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平川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蠢货!”狐狸精怒斥一声,化作了一道虚幻的人影,往虎姑婆扑去,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灭掉对方,夺回肉身,她这道神念也存活不了多久,两个妖怪复又厮打在了一起,反倒是奄奄一息的丑娘没人在意了。【愛↑去△小↓說△網w  qu 】

    丑娘呆呆的看向李道士的尸体,心里很痛很痛很痛的感觉,就像是大狼们再也站不起来了,不,要更加强烈,在她心目中,土狼和她毕竟不是同类,而他不同,他是自己的同类,能和自己分肉吃的同类。

    一道道血丝从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上跳了出来,配合着恐怖的长相,简直如鬼物附身,伴随着表面的变化,一股股热气从她的小腹冒了出来,当日的那半枚道丹的药力终于开始了消化。

    “骚狐狸,亏你机关算尽,却耽误了自己的性命,想要杀老妇,简直是痴心妄想!”虎姑婆狞笑道,此刻她披头散发,黑血满面,但双手掐着狐狸精的玉脖,使得对方的身影越来越黯淡,几乎凝不成形状。

    “嘿,哈,祖母——”狐狸精开始陷入了自己的记忆,记忆之中,祖母那张慈祥的脸渐渐的枯老了下来,变成恶鬼的模样,不停的挣扎,最终还是沉入了地府,不,她不要死,她还要当神仙,她要长生不老!

    “啊!”虎姑婆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原来不知何时,丑娘爬到了她的后背上,牙齿扯下了一块肉,竟是直接吞了下去,然后埋在伤口处大口大口的喝血,随着血液的流逝,虎姑婆的力量也越来越弱。

    “不,不会的,这怎么可能,我的精气神,我的法力,娃娃滚开!滚开!”她踉跄了几步,用爪子狠狠的揪在对方的后背上,挠出一道又一道的划痕,有的甚至深可见骨,然而丑娘仿若无知一样,就像是挤进血管的蝗虫,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份力量,去吸食,去吞噬,她要让自己的痛苦千倍百倍的还给对方!

    狐狸精艰难的睁开了眼,以神念入簪,这一招还是当年那个青城派的长辈传给她的祖母的,锋芒一闪,‘咔嚓’一声,簪尖从虎姑婆的后脑勺挤了出来,滴下了最后一滴血水,这个老虔婆的表情一僵,从脑门的那道缝隙开始,整个脑袋一分为二,像是被剖开的椰子壳,直窜出一股股黑浆,这个百年大妖,终于死在了几人的围攻之下。

    “哇——”丑娘看着倒地不醒的李道士,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啦啦’的落了下来,一点一滴的溅在了道士的脸上。

    狐狸精从虎姑婆的腹部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黄丹,也不嫌脏,直接吞了下去,脸上露出了十分愉悦的表情,只要消化了对方的百年道行,自己的功力必然会大进一步,不仅是断了的两条尾巴,说不定还会再长出两条来,九尾妖狐,九尾才是她的完全状态,传说之中,只要长出了第九条尾巴,就代表着她脱去躯壳,化作妖仙。

    眼光扫在了痛哭的女娃身上,却注意到了相较于其他部位的丑恶,她的脖颈透着白玉一般的光泽,居然是天生石女,你倒是好运气,居然能有这等神物跟随,只是倒霉的碰上了奴家而已,青丘狐专克男子,这是宿命,狐狸精看着对方的尸体,默默的想。

    “咳咳,什么玩意,天上下雨了?我说丑娘你哭啥,道爷我不就克扣了你几顿饭嘛,用的着这样?”突然,李道士睁开了眼,嘿嘿一笑。

    “你居然没死?”狐狸精同样瞪大了眼珠。

    “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道爷我注定是长命百岁的人物,怎么会死在这个破地方,”李道士艰难的解开上衣,从胸口处掏出了本书册,正是《天青宝册》,自从他意识到这本书上封印的先天禁法可以用来防御时,就一直贴身携带着,结果果然又救了自己的性命,道爷正不是一般二般的有先见之明。

    “哼,道士你既然没有受伤,为什么在刚刚的斗法中一点忙都不帮,”狐狸精柳眉倒竖,责问道。

    “喂,姐姐,咱又不是你们这种皮糙肉厚的妖精,道爷我娇嫩着呢,打不过自然是要装死了啊,再说了,这不还有你嘛,”李道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你——”狐狸精也是被他给气到了,身形一转,直接消失不见:“没想到幽幽青城,竟然出了你这种无耻之辈,真是让奴家我大开眼界,看在你之前还算有点良知的份上,不妨告诉你,这莱霞里的孤魂野鬼没了老虔婆的镇压,即将暴动,你们如果现在不走,马上就走不了了。”

    “我靠,狐狸精姐姐,不是说好带我们出去的嘛,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李道士急的跳脚,不过却不忙着逃命,反倒是在四周摸索了起来,嘀嘀咕咕:“这虎姑婆怎么也算是个小boss,好不容易干掉,不会真的一点装备都不出吧?”

    “咦?”在血池的深处,李道士摸到了一个石盒子一样的玩意,连忙打开瞅了一眼,口水差点没流出来,最少是五百年生长的鬼木,不仅珍贵,用处可是大了去了,真是结局圆满。

    午后的日光照在了官道上,李道士正纠结的看着面前的账房先生,只见他一本正经的道:“既然道长与老夫不曾认识,那便就此别过吧,听说我那东家现在正在平川县,后会有期。”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李道士咂咂嘴,“这个老书呆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啊,算了,不管了,反正跟道爷无关,对吧丑娘?”

    小姑娘哼了一声,气鼓鼓的别过了头,自从知道这家伙装死以来,她就再也没理过他。

    “嘿,还跟道爷我置气,”李道士眼珠子一转,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鼓鼓的荷包:“不过失忆也有失忆的好处,比如说——钱包忘了拿了,这可不是我偷的啊,道爷我是在无人认领的袍子中拿到没人要的银钱,这些钱可以用来干什么呢,可以用来吃油嫩爽滑的红烧肉,还有香飘半里远的粉蒸肉圆、口感爽到暴的酸辣鱼、白斩鸡、狮子头,有了钱买食材之后,道爷的手艺你还没见过啊,丑娘?”

    小姑娘立刻转过了身,两眼放光,喉咙吞咽了下,张口就道:“肉,吃肉。”

    “哈哈哈哈,这年头,什么样的小娘用钱搞不定,”李道士****的笑声回荡在官道的两侧。

    平川县是一个中等的县城,近五百户人家,酒楼、食店、果子脯、裁缝铺、鱼店、肉铺、坟典书肆、棺材铺倒是一应俱全,除此之外,县太爷的官衙置于东北角,此刻,在县衙之中,这位年龄刚过30的赵县令正发着愁。

    “那位新上任的河道都督万大人是二皇子的人,素来贪墨无度,便是孝敬了银钱,本官也实在担忧对方是否会狮子口大张,万一有御吏弹劾,本官担心这顶乌纱帽恐怕不保啊。”

    “大人稍安,有道是苍蝇不订无缝的蛋,只要把乡粮征收上来,咱们就没有被那位大人讹钱的借口了,现在关键是,怎么去找真正有修行的和尚道士,收拾那些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