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九章 机缘

第九章 机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想到我多年不出世,如今的青城,已没了我辈的踪影,悲哉呼!”霍长吏捋了把大胡子,感慨不已。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唔唔,”李道士的嘴里塞满了猪肉,一时间来不及回话,灌了口茶,才舒服的打了个饱嗝,“多少天没吃肉了,啧啧,这酱香味,道爷我都舍不得咽下去。”

        看着桌上的杯盘狼藉,霍长吏抽了抽嘴角,“小道士,你们青城派现今如何了,怎么看起来不甚如意?”

        “还行,混口饭吃还是没问题的,肉就吃不起了,”李道士随意的回了句,忽然惊醒了过来,面前就是条粗大腿,不抱一抱怎么行,这他娘的就是机缘啊!

        二话不说,把桌子一推,抱着对面大胡子的腿就开始嚎:“大胡子师叔,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师侄我如今混的惨啊,一年多了都没吃上几顿饱饭,我那个师傅他欺负我、调戏我、折磨我,硬生生在我身上下了禁咒,小道我如今生计都成了问题……”这家伙把事实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高潮的时候,硬是憋出了几滴眼泪。

        霍大胡子哭笑不得,“你一个青城派的传人,怎么跟我崆峒派攀亲道故,再说了,这都是你门内之事,某家又怎好插手。”

        “也不用插手,师叔你只要用剑气把我的太清真誓破了就行。”

        “你身上这封印乃是先天禁术,某家破是能破,只不过很有可能会震散你的三魂七魄,会有性命之忧,你可愿意?”

        李道士眼咕噜一转,立马改口:“师尊之命,好比媒妁之言,小道我怎好不遵从,只是我青城派失了剑术多年,不若师叔你传上我一两手,也好做个安身立命的手段。”

        “胡说八道,道统之别岂同儿戏,你家师门长辈就是最困难的时候也未有求人低头的打算,傲骨铮铮,怎么到了你这一辈连这点儿骨气都没有了,若是让你师傅听到,少不得要清理门户,”霍大胡子气道。

        “师叔你说的好有道理,但是如今师侄有难,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李道士腆着脸道,脸皮厚似鬼。

        “你真是,某还从未——”霍大胡子怒极反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若是他人这般,他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只不过,到底是昔日同道的后人,今朝的剑客又能有几位,心一软,便道:“你师傅的安排必有深意,某也不好多嘴,只是你的修为着实太浅,行走江湖难免有风险,我多年以前,曾在五十里外的石山中诛杀过一强敌,得了一枚道丹,因对我无用,就置于山中的一个洞穴里,某把那位置告诉你,你服下之后必能道行大进;如此一来,降妖除魔也就安全些,附耳过来。”

        李道士大喜,这大腿抱的值啊,丹有三品九种之分,能增进道行的丹药是最有价值的,这一下少说能剩下一两年的苦功,这师叔真是亲叔啊;不过这家伙向来是吃了嘴里的惦记着锅里的,既然学剑不成,混个其它也好,“师叔,你这宝剑不错啊,有没有备用的家伙,留给师侄一把防身呗。”

        霍大胡子倒是真没想到这家伙是个滚刀肉似的人物,不耐烦与他瞎扯,将手一挥,一股劲道就把对方给震开,‘噌’的一声,人和剑同时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句话,“某家还有要事,小道士,我们日后江湖再会。”

        “唉,这就跑了,大胡子你也太没耐心了,”李道士不顾旁边诧异的眼神,干净利落的爬了起来,“小二,加两个馒头,给我打包。”

        “好勒,客官现在买单?”

        李道士愣了一下,突然一声惨叫:“大胡子,你倒是把钱给我付了啊!”

        此刻,御剑而行的霍大胡子忽然哈哈一笑,“小道士,某家的机缘可不好取,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石山者,以山中多奇石著称,山上光秃秃的一片,无半点草木,只剩下乱石嶙峋,石峰林立;而山中最高的一处峰头又称娃娃峰,里面常有女娃哭叫之声,越是夜晚,越是传出古怪的声响。

        “死大胡子,道爷我的全部家当都打水漂了,这一顿吃了,下一顿还不知有没有着落,真他娘的晦气……”李道士嘀嘀咕咕,抬头一看,呵,山头到了。

        “道丹,小丹丹,道爷我来吃你了,”话音刚落,眼一花,脑袋也蒙了一圈,体内一震,好半晌才恢复过来,愣了愣,心里嘀咕,不会是天天餐风露宿,落下了啥病根吧,道爷我可还年轻,按照现在的医疗条件,万一得了啥病,那不就完蛋了。

        不行了,必须要加快行动,早点去江南,早点赚钱,不然天天有一顿没一顿的,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呜呜呜——’山中无植被,所以风一吹,透过山隙层层放大,跟鬼哭狼嚎似的,而且不单是一个方向,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唬的李道士头皮发麻,心想还是白天行动的好,万一碰上鬼了,对付它吧,没有钱赚,不对付它吧,它肯定又找你的麻烦。

        找了个山洞,解开包裹,先换上一层厚袄,都到夏天了,风吹的他居然有些发冷,又从背包里掏出个油纸包,是他打包的剩下猪肉,单是这一碟,就五十多文,古代的肉食真不是一般二般的贵,要不是以为大胡子会付账,他是怎么也舍不得点的,如今就着馒头下咽,一个字——舒坦。

        吃到一半,风吹水急想尿尿,连忙放下了吃食,颠颠的跑了出去,布袍撩起下摆,在没内裤的情况下,解开就跟脱光似的,感觉相当的古怪,刚穿越那会儿,他花了好几天才适应过来。

        刚解决问题,便听到洞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心思一动,难道有贼,抄起一块石头,悄悄的摸了过去,只见一道弱小的身影正背对着自己,脑袋埋在油纸包中,借着些许的月光,对方身上的影子拉的很长,有影子,那就不是鬼了,道士松了口气,仔细一看,对方身上还裹了件粗陋的毛皮,手和脚沾了一层泥,脏的很,荒山野娃?就像是报道里见过的狼孩子,被什么野兽叼走了,养在深山老林里,不过这石山上貌似也没什么兽类。

        “喂,那个,你吃的是我的。”

        那娃娃借着冷风转过了头,把李道士吓的倒退了一步,对方长的实在是太古怪了,大半张脸上长满了青斑,稀疏的头发只额头一圈,头上是石料般的脑勺,透着纹理,非人非鬼,也不像是妖怪。

        李道士一时间呆住,倒是对面这‘怪娃’警戒的看了他一眼,又埋头吃了起来;这一下道士可忍不住了,这可是他未来几天的存粮,一把抢了过来,两只手打起了盲语,道:“肉、我的,我的肉,明白?不是你的。”

        这‘怪娃’先是一呆,然后就是一缩,发出委屈的叫声,像猫一样,两只大眼珠子就盯着这玩意。

        李道士头疼的挠了挠头,透过动作,他刚刚发现对方居然是个女娃,他虽不是个好人,但也没必要跟个女娃一般计较,虽然她长的又丑又怪,犹豫了下,分了一半递了过去。

        “好吧,看在你是个萝莉的份上,虽然是个丑萝莉,咱们一人一半,够给面儿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