笑,一边顺着山路往回走。

        “嘿,小兄弟醒醒,醒醒。”

        “这个小道士身体燥热,似乎得了风寒,浑身湿透了,该不会是被雨淋了一夜吧?快把我的短袄拿过来。”

        “麻三子你又发善心,咱们可赶着回家呢。”

        “总不好见死不救……”

        李道士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正被背着,额头滚烫的很,而身体反倒是冷的不行,鼻子好像塞了两个棉球,重度感冒?

        “小道士你终于醒了,我看你都睡了一天一夜,还以为你醒不过来呢,”麻三子转过了头,嗓门响亮。

        “屁,道爷我一向是金刚不坏、百邪不浸,咳咳,你谁啊,这里是哪儿?”

        “这里是鸡笼山,我们的寨子就在这山半腰。”

        李道士转过头瞥了一眼,这汉子眼眶微深,面部的线条有些僵硬,不是汉人?

        寨门缓缓的打开,吊楼、山洞、竹片围成的棚子,无论男女,均是青红布包头,粗衣筒裙,上身似乎只是布料挖了个洞套在头上,两侧用细绳扎上,女人的风光若影若现,相互间的交流反倒是用汉人话语较多,头越来越沉,终于忍不住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热醒的,低头一看,自己赤条条的躺在大木桶里,一丝不挂!

        “我靠!你想对道爷我做什么?”李道士本来迷糊的神经一下子清醒,面露惊恐之色。

        麻三子一言不发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脱了上衣,忽然咧嘴一笑:“我来帮你。”

        “啊,快点,用点力,不是这边,下面下面,我说你怎么这么笨的呢!”

        李道士一边瞎叫唤,一边任由对方帮自己搓背,褐色的药水混杂着树叶,热流都透在了心里,原来这是山头瑶的药浴,治风寒的一种老法子,不得不说,对于快两个月没洗澡的他来说,简直是大保健的享受。

        “这玩意是啥?”李道士指着杯子里浑浊的黄汁,抽着嘴。

        “老树的树汁,我们用来招待客人的饮品,还有吃食,”麻三子刚要解释,扫过窗外的日头,忽然神情一变,“小道士你自己先吃,我出去一趟。”

        “什么玩意?”他湿漉漉的爬了起来,拿起桌上一个饭团模样的玩意就嚼了起来,懒散的靠在竹椅上,“这他娘的才是人过的日子,终于遇到善人了。”

        年轻人体质就是强,睡了一觉身体就好了六七分,一大早就起来在山寨中溜达,打听了下方位,原来自己已经到了川省的边缘,大概是在广西与四川的交界处,怪不得能碰上山头瑶,不过这寨里的瑶人大都汉化的差不多了,他们的主要营生,伐木、编竹、药材都需要与外界打交道才行。

        转了一圈之后,刚准备回去蹭饭,就见一阵哭喊辱骂之声从后寨传了出来,只见几个后生前后提着根粗杆子,杆子下面是竹笼,竹笼里面装了个衣不蔽体的女人,正往门口走去,附近寨民的眼中透着鄙弃、厌恶和兴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