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莱霞里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昏暗的天色,树林上偶尔‘扑棱’出一两道黑影,乌鸦,或是夜枭,老林如同黑黝黝的大洞,藤蔓和树枝变成了伸出的鬼爪,正从四面八方摸了过来,李道士的脚下一绊,差点没摔个大马趴,这是他加快脚步造成的。

    “你娘的,大晚上的老林子怎么这么恐怖,道爷我可是专门对付鬼怪的人,怎么也渗的慌,”李道士嘀咕道,这种阴森不是妖魔鬼怪造成的,而是因为压抑的环境,就像是把你放在一个封闭的密室,身手不见五指,那种寒气从你的后背冒出,是人体的自然反应。

    “到了到了,”账房先生估计也是同样的感觉,跑的比谁都快,连李道士的断腿计划都没来的及实施。

    雾气蒙蒙之间,土屋、草房、木栅栏,村口还摆了几个灶台,锅盖捂着,旁边的架子上拴着一口剥了皮的老肥猪,脂肪和肌肉组织都暴露了出来,血水点点滴滴的流在了摆在下面的碗里,这猪刚被捕猎的?李道士暗想。

    “有人吗?老夫和同伴想要借宿一晚,不知哪位好人家愿意收留我们,银钱不是问题,”账房先生叫道,作为一个师爷般的人物,在这个年代也算是白领阶层了,只不过他的长相和性格往往让人忽视掉这一点。

    “你们找谁,”从死猪的后面走出一位老妇人,脸上的褶皱像是老柿子皮,三角眼无神的吊着,手上端个碗,碗里是刚刚切下来的半块猪肉,鲜血淋漓的,老手颤颤,似乎随时都要掉下去。

    “那个,老人家,我们是老林里迷路的客人,想在这里借住一宿,不知可否?”账房先生咽了口吐沫,道。

    “借宿?”老妇用诡异的眼神打量着这三人,好半晌才道:“跟我来吧。”

    看着对方颤颤巍巍的身影,李道士本能的感到一丝不安,问道:“老人家,你们村里的其他人呢?”

    “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

    “那你怎么不睡?”

    “我喜欢吃晚食。”

    四人来到村东边的一个茅草屋子,‘吱呀’一声,老妇推开了半扇破门,屋内仅有一屋一桌,大锅架在门口,零星的火苗摇曳着,作为唯一的火源,给这幽暗的气氛中加上一点光亮。

    李道士几人在她的安排下换了身干净的外套,材料似乎还是绸缎,这村里人这么有钱吗?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老妇的三角眼扫了一圈,不知何故,竟对一直默不作声的丑娘产生了兴趣,“好可爱的娃娃。”

    语罢,竟要伸出手来摸她的脸蛋,丑娘下意识的躲在了李道士的身后,通过触感,竟能感受到她的身子在微微的发抖,她在害怕?

    大概是被拒绝了,老妇的表情透着一丝不愉,转过了身,从床底掏出了一碗米,道:“我在外面给贵客们煮饭。”

    “道长,我怎么觉的这地界有点不对劲啊?”账房先生等对方走后,小声的问。

    “老实说,我也觉的古怪,”李道士拍了怕丑娘的头,提声道:“老人家,你们这村落叫什么名字?”

    “莱霞里。”

    “这名字我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账房自言自语道。

    不一会儿功夫,老妇就端来了几盘菜,分别是韭菜、猪肉、花生米,不知为何,菜色虽简易,但做的分外的诱人,账房先生已经忍不住用手拈了起来,吃的是兴高采烈,李道士忍耐不住,刚尝了口猪肉,就被丑娘悄悄的用手拉住,用力的摇了摇头,难得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李道长,你快来尝尝,这老妇的手艺绝对是一绝,又香又脆,猪肉更是入口即化,美味的很。”

    见对方吃的欢,老妇挤出了一丝笑容,道:“饭还蒸着,我去瞧瞧。”

    李道士的眼珠子转了转,丑娘今个儿的状态分外反常,而且这破村子怎么瞧怎么不对劲,死猪、老妇、新衣,悄悄的走到门口,透过窗户一看,除了锅灶还亮着外,老妇已不见了人影,连忙走了出去,掀开锅一看,喷香的大白米饭,又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正失神之际,手上无意识的扫到了火苗,连忙一缩,忽然一愣,他居然感觉不到丝毫的热意,拿出根木柴一看,通体黑色,摸起来又软又滑,有点像是人的肤质,脑袋里迸出一个词,鬼木?

    鬼木是一种生长在阴间的木材,在人间相当罕见,而它的作用便是吸引孤魂野鬼,供其有一方栖息之地,所以这里是——鬼村?

    连忙把锅灶里的木头扫了出来,把这鬼火熄灭,再打开锅盖一看,里面哪是香喷喷的米饭,分明就是麻花花的大白蛆,在锅里翻滚,害的李道士胃部也是一阵翻滚。

    “别吃了!”李道士连忙赶了回去,一把把桌上了锅碗碟掀翻,这些韭菜、猪肉也回恢复了原形,分别是霉烂的手指头、脚趾头、人皮,账房先生惨叫一声,当即大吐特吐,原来刚刚吞下去的尽是人的各种部位,连胆汁都吐了个干净。

    “别忙着吐了,这里面住的全是孤魂野鬼,等逃出去了再让你好好吐,”李道士的嘴角抽了抽,人倒霉起来喝口水都塞牙,好不容易找到一落脚之地,还是鬼村,这玩意在人间绝对罕见的,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走了!”

    李道士架着快要晕过去的账房,刚冲出了门,迎面就撞见了这家的老妇,此刻正以诡异的眼神望着他:“贵客往哪里去?”

    “他肚子不舒服,我带他去茅房,”李道士随口应付了句,脚步不停,直接绕了过去,大多鬼类在死时都昧了灵智,只凭本能做事,所以对于鬼的盘问,能说假话时切莫说真话,不然就是找死。

    三人自然不敢当着老妇的面跑出村子,好在鬼村里屋子不少,七折八绕之下,很快就躲进了一个土屋里,这屋子空空荡荡的,什么家具物什都没有,而其他的屋子里都亮起了绿火。

    “道长,怎么办?”

    “我他娘的怎么知道该怎么办?马上就到午夜十分了,这个时候的阴气是最重的,先熬过去再说,”李道士阴沉着脸,他的阴阳气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对于这些鬼魂来说,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门口那口猪——”

    李道士同样注意到了,这哪里是猪,分明是一具倒吊着的人尸,一想到自己刚刚吃的猪肉很有可能就是从对方的尸体上刮下来的,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至于账房先生,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面目呆滞、手脚冰凉。

    “咦,居然有三个外人?”

    正当三人紧张的关头,一道娇柔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李道士赶紧回头,只见一位红纱女子正站在后面,长的妩媚动人,粉颈像是含露的荷花,肌肤更如桃儿一般的饱满,但都比不上她的那双桃花眼,似乎带着烟雨朦胧中的水汽,正袅袅的走来。

    “你是人是鬼?”果然是美色壮人胆,刚刚还要死不活的账房先生眼神顿时一亮。

    “废话,”李道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哦,你认得奴家?”

    “身上一股子野狐气,狐妖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