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跑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道长,有鬼?”

    “不,我鞋带掉了。”

    账房先生刚松了口气,就见不远处一只人蛇在地面上滑行着,青色的皮肤、猩红色的眼珠,还有那几乎咧到耳后跟的嘴角,浑身都充斥着诡异的感觉,最重要的是,手上提着的那道弱小的身影。

    “等一下你去勾引它,我在后面偷袭。”

    “它要是把老夫吃了怎么办?”

    “放心,我会帮你报仇的,”李道士一脸认真。

    “道爷,这事儿太危险了,老夫恐怕做不来,”账房先生哭丧着脸。

    “嘿,你怕它难道就不怕道爷我?搞的我脾气很好似的,别以为我尊老爱幼啊,干不干,不干道爷先用符把你定住,再把你丢出去!”

    经过一番‘友好’的协商后,账房先生颤颤的站了出来,哭丧着脸叫道:“你这孽畜,还不把娃娃放下!”

    人蛇转过头来,瞳孔中露出危险的神色,从嘴里挤出三尺的舌头,甩了甩,就像是死人用来上吊的红绫,尾巴扫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如白驹过隙,蛇的游动本就很快,何况还是蛇妖,而且这家伙的物理防御力貌似挺高,在游戏之中,又是肉盾、又加敏捷,这种怪向来难打。

    账房先生再也不子曰了,拔腿就跑,两条腿如同细细的筷子,跑的姿态则像是鸭子,两口大袖子甩来甩去,心里又怕又怒,也恨极了那个道士,但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眼见后方风声越来越紧,闭上眼就嚎了起来:“道长,救命啊!救老夫一条狗命吧!”

    “叫什么叫,吵死人了!”

    当他回头的时候,就见李道士弹指如弓,在阴阳气的作用下,指甲泛黑,射出的符像是飞镖,足有两丈远,这是用符的小技巧之一,他最近才琢磨出来的,原理跟弹弓差不多,能加快符的速度和射程;当然还有更高级的,如空中绘符、五行出符法、兵符术、掌中符,按照师傅老头的说法,能够把符的威力增大数倍,并附带五行伤害,当然了,这就不是靠小聪明能练出来的,需要有秘法道诀。

    人蛇的速度太快,一开始十符九空,但只要有一张镇妖符贴在它的身上,黄光一闪,速度就减了两三分,恶性循环之下,这妖怪很快就被定住,蠕动的皮肤上足足贴了十来张纸符,把它的妖气镇在体内,只剩下两只竖瞳时不时的转上一圈,“哼哼,道爷我当年读书的时候,可是被称为弹弓小王子的男人。”

    “道长你吓死我了,”账房先生差点没被吓哭,两撇鼠须都无力的拢拉着。

    李道士没理他,丑娘正陷入了昏迷之中,不知道她这个石头脑袋又撞在了哪个旮旯里了,连忙又是捶胸又是掐人中,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紧张这个小怪娃,莫非是道爷的父性泛滥?还是五姑娘用多了之后的报应?

    好在这个小姑娘命硬,没一会儿功夫就睁开了眼,那双又大又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这个部位是她脸上唯一的优点,只不过大多数人已经被她那鬼神级别的长相震倒,没被吓晕已经算是有定力的了,谁还会注意她的这双眼。

    “肉。”

    “很好,脑子还没坏掉,”李道士欣慰道。

    “道长,你看那边!”账房先生身子一抖,身子像是鸵鸟一样蹲了起来,只见在他所看的方向,十来条人蛇又游了过来,尖笑声回荡在林中,就像是夜枭的喊声,又阴又哑,其中一个手上还拿着两只麻雀往嘴里塞,血水和羽毛不断的从嘴角流出。

    “你娘的!”李道士也缩卵了,乖乖蹲草丛里,道爷的阴阳气又不是白开水,要多少有多少,在刚刚的爆发中,早就耗的一干二净了,况且一窝怪一起上,哪有时间给你制符,单挑都成问题的时候,就不用提群殴了。

    当年看动物世界的时候怎么说来着,蛇类貌似都是近视眼,只靠蛇信子去辨别事物,这似乎同样也适用于人蛇,不然怎么解释这些家伙们一点都不在意远处那只被贴满黄纸符,一动不动的同类,一想及此,连忙到处收集树叶,尤其是味大的那种,把它们的汁水挤了出来,也不嫌脏,飞快的抹到自己和丑娘的身上,不一会儿功夫,浆洗的还算干净的道袍和粗布小袄就变成了迷彩服,账房先生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但估摸着应该是好事,不然这道士不会不叫上自己,便照葫芦画瓢,依样做了起来。

    这样做的好处便是当他们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人蛇的视线之内时,也基本上被无视之,不过也不是没有碰到过危险,这些蛇妖对于声响有着相当强的敏感度,百丈之内,树叶落地,都能听出是什么声音来,所以当李道士一不留神踩断了脚下的一根枯枝时,整窝人蛇都出动了,如果不是溜的快,早被啃成骨头了。

    “呼,呼,真他娘的惊险,要不是道爷我脾气好,回头就收拾这些小屁蛇,”李道士虎死架不倒,脸肿依旧装。

    “道长你也太不小心了,那妖怪的耳力何其敏锐,万一被抓到了,你这不是找死嘛。”

    李道士的脸面挂不住了,“呦,老书呆你现在牛气起来了,刚刚怎么不说,要不是道爷我带着你,你不早被请去吃蛇羹了,现在怪道爷我,你这不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么。”

    账房先生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家伙讽刺人的时候,完全不分男女老幼、长辈晚辈,一点都不符合当今的世道作风;他也不是没见过为官为富之辈,但他们心里便是再怎么想把对方挫骨扬灰,表面上总是客客气气的,哪像他,简直是半点不留口德。

    “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老书呆,你可知道这路该怎么走?”李道士放眼四顾,三个人一通乱跑,早就偏离了黑夹子小道,如今腐木烂叶铺盖在地,层层叠叠的枝桠张开,太大,太密,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还夹杂着老林里特有的腐烂气体,闻多了头晕。

    “应该是往这边走,老夫有点印象,”账房先生摸着两撇胡子,毕竟是当地人。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李道士拎起了对方的衣领,“你娘的,有道是老马识途,你这老书呆居然连匹马都不如,兜兜绕绕的,又把我们给带回来了,知不知道深林多虎狼,要是碰上了,别怪道爷我怒卖队友,你这条老腿应该跑不过我们吧。”

    “别、别道爷,我们是一伙的,您——”老账房也是抹了把汗,心有些虚,这路比想象中的要绕啊,真要遇上了野兽,这种事道士绝对是做的出来的。

    就在这时,李道士的裤脚被丑娘拉了拉,这个一直不说话的小姑娘向后指了指,只见在林叶的缝隙中,炊烟袅袅的升起,有个村落?

    “还是丑娘眼神好,天都要黑了,真是瞌睡送枕头来了,”李道士喜不自胜,心里已经在琢磨怎么让人家收留自己一晚,让丑娘卖萌,不,绝对会把人家吓死的,或是让老账房装可怜,嗯,这个可以有,不过老家伙面目可憎,一脸狗腿子样,把腿敲瘸了会不会效果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