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十八章 虎姑婆

第十八章 虎姑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嘻嘻,道长,你既然猜出了奴家的身份,可要斩妖除魔?”

        “不,道爷我对不赚钱的活儿向来不感兴趣,再说了,我除你?现在是你除我吧,姐姐。”李道士无可奈何的道,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

        “你们想要逃命,奴家倒是有一主意,那老虔婆吃人的时候会睁开第三只眼,那便是她的要害,你们只要把她刺瞎,奴家就保证你们出得了这个莱霞里,”狐狸精媚笑道。

        “不干,那老妇的道行太高,连我都看不清虚实,对付她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这可由不得你们,难道你们以为还能逃的出去吗?”

        话音一落,三人身上的绸缎同时变化,化作了一根根粗绳,把三人栓了个通透,与此同时,大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撞飞,老妇‘喋喋’怪笑的走了进来,“三位贵客怎么去了那么久,老妇的饭已经热了好几次了。”

        “猫婆婆。”

        “是你,骚狐狸!”老妇一见这狐狸,眼现怨毒之色,尖叫一声,脑袋变化成了猫头,身上也长出了淡黄色的猫毛,两只老手一挥,一团绿光就打了出去,这是她收集野坟中的磷火与本命妖火凝练而成的碧磷妖火,善污生灵,沾之则不灭;狐狸精见状,面色也变的凝重了起来,两只莲花小脚微微一摆,红纱裙中钻出了三条粗大的毛尾,往前一扫,一团红雾乍现,二者交锋不过数个回合,整栋土屋炸开,余波冲的三人像是滚地葫芦一样,看这表现,两个妖怪的道行至少也有百载。【愛↑去△小↓說△網w    qu  】

        “虎姑婆,”李道士嘀咕了一句,他之前一直以为这老妇是个鬼类,看来还真是小瞧了它;虎姑婆,猫首人身,食幼童,常出没于岭南一带。

        “骚狐狸,你一直惦记着老妇的内丹,就不怕被老妇反夺了你的媚珠?”狐类成精,修炼的是她尾处的一颗珠子,也就是所谓的媚珠。

        “猫婆婆好大的口气,奴家可不是那些任你摆布的娃娃,”狐狸精玉指一点,两条长绫就飞了出去,包裹住已经快要炸毛的老虔婆,两个妖怪互相拼起了道行,一时间飞沙走石,黑雾弥漫,‘嗡嗡嗡’的声响传遍整个村子,一盏盏幽火飘了出来,而在火光所在,孤魂野鬼的身影若影若现,呜咽之声不断。

        李道士倒是想要逃走,只不过越是乱动,身上的绳子就越缠越紧,几乎勒到了皮肤里,而随着震天的一个大霹雳,二者似乎分出了胜负,虎姑婆所化的老妇略有狼狈的落下,手上则提着一只红色皮毛的狐狸,原本的三条尾巴断了两条,绒毛散乱。

        “好啊好,今个儿正是大喜的日子,不仅有娃娃送上门来,这只骚狐狸也被老妇弄上了手,今日老婆子我要大开鬼席,开锅,下火!”

        随着老妇怪戾的声音响起,村落口的十几处大灶同时掀开了锅盖,一个个七窍流血的人头摆放在其中,正‘嘎嘎嘎’的奸笑着,虎姑婆将那狐狸身子往里面一丢,大锅随即合上,发出‘咕嘟咕嘟’的蒸煮声,各种鬼哭狼嚎的声音纷至沓来。

        至于李道士三人,则被带到原来的屋内,随意丢在角落里,虎姑婆轻轻一推,床下显出了个大洞,老家伙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其中。

        “完蛋了,完蛋了,”账房先生已经被吓的精神失常,裤裆都湿了开;而李道士虽然不像他那样的夸张,但也心若死灰,反倒是丑娘,身子在地上扭了一圈,转到了唐龙的身边,瞪着大眼珠看着他,一脸的无辜。

        “看什么看,早知道道爷就不把你带出来了,不然还能多活个几天,”李道士叹了口气,自己的青城派发财大计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么,真他娘的穿什么越,这种高难度的活动是自己这种普通人能玩的开的吗。

        “不怕,”丑娘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憋出了这两个字。

        “呦呵,不错嘛,会说第三个词了,有进步,剩下的话下一辈子再学吧,”李道士苦中作乐道,不知是不是相处的久的缘故,这个小姑娘脸上恐怖的青斑都减轻了不少。

        ‘怎么,青城派的道士就这么点出息,奴家还以为他们每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男子呢。’

        李道士一愣,随即心中一喜,是那个狐狸精在说话。

        ‘奴家的肉体正在被炼化,现在残存的只是一道神念,可还记得奴家刚刚的话语?’

        “虎姑婆的要害在第三只眼上。”

        ‘没错,奴家故意和她以命搏命,将她打成了重伤,现在这老虔婆必然急需血食,而在她吞食孩儿的时候,就会露出她的要害,那便是她毙命之时!’

        李道士不由得不信,只是这个狐狸精为什么会选择自己?

        大概是猜出道士所想,狐狸精又道:“奴家跟你们青城派倒是有几分渊源,我家祖奶奶曾经与你们派中的一位前辈相恋百载,只不过那位前辈为了升仙得道,毅然决然的斩断了情丝,害的我家祖奶奶郁郁而终,你说,奴家与你到底是友人呢,还是敌人?”

        “哈哈,现在自然是同一战壕的队友,只是道爷我现在身子被缠住,怎么帮你?”李道士干巴巴的一笑,问。

        “放心,奴家有海底秘银练成的簪子,锋利异常,只需轻轻一划,就能把你这妖绳解开。”

        话语一落,李道士的手上一凉,多了一个冰冷的玩意,正在这时,床底的洞口有张了开来,阴风大起,三人随即被吸入其中。

        那是个十丈方圆的内室,中间被掏出了一座血池,老妇已经彻底化作了原形,猫首人身,血红的毛嘴里冒出两颗尖牙,正盘膝坐在血池的中央,在她的身边冒起了大大小小的气泡,都是她发功疗伤所致,不一会儿功夫,血池就干了一半,虎姑婆睁开竖眼,看向丑娘的眼神充满了贪婪。

        “小女娃,本来老妇是打算先好好疼疼你的,可是那只骚狐狸把我打成了重伤,只好借你的血一用,”话音一落,丑娘就被摄了过去,肩膀被两只老手钳住,任其百般挣扎,都抵不过对方的怪力。

        虎姑婆变态的一笑,一口咬在了丑娘的肩膀上,‘滋滋’的声响从她的嘴巴里冒了出来,两只三角眼都愉悦的弯了起来,而与此同时,额心微微的鼓起,一条竖缝缓缓的张开。

        丑娘露出难受的表情,面色变的越来越苍白,很想转过头,看向李道士的方向,可是却力不从心,脑袋渐渐的歪了起来。

        ‘你娘的!’

        ‘别激动,老虔婆还未到最关键的时刻,现在去就是送死。’

        ‘放你娘的屁,丑娘是道爷我罩着的,她要是死了,道爷我的面子往哪里放!’李道士挣扎着爬了起来,一口气冲了上来,银簪子恶狠狠的往对方的脑门上插去,虎姑婆微微一愣,还未缓过神来,簪尖便挤进了一半。

        正如狐狸精所说,虎姑婆的第三目还未彻底的张开,簪尖被脑骨卡住,寸进不得,对方伤而不死,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伴随着滚滚的妖气扑面而来,李道士一声不吭的被掀翻在地,动也不动,仿佛是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