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山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鬼啊!”

    “鬼,哪里有鬼!”李道士连忙转身,掏出一叠黄纸,左看又顾;麻三子指着尸体,惊骇的说不出话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我靠,吓了道爷一跳,只是吐舌而已,人在死了的二十四个时辰之内,肺部的沉气堆积,是有可能把舌头挤出来的,大惊小怪;死人还会长指甲和头发呢,这是常识,明白?”

    “你怎知道?”

    “探索频道,尸体大发现。”

    跟李道士相处的久了,也就习惯了他的胡言乱语,麻三子咽了口吐沫,抵着墙壁绕了一圈,见道士正在研究一个香囊,香囊里装了张精致的花纹木牌,算是不错的小装饰,道:“你看这东西作甚?”

    “这纹理、手感、木质,五十年的老桃木啊!”他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哪又怎地?”

    “你懂个篮子,”李道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符咒的载体有多种,除了常见的朱砂纸、黄纸外,布、绢丝、枣木板、柏木坂、石块、砖都可以用来制符,但最好的材料还要属上了岁月的桃木板,桃木属阳,不仅能增幅符咒的威力,更关键的是可以提高时效,像他这种水平,制作的符最多保持一盏茶的时间,所以每一次捉鬼降妖都要临时发挥玩心跳,但如果在这桃木板上绘符,最起码能够保持十天半个月,毫不犹豫的揣在了袖子里。

    “撤退,有点头绪了,但还是要找正主问个清楚。”

    “找到了什么线索?”

    “不告诉你。”

    夜渐渐的深了,麻三子坐立难安,心里急躁的很,目光不是看向床上呼呼大睡的李道士,心里暗暗埋怨,这家伙怎么能睡的这么安稳,这一天下来可是什么事都没干成。

    “好了,补了个觉,准备出发,”李道士突然坐起,精神奕奕。

    “到哪里?”

    “自然是摸入关押那蓝小娘的地牢里,大白天的那么多人,怎么好动手。”

    ‘嘎吱嘎吱——’麻三子费了半天功夫,终于用刀子锯开了一段木条,这个年代的铜和铁还是挺值钱的,瑶寨可没那么富裕,说是地牢,也只是用张木栏栅抵住山间缝隙而已。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山中阴气足,蓝妹儿被冻的脸色苍白,只能抱着一堆稻草取暖,时不时的打了个哆嗦,忽然听到一阵动静,只见两道人影摸了过来,刚想尖叫,却见来人是麻三子和白天的那个道士。

    “你们怎么——”

    “阿妹,时间紧急来不及细说,我们问你几个问题,那夜的家伙到底是谁?”

    “我不清楚,只是记得那夜的雾特别的浓,你相信我,我没有与人通奸,”蓝妹儿紧紧的抓住了对方的手,如同握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我自然是相信,”麻三子真诚的道。

    “你反抗了吗?”李道士冷不丁的问。

    “当时就好似魔怔了,而且对方的长相就跟三哥一模一样,我一时不查,就——”蓝妹儿俏脸一红,说不下去了。

    李道士摸了摸下巴,又岔开了话题:“小娘子,你这桃木牌子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妾身自己雕的,那树就长在后山。”

    “明白了,”李道士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眼光扫了一圈,瞄过白花花的地方,终于忍不住吹了个口哨:“蓝小娘子,身材不错哦。”

    第二天一早,终于忍耐不住的麻三子一把拽住刚刚服气结束的李道士,老实人发火相当可怕,恶狠狠的问:“你到底发现了什么,我全都要知道。”

    “别激动,别激动,本来就是要告诉你的,先跟我去后山砍树,”李道士指了指房角的斧头,难得的认真起来。

    “有道是孤阴不长,独阳不生,自从知道附近有这颗老桃树,我就猜测到,这个奸夫或许不是人,而是山中精魅,具体是哪一种,昨天夜里,我已经从那个蓝小娘的口中得知。”

    李道士打量着眼前这颗老而结实的桃树,火热的眼神好像在看着心爱的妇人。

    “山魈,山中精气所化,好勾引人间妇女,能化成对方心爱之人的模样。”

    一听这话,麻三子腿都软了,只顾着‘嘿嘿’傻笑,气的李道士踢了他一脚,“快帮道爷我砍树,记住,道爷我只要向阳的一面。”

    两个人忙活了半天,才把这颗树面向日光的部位统统切了下来,制作成长半寸、宽一指、厚半指的木板,共制成了十七面,这可都是施法的宝贝,穷困潦倒了半年,如今终于轮到他的机缘了,有了这些玩意,李道士信心十足:“放心,有了这些宝贝,道爷我一定帮你把那只山魈捉住。”

    “现在怎么办?”

    “回去做准备,捉妖降魔!”

    夜晚,月色如霜,山里林木众多,湿气十足,被风一吹,‘噼里啪啦’的像是落雨一样,砸的李道士满身,可他却一动不动,两只手上拽着两条线,线上每隔个十丈就打了个寻妖结,用朱砂涂抹,下面还拴了个纸符铃铛。

    无论是哪一种妖魔鬼怪,都擅长逃遁的本领,道士若想抓住对方,无疑是相当有难度的,好在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摸索,许多搜妖寻鬼的技艺都被开发了出来,这搜妖网便是其中之一,材料只需要麻绳、铜铃和封敕好的黄纸、朱砂,是他的上一任最喜欢的手段,因为简单。

    绳头的两端全都系在他的左腕上,随着脉搏的起伏微微的颤动着,忽然西边的方向冒出了‘叮叮叮’的声响,李道士二话不说,冲了过去,只见一团烟雾裹着一道人影正消失在丛林内部,手一伸,一道木板从袖口滑落了下来,甩了过去,“云光日经,永照我庭,太阴幽冥,速速现形!”镇妖木符砸入了雾中,可对方只是一僵,很快就消失不见。

    “该死!”李道士骂了一句,精魅更接近于鬼类,镇妖符对它的效果居然一点都没有,而给对方发觉,事情就不好办了;果不其然,不过片刻,所有的铃铛一齐响起,整片山头上‘叮叮叮’的响声大作。

    “试试这一招,寻妖张灯,燃!”内气一下子去了大半,与此同时,所有铃铛里的纸团同时燃烧了起来,像是一只只灯笼,亮彻在山林之间;这也多亏了刚刚得到了宝物桃木板,事先绘了符,不然又要施法,又要念符,他体内那浅薄的内气早就用光了。

    左边二十丈外的‘灯笼’突然闪了闪,一只独脚身影一闪而逝,“这一次可不会让你跑了!”

    李道士嘴角一咧,手上多了张模样古怪的符,符头与符脚倒也罢了,关键是符身上并无文字,而是多了只鸟类的模样,并且还填了符窍,这是一般只有中乘符才加的玩意,如今却出现在了这张下乘符上,威力可想而知;符窍上有讳令,讳者:仙佛神圣之密名,令者:役使鬼神,迫其听令施行的密字,人之不识,唯鬼神能识之。

    他也没想到,上一次对付庙鬼之时,阴差阳错的用《天青宝册》挡住鬼火,在庙鬼死后居然巧合的收了它的精魄,解开了这层封印,新学了这一招符术,还是张召唤符。

    “赤鸦赤鸦,风火之车,雷中乌鬼,云外夜叉,飞符走骑,赤骥飞炎,邪鬼无潜,妖魂无踪,元亨利贞,追摄!”

    李道士还未开天眼,自然看不到这只天庭火乌鸦的真形,只见一团白火冒出,追风一样的消失在了老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