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道家忌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从昨晚那个丑萝莉走后,李道士就再也没有碰上像样的妖魔鬼怪,睡了个安心觉,大清早的就醒了过来,开始服气练法,结果还是感觉到不对劲,或者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吐纳就好像普通的呼吸一样,练了十几年才练出的气感居然神秘的消失了,《玄都上品》中可没有一点有关于这个状况的记载。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什么情况,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李道士有些害怕,这可是他吃饭的本钱,虽然他在融合了两个人的灵魂后,记忆力大增,但这个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管了,先找到那枚道丹,或许吃下去就好了。”

    从目前看来,这大概是唯一的解决方法,道士琢磨了下,大白天见鬼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带了几张桃木符,把背包杂物丢在了山洞里,一个人赶向霍大胡子说的地点。

    那是一个山洞,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外面被厚厚的藤萝包裹,不露一丝缝隙,黑黝黝的洞口散着寒气,见状,李道士找了几根枯枝,做了个简易的火把,探了进去,越走越深,行了上百步时,在火把的亮光下,一道尸体显了出来,表面腐烂的差不多了,贴在石壁上,胸口插了口剑,锈迹斑斑;经过这半年来的磨练,道士的胆量也算是练出来了,虽然依旧有些紧张,到底没有被吓了一跳,反而有功夫去思考,‘奇怪,如果有尸体,还死了那么久,为什么进来的时候一点怪味都闻不到,这里一定有通气孔,或者是另一个出口。’

    又走了数十步,发现了一堆破旧的挖凿工具,表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想了想,挑了个锄头防身,指不定过会儿还会冒出个啥玩意来,抄个家伙再说;墙壁上渐渐有了图案绘画,看了一圈才发现,似乎讲的是一个人,服丹、吃药、御女、老死,最后一个画面是从棺材里爬了出来,面露笑容,金冠鱼服,貌似是得到成仙得道。

    又一个不要命的家伙,李道士给对方下了定义,仙是那么好修的吗?自己练了十几年还没练出个头绪来,你就吃吃喝喝玩玩,再来个大保健就成仙了?你是在逗我,所以说,这地儿是个开凿出的墓穴?里面躺着的应该是某个脑瘫的王公贵族,不是成精,就是变僵了,还倒霉的被霍大胡子给碰上,啧啧,假仙人碰上真剑仙,这滋味——

    通道的尽头出现了两个洞口,其中一个洞口传来了动静,李道士毫不犹豫的转向另外一个,今个儿道爷身体不适,暂不接客,这个洞步步向下,雕梁画栋,水榭楼台,虽都是假的,但却雕刻的十分精致,也无甚机关,大概是墓穴的主人对自己的死而复生分外有信心,转过一道石屏,石屏后有一个玉器棺材,可惜灵性已失,灰蒙蒙的,卖不出什么价钱了。

    玉能成僵,棺底里还有枯麻、云母、茯苓、桂心、灵芝的枯朵,准备的倒是挺充分,不知是听哪个旁门左道忽悠的,他也不想想,那左道要是真有本事,为什么不把自己先弄上去,非得要带你玩。

    李道士诽谤了下,忽然见棺材的某块板正在冒光,便用锄头把外层敲碎,底下便现出了一颗龙眼大的丹丸,琥珀色,内部有流光溢出,散发着阵阵药香。

    这家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连忙拿在手心,若不是这里实在不安全,早就吞了下去,而且因洞中光线太暗,又被挡住了视线,连几道黑影围了过来都没注意,直到对方一把扑了上来,把火把给打掉,这才晃过神来,二话不说,掏出桃木符,口中施咒:“赤鸦赤鸦,风火之车,雷中乌鬼,云外夜叉,飞符走骑,赤骥飞炎,邪鬼无潜,妖魂无踪,元亨利贞,追摄!再追摄——你娘的,怎么没有反应!”

    “嗷!!”小腿肚子一疼,被其中一个的利齿咬了一口,连忙一锄子下去,把对方扫飞,借着火光,才发现对方的模样如同电影里的‘丧尸狗’,浑身的皮毛黏搭搭的,流下黄褐色的粘稠液体。

    “地狼?”

    地狼,外形如狗,居于地下,见之则不详。

    往往人在被狗撵的情况下,潜力都会爆发,李道士一瘸一拐往外跑的时候,速度居然不比平常慢上多少,好在之前拿了个锄子,横敲竖扫,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也多亏了通道狭窄,最多只能容纳一只丧尸狗。

    ‘霍大胡子,你大爷!变着法子坑道爷,还他娘的师叔呢,我才是你叔!’前面的叫声又响起,是地狼那种独有的混合着狗和婴儿的叫声,连忙一个转弯,跑向了另一个洞口,那个传来动静的洞口。

    结果刚跑进去就后悔了,洞口是小,但内腹却是出乎意料的大,而且两侧的油灯不知是用甚油料,依旧散发着微光;这一下,后面追着的十来条‘丧尸狗’一同包围了过来,再也逃不掉了。

    “别逼道爷我,不然——”李道士抹了把汗,扫了一圈,眼光一亮,将锄子一砸,倒退了几步,借着冲力往前一蹭;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刘翔、刘备、还有帮刘备跃涧的那匹的卢马通通附体了,一蹦三尺高,硬生生的拽住了墙壁上挂着的油灯,两条腿‘扑腾扑腾’的使劲,像只蝙蝠似的倒吊着,地狼见状,四条腿蹭着墙向上爬,扒拉的石灰乱溅,到底身高有限,距离道士的屁股至少还有半尺,狗嘴里喷出臭气熏得他菊花一紧。

    怪叫了半晌,见道士没有下来的意思,这群‘丧失狗’终于没了兴趣,绕了几圈,散了开来,脸色已憋的通红的李道士顿时一口气泻下,手一软,‘啪嗒’一声砸在了地上,背部砸的生疼,胸口的道丹‘滴溜溜’的一转,落在了拐角,连他都未有注意。

    “道爷我终于想起来今个儿是什么日子了,”李道士喃喃道,三月初九,六月初二,九月初六,十二月初二,一年四日三尸神在日,道气自绝,五行紊乱,宜入静室调理。

    道家禁忌众多,这三尸神忌日算是最为严重的一种,只要三尸未斩,无论何门何派的道士都需受此约束,凡此四日,内气外泄,几近于无,便是道行高深之辈,也与凡人无异,他这种低水平的家伙就更不例外了,而今天,就是六月初二!

    “这倒霉催的日子怎么正好在今天,这不完蛋了,”李道士艰难的爬起了身,屁股的口子还没有好全,如今腿又伤,腰又扭,简直是倒霉的不要不要。

    估摸着‘丧尸狗’还在外面溜达,也不敢发声,只好悄悄的往里面摸,既然两侧通风,理论上来说应该会有第二个出口,转了个拐角,忽然眼光一缩,只见上百具尸体躺在了地上,死状凄惨,看他们的打扮,应该是陪葬的工匠,尸体的中间还有一座法台,香案上摆了死猪头、鸭血、大肠,都是腥臊之物,这是活葬!

    “聚死气、抽魂魄、建人棺,我去,玩的这么大,这都没被雷给劈死!”李道士倒吸了口冷气,这肯定是老头子说的邪术了,手一摸,道爷我的丹呢?!

    猛的转过头,就见阴影之中,一个又丑又怪的女娃娃捡起那枚道丹,青斑脸抬起,‘啊呜’,一口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