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告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县门楼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百姓,那守门的几个衙役无可奈何的看着眼前的道士,正在胡搅蛮缠之中。

    “五十文,开什么玩笑,道爷我是方外之人,你跟道爷收过门费,你怎么不跟菩萨要场地费啊?收也就罢了,你还加收,我敢给,你敢要吗?”李道士怒气冲冲,本来要是按原价的十文,他给也就给了,但是这守门的衙役见两人是外地来的,想要讹上一讹,没想到这道士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硬是把事情给闹大了。

    “甭管你是什么破道士,先跟我在牢里滚一遭再说,”马三怒道,他就是那个讹人的衙役,如今见对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别怪他马爷心狠,有道是县令贪财,皂吏欺民,这衙役就是属于古代城管一般的人物,真要狠下心来,平头百姓谁也不敢触他的霉头。

    语罢,往道士的衣领揪去,李道士二话不说,掉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嚎:“快来人啊,官吏打人了,快来人啊,有小官儿欺压平民了,救命啊!”

    他倒不是非得把事情闹大了不可,只是估摸着这古代的官儿就跟现代的一样,都是怕惹了众怒,说不得闹一闹连费用都能免了,再说了,自己又不是无理取闹,对方确实有讹人的动机,这古代的衙门口他还没进过呢,正好看一看,敲敲鸣冤鼓,看看效果如何。

    “你小子有种别跑!”

    道士走了数千里路,别的不说,腿力是练出来了,门口的几个衙役作威作福惯了,尤其是马三,一身子膘子肉,没跑几步就哼哧哼哧,但依旧发着狠,在这平川县里,除了几位大老爷外,还没有人敢触他马三的霉头,这个外地人,先把他弄个半死再说。

    ‘不是吧,还追,’李道士感到有点失算了,这年头的衙役门吏都是代代相传,有些土霸恶吏可是连上官都敢欺骗的主儿,更何况是对付他这个外来人士,弄死弄残了都没人关心,‘噌噌’两声,两个衙役直接拔出了刀子,一脸的凶狠。

    “我靠!”李道士咽了口吐沫,这玩的有点大啊,连忙施了个眼色给围观人群中的丑娘,意思是随时准备跑路。

    “等一下!”

    李道士连忙左右望去,心里在想,‘是谁在说等一等的,道爷我欣赏他,’只见一个国字脸,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穿的是和马三一样的绿色皂袍,只不过材料精细了些,腰上挂着的刀也要粗上一圈,他一出现,本来鸡飞狗跳的场景马上又稳定了下来。

    “周捕头。”

    “周老哥,你来的正好。”

    “周兄弟,许久不见了啊。”

    就连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马三,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拱了拱手,叫了声周大哥,脸上服气的很。

    ‘捕快?’按照这个年代的规矩,民丁、皂隶、门子、衙役都属于合同工,而这捕快隶属于兵部侦缉司,受县令辖制,属于有编制的员工,至于这捕头在这个小县城中,基本上就像是警察局局长的地位。

    “原来是周捕头,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李道士作揖,不管怎样,先混个脸熟再说。

    “本朝皇帝崇佛信道,曾颁下诏书,和尚、道士、尼姑、方士,游历在外,官府要大开方便之门,阁下是道士,自然不该收取城门费。”

    “有道理,吾皇万岁,万寿无疆,”李道士顿时觉得在位的皇帝是个明君。

    周捕头制止了想要张口的马三,又道:“这位道长,请把当地官府所出的僧道度牒借我一看,看完即便放行。”

    “僧道度牒,是个什么玩意?”李道士面色一僵,道,没听说过当道士还要办身份证的啊。

    “若是没有登记,按照我朝律例,孤僧野道,并不在这范围之类,也就是说,这位小道长,你还是民籍,”周捕头摇了摇头,自从这道君皇帝上位以来,行商路人装作道士和尚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着实闹了不少麻烦。

    李道士的嘴角抽了抽,搞了半天,自家还不算是官府承认的道士,顶多是个野道人,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师傅老头,我走之前你怎么也不跟我讲清楚,手续都不办好你也好意思让我下山!?

    “现在这过门费你可愿出了?”

    “出、出,”李道士有气无力的道。

    好在这个周捕头还算是有良心,费用也只收了十文钱,并没有继续讹人,李道士在众人的哄笑声之中,低眉顺眼的走进了县城之中。

    丑娘可不管这些,一进来就被这车水马龙的场景看花了眼,街道的两边各种摊铺店面,叫卖的货郎、吆喝的小贩,各处溜达的闲丁,依旧偶尔冒出尖尖的女婢妇人,这他娘的才是古代生活。

    她的眼神渐渐被一个小摊位吸引住了,那地儿围了好几个孩童,一脸的崇拜羡慕,只见在那个老摊主的吹拉揉捏之下,一个个糖制的鱼虾花草成了形,金黄剔透,栩栩如生,丑娘下意识的就拿了一个,一双大眼亮晶晶的看着,似乎能闪着光。

    “小姑娘,一支只要五文钱,不如让你爹爹给你买一串?”

    李道士抽了抽嘴,这家伙什么眼神,道爷我这么年轻,像是有女儿的人吗?道爷我现在可是连一个良家小姐都没勾搭上,真是晦气,作势欲走,结果衣角却被小手拽住,丑娘紧紧的盯着他,两眼满是希冀。

    “这玩