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浸猪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道士见了热闹,一下子挤了过去,这场景,这角色,怎么看怎么像是浸猪笼啊。

    “什么个情况?”

    “蓝妹儿偷人,气死了的丈夫。”

    “我看她就不像是贤良的女子,一脸子狐媚。”

    “就是,阿卜多好的人……”

    在闲言碎语之中,事情的始末很快被他弄明白,这个叫做蓝妹儿的山妹,她的丈夫是个肺痨,在前天的夜里,有人看到他们家里传来了动静,跑出了道黑影,等人赶过去的时候,就见蓝妹儿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而她的丈夫,那个倒霉鬼阿卜则睁大眼珠倒在地上,被活活的气死了。

    “真的假的?”大凡男人对于漂亮的女人都会格外的优容和宽厚,李道士也不例外,只见竹笼里的女人一身流水似的白皙身段,惊恐的大眼睛,嘴巴被白巾捆着,就算蓬头垢面,也惹人怜惜,怪不得会惹得这些婆姨嫉妒。

    ‘还真是浸猪笼,汉化的够深啊,怎么好的不学学这个,太可惜了,’跟大多数男人一样,李道士心中惋惜的很,哪头猪拱了这朵鲜花,关键时候还缩卵,真是怂货。

    正这么想着,事情忽然有了变化,麻三子冲了过来,用着听不懂的方言与那个带头的长老激烈的争吵着,长老挥了挥手,几个寨中后生把他按在了地上,任凭他怎么挣扎。

    “这又是怎么回事?”

    “麻三子说奸夫是他,要一命换一命,阿金长老不同意,而且有人证明当日他并不在寨中。”

    “我去,四角恋啊,”李道士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张关系图,蓝妹儿、丈夫阿卜、奸夫是一个循环,而麻三子又偷偷的暗恋着蓝妹儿,甚至不惜顶锅。

    猪笼里的蓝妹儿,眼眶泛红的麻三子,表情古板的阿金长老,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寨民,事情眼看着就要以悲剧收场……

    “等等!”

    李道士果断的站了出来,他自诩为讲义气的人物,向来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如果没有这麻三子,自己或许早就病死在了深山老林,不管怎么说,他也得把对方的妞给保住,这就叫道义。

    “那个,道爷我乃青城正宗,掐指一算,这女人应该不是真正的凶手,”李道士口胡道,却见旁人像是看傻子似的望着他,“对了哦,你们应该不信道,那就比较麻烦了。”

    眼见几个寨中后生气势汹汹的围了过来,李道士腿一软,双手一举:“等等等等!”咽了口吐沫,眼光转了一圈,撒着丫子就往外跑,很怂的模样。

    “继续走!”阿金长老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疯子的身上,招手道。

    蓝妹儿已经不挣扎了,只是艰难的转过头,看着还在扒拉着向前的麻三子,绝望的闭上了眼,是妹子自己做了不守妇道的事,所有的罪孽就让她一个人承担吧。

    山中有一条河,波光粼粼,清澈见底,但这河水如今却成了害人的玩意;浸猪笼做为一种刑罚,开口处困以绳索,把女人光着身子吊起来,放到江河里淹浸,无疑是最侮辱人的一种方式,蓝妹儿只看到河水离她的脸面越来越近,有些胆小的寨民甚至已经捂住了双眼。

    “他娘的,道爷又回来了!”只见李道士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回来,手上还拿着一张刚绘成的符,“谁敢动手!”

    “把这个外人赶跑!”阿金长老大怒,指使着几个后生打了过去。

    “九天力士,下地山神。封泉泉乾,封石石裂。封山山崩,封河河竭……”李道士开始练咒施法,只见河水冒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山上的小碎石开始‘哗啦哗啦’的往下淌,地面开始‘嗡嗡’的抖起。

    “巫术!”

    “蛮法!”

