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十五章 人蛇

第十五章 人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道士之所以这么有自信,是因为自从镇压了山魈和魑魅之后,《天青宝册》中又解封了一道符咒,而经过他这几天的琢磨,已经可以加入到实战套餐了。

        将黄纸一铺,摸出一杆羊毫笔,稍细的那一支,对付鬼类才需要用铁笔,而这一次显然不是,举重若轻的一甩,专心致志的开始绘符,任凭附近的雾气越来越浓,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符的结构分为符头、符身、符胆、符脚,而这一次要绘制的符类,各种要素都要齐全,符头并非三点,而是三撇,口中念叨“三台生我,三台养我,三台护我,”即是三台星君——城隍、土地、祖师。

        符身为四个古怪的篆字——道、路、无、通,这四个字皆用重笔硬画,无一撇一捺,这道符属于直线符,代表着刚烈的气。

        符胆又称符窍,乃一符之精华,是近些年符咒才有的结构,一般而言,符窍是隐藏在符身之中,需要天赋异禀的道门晚辈才能领悟的出,正所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它跟符的形态无关,讲究的是画符者的胎息内炼功夫与道德的修持,精、气、神汇聚即为窍,但随着符咒的简易化,这种老牛鼻子称之为‘投机取巧’的方式也成了主流,此符的符窍为罡十书——‘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天罡。

        至于最后的符脚是日月星君,一般非祈骧、捉鬼、收妖之符,多用其收尾。

        笔停咒停,浑身都是汗,刚刚连制了五道符,再加上这一道,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夜六次郎的压力,好在自从升级之后,阴阳气的效果至少是普通内气的三倍,若是以往,两张符估计就要趴下了。

        放眼四顾,雾蒙蒙的一片,隐约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一轻一重,一重一轻,好似敲打在几人的心间,制符的时候几人不敢打扰,现在一个个的都围了过来,身子跟打摆子似的,就连拖板车的两匹马也都叫个不停,若不是两个镖师压着,早就挣脱绳子奔出去了。

        “让开让开,别影响道爷我发挥,”李道士不耐烦的道,深吸了一口气,两手并八卦指,分别夹住符的前后一寸,此乃破煞有力之指,在指法之中,它的使用范围最广,适用于各种法事。

        “太阳正照,阴晦当衰,飞符前路,剪除妖氛。敢有妖孽,断踪灭形。神威到处,食鬼****。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将符一甩,随着符的飘动,一道光线从雾气中张了开来,辄而扩大,山石、污泥、草木重又现了形,这便是开道咒的作用,在雾障漫天或是鬼打墙的关头,显出真实的道路来。

        这下不用多说,土财主和其中一个镖师翻身上马,另几人则挤在了装满货物的小板车上,虽然已经严重超载,木板‘嘎吱嘎吱’直响,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关心的想法,包括狗腿子似的账房先生,这批皮货再贵,赚的钱也是土财主的,跟他们又没有关系。

        两匹矮骡子马受了环境的影响,撒欢也似的往前跑,硬是跑出了宝马的速度,颠的几人屁股又疼又麻,正头晕眼花之际,一道青影猛的扑了过来,把一个镖师扑翻在地,那镖师也算是有些身手,倒地一个翻身,朴刀干脆利落的斩在了对方的身上,刀锋与对方的皮肤摩擦,却发出切皮革一样的声响,趁着这个空隙,李道士看清了对方的模样,脱口而出:“人蛇!?”

        对方那碗口大的尖嘴已把镖师的整个头都包了进去,猩红的舌头像是红盖头一样把他的脸面包裹住,缓缓的吞咽了下去,李道士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不仅是这恐怖片一般的场景,《神机鬼藏》的记载中,这怪物是群居生物。

        人蛇者,长七尺,色如墨。蛇头、蛇尾、蛇身,尾长尺许,人手人足,长三尺。人立而行,出则群相聚,遇人辄嘻笑,笑而已即转噬。

        就在几人都快要晕车的关口,透过层层叠叠的林木枯叶,城墙的光景若有若无的显了出来,平川县快到了!

        然而好事多磨,这一段路却是最颠簸的,丑娘身轻体弱,艰难的扒在木箱子上,在一个拐角的急转弯,终于忍不住手一松,倒栽了出去,消失在了老林之中。

        “我靠,停车!”

        土财主冲耳不闻,倒是马鞭耍的更欢了。

        “你娘的,信不信道爷我一张符劈死你!”李道士恶狠狠的道。

        “道长,像这种丑陋的小女娃,人市上顶多几贯钱,何苦为了她耽误了我们大家的性命,”账房先生假模假样,其他人也纷纷劝了起来。

        “靠,那是道爷的不动产,说放弃就放弃,开什么玩笑,你们不救是吧,把讲好的钱给我,道爷我自己去救,”果然是屁股决定脑袋,这一下轮到李道士鄙视他们没有同情心了。

        “李道长,咱们的约定,可是在到了平川县后,这护镖的事才算结束,没道理提前结账,况且这皮货卖不出去,鄙人手上也没有现银啊!”土财主貌似无奈的道,肥脸满是找抽的模样。

        “你、你大爷,”李道士气的双目瞪圆,理是这个理,但道爷是讲理的人吗?一时间杀人越货、埋尸分赃的念头在脑袋里飞速的盘旋,然而抬头一看,青天白日,这事要是干了,十有九八一道雷就会劈下来,顿时怂了,“好,算你们狠!”

        “道长,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东家要为大局着想,”账房先生抚了抚两撇鼠须,一脸的道貌岸然。

        “哇,你讲的好有道理,”李道士气极反笑,趁其不注意,一黑脚就踹了过去,直接把这老家伙踢下马车,紧接着自己就跳了下来。

        账房先生来不及跟道士计较,一瘸一拐的,边跑边喊:“东家,钱爷,你等等我,快让老朽上车,您别跑啊!”

        车上的身影在雾气之中飞快的消失了,半点都没有减速……

        “唉,没办法,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东家要为大局着想,”李道士阴阳怪气的重复了句,紧接着比划了根中指,气哼哼的朝着丑娘掉落的方向走去。

        “道长,道长,你也等等我,等等老朽!”老家伙一点也不害臊,晓得在这个鬼怪横行的地界,道士是保命的唯一保障,功名都没考上,要气节有什么用,他自我安慰的想,腆着老脸就蹭了过来。

        “道长,老朽一见到您就觉得你是那种道行高强,为人正派的道术大师,就冲您刚刚的表现,更是盛名之下,没有虚士。”

        李道士嘿嘿一笑:“才发现啊,晚了。”

        “不不不不,一点都不晚,正所谓亡羊补牢,尤未晚矣。”

        “你个老书呆,道爷我问你,我长的帅还是孔夫子长的帅?”

        “这——”

        “不回答是吧,走走走,离我远一点,不然道爷一张符震死你!”

        “您帅,当然是您帅!”

        小的没节操,老的不要脸,两个人混在一块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李道士被马屁拍的舒坦了,也就不计较老家伙刚刚的闲言碎语,反而看对方顺眼了起来,账房先生见状一喜,刚准备再加一把力,就见李道士往地上一蹲,鬼怪出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