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黑皮子小道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丑娘,准备吃早饭了,快点刷牙。【鬼门http://www.biqugezw.com/1_1219/】”

    丑女娃,哦不,现在应该叫做丑娘的小姑娘‘呜呜’的回应了句,把分过毛的柳枝从嘴里拿出,就着清水‘呜鲁呜鲁’,然后眼珠子转了转,一口气咽了下去,她不明白为什么每天早上都要拿一个树枝在嘴里乱捣,但她很听话,道士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颠颠的跑了过去,就见李道士掏出了两张大饼,眼光一亮,小嘴凑过来,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你慢点吃,别把道爷我的那份给吞了,不然揍你啊!”

    李道士头疼的看着她三嘴两口的就把一张脸大的烧饼吞进了肚,还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简直受不了,这家伙除了长相外,什么都好,就是一见吃的就变身,怎么也止不住,再这么下去,内裤都要当掉了,不,早就不穿内裤了。

    “好了,出发!”李道士没好气的开口。

    丑娘乖乖的用青布把她的脑袋和脸蛋遮住,道士说过,她长的太漂亮了,容易遭人惦记,虽然不知道‘漂亮’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打心底里她很喜欢,把几乎跟自己一样高的背包扛起,小跑着跟在了道士的后面,一步跟一步,她最近喜欢模仿他的行为,无论是什么样的动作。

    李道士斜了对方一眼,有这样一个人形行李架还挺不错的,不知是不是妖魔血脉的原因,这家伙的力气比他还大,正好留着干粗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管饭还是挺划算的。

    不过,道士暗暗算了一下,按照目前最低的消费水平,自己每天六文,丑娘每天六文,也就是十二文,一个月就是三百六十文,加上七七八八的生活用品,最近还给这小姑娘买了套衣服,当然是二手货,一个月最少半贯钱;按照他目前接活儿的速度,一个月两三次,每一次不过一百文,貌似收不抵支啊,如果不是他刚刚接了一单算卦的伙计,这个月都撑不过去了。

    “老天爷,你不要逼我,不然道爷我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有道是人穷志短,李道士的脑子里又开始打起了不好的主意。

    “恩恩,”丑娘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这是她继‘肉’字之外,第二个学会的词。

    本来二人还打算到湘城里逛一逛,怎么讲也是古代版的北上广,不过一打听,过桥费连同城门费加起来足要三十几文,顿时打消了这个主意;所以李道士穿越的半年里,除了路过几个小县城外,还真没去过什么大地方,没办法,山里来的,人穷见识短。

    日过午时,二人在官道附近的茶棚歇了歇脚,旁边坐着的都是些小商贩,或者是从乡下过来的,准备进城贩卖瓜果蔬菜的农人,其中一个开口:“从官道到平川县少说还有五十里路,卯时城门就关了,听说这地界儿不甚太平,虎窟山的贼人时不时就来打谷子,夜里在外面住宿实在不安全,我这批货又是值钱的皮货,很是担心。”

    “钱爷,没法子的事,除非走黑皮子小道,但是您又不是不知道,那里尽出怪事。”

    这话吸引了李道士的注意,他转头看了看,这钱爷是个土财主,一身绸缎,脖子上的金项链闪闪发光,旁边站着三四个朴刀杆棒的镖师,外面两匹大马板车,里面的东西用箱子钉住,不过偶尔能闻到些血腥气,应该是熊皮狐皮之类的玩意;而胖财主旁边,站着一位贼头鼠目,嗯,应该是账房先生一类的角色;在这个茶棚中,他们好大一块地,周围人都离的远远的,看起来对方不是好惹的。【愛↑去△小↓說△網w  qu 】

    “怎么碰上的都是这些鸟事!”土财主一边闪着扇子,一边抱怨道。

    “有问题,找道士我啊,”李道士目光一亮,嘴巴一扬,突然意识到,大生意来了。

    “阁下是?”土财主这才注意到,对面的这位青年似乎做道士打扮,道士?

    “小道乃青城第八代传人李长生是也,最擅长的本领就是驭使鬼神、镇魔招魂,对付的鬼怪妖魔不计其数,在四川的名气是相当的大,如今游行天下,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刚刚听说各位有些困难,古人云,道义者,便是道士最讲义气,见事不平,道爷我自然要出手相助。”

    “小道士,你有这本事吗?”账房先生打量着对方,一身修修补补的道袍,不足双十的年龄,油腔滑调的语气,除了不错的脸蛋外,貌似一无是处。

    “那必须的,”李道士当即掏出一张黄纸,绘了张镇妖符,在众人注目的眼神中,将手一搓,一团绿油油的火苗冒了出来,众人‘哇’的一声尖叫,有胆小的,直接坐倒在地,古人对于未知事物的接受力要远低于现代人,尤其是跟仙佛妖魔有关的。

    道士嘴角轻轻扬起,袖袍一挥,那火苗就缓缓的飞了出去,落在一处水面上,却并不熄灭,反倒是随着水波缓缓的流淌,如同青莲一般。

    “神仙啊!”

    “仙人再世!”

    “这、这是法术——”

    土财主与账房先生互视了一眼,神情都是一变,没想到这看起来穷酸的家伙还是有些道行的,土财主连忙站起身,恭敬道:“鄙人有眼无珠,没想到道长是会法术的,请坐,请坐。”

    几个镖师连忙搬来一张板凳,挤出了位子,供其坐下。

    “道长似乎很热?”账房先生见李道士额头上的汗珠都流了下来,忍不住问。

    “无事,刚刚动用了小小法术,阳火上升而已,”李道士面无表情的道,在他遮住的袖口里,两个水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你娘的,烫死道爷我了!早知道耍什么帅,直接一张符甩出去不就行了!’

    “道长知道我们要去何地?那黑皮子小道可是最近常有人失踪。”

    “放心,在小道看来,无非是鬼打墙、妖遮雾、山孤穴寡之类的地形而已,道士我早已对付不下百次了,”李道士胸有成竹的道,这时候不能虚,要挺着,哪怕刚刚所说的自己一次都没碰见过,但任谁都有第一次,练练不就行了,这叫营销,可懂?

    土财主终于松了口气,“原来道长早有准备,那咱们马上就出发吧,天黑就迟了。”

    “唉,”李道士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目露哀伤之色:“在下有难言之隐啊。”

    “哦?难道还有道长解决不了的事情?”账房先生应景道。

    “丑娘,你给我过来,实不相瞒,在一次铲除黑山老妖的行动中,我这义妹中了剧毒,面目尽毁,”语罢,把面巾一掀,那鬼神级的长相吓的几人面色苍白,毛骨悚然,“如今不得不靠药石治病,可是道士我身无长物,真是愧对把我养到大的义父义母啊!”

    “道长莫要客气,能帮的鄙人一定去帮,况且是救人性命呢,道长说吧,要多少银钱?”土财主目光闪烁,言不由衷。

    “唉,方外之人谈银钱,真是愧对三清祖师,但是真的没办法,古话说的好,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呐,嗯,这个数,”李道士先是伸出了五根手指,犹豫了下,又伸出了五根手指。

    “十贯钱?”

    “不,十两——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