    瑶族之祖为盘瓠,也就是巫蛊之祖,是故寨民们对于咒术和妖法并不陌生,祖祖辈辈的口传之中,这些传说往往大行其道,所以在见了道士施法之后,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目光更是惊恐,像是见了鬼一样。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哼哼,怕了吧,”李道士偷瞄了一眼,暗中松了口气,事实上,以他现在的道行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唬人还行,真要伤人的话即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个胆量,被雷劈了怎么办。

    “你到底是何人!”瑶族长老阿金握紧了拐杖,又怒又怕。

    “道爷我是青城派第八代传人——李长生!”李道士开始虚张声势,其实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头,总觉的又老又土,但名头长一些似乎更有气势。

    “你为什么要干预我寨中之事?”

    “道爷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蓝小娘子明明是受了冤屈的,你们这些家伙是非不分、好坏不明,一个个尽的把人往死里逼,像不像话,连我这种人都看不下去了,今天必须来管上一管!”

    “她犯了通奸,按照我们寨中的规矩,一定是死刑。”

    “你们难道就没有发现这件事中有很多的疑点吗?那个奸夫到底是谁,蓝小娘子是自愿还是被迫,为什么不愿意说出真相,对方到底是不是寨中人,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帮你们查的清清楚楚,真如果是奸夫****的话,没道理放跑另一个,长老大人,我讲的可对?”

    “当然,你们要是说我讲的不对的话,道爷我脾气可是不好,发生什么后果,概不负责,”李道士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珰’的一声,地牢重重的关了起来,阿金长老忍着怒气:“你只有三天时间,查不出什么来,就算你会巫术,我们也要按规矩行事。”在他的带头下,越来越多的寨民离开,只剩下李道士和麻三子,被孤零零的排斥着。

    “小道士,你有什么法子救人?”麻三子满怀期待。

    “那肯定没有,当时情况那么紧急,我当然是能吹就吹,先把人忽悠住了再说。”

    麻三子抱头,一屁股坐在地上,伤心欲绝。

    “别哭哭唧唧的了,再哭你那相好也不会被放出来,回去给我做饭吃,道爷我饿了,吃饱了再查案,”李道士一脸的没心没肺。

    李道士‘稀里呼噜’的捧着大海碗,老实说自从到了这个年代,他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吃上一顿饭,毕竟在这个一天两顿的古代,就算是地主家也没能力天天吃肉,有个白面膜膜已经算是高档次了。

    “话说,那个奸夫到底是不是你?”李道士八卦道。

    “当然不是,我当日正好在山中伐木。”

    “那真是真爱了,这种锅你都愿意去背,道爷我欣赏你,一定去帮你去救那水性杨花的小娘。”李道士仿佛见到了绝种的好男人。

    “妹儿肯定有苦衷的,你可别瞎说,”麻三子不满道。

    吃过饭后,二人在寨中晃荡了大半天,旁人像是瘟疫一样的避开二人,搞的一点线索都没弄到。

    “那是谁的地盘?”李道士指向寨子东侧的一处山洞,洞前种植着许多不知名的白色小花,山壁上还依附着柳絮一般的植物,随风一吹四处摇晃,颇有些风情。

    “那是蓝妹儿的山洞,阿卜的尸体还放在里面,”麻三子面色有些不自然,不管怎样,迷恋有夫之妇,他也算是对不起这倒霉蛋了。

    道家五术,山、医、卜、命、相,检查尸体算是‘相’的一种,虽然李道士学的稀松平常,但这又不是什么分尸杀人案,整具的尸体就摆在眼前,表面无伤痕,唇口通红,双眼突兀,面容惊悚。

    “奇怪,难道真是被吓死的,不仅戴了绿帽,还被奸夫吓死,老实说,我都有点同情他了,”李道士喃喃道,目光被洞中的一物吸引;而麻三子则有些害怕的看着这具尸体,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他总感觉对方还未死。

    然后,对方的头一转,眼睛斜吊着,舌头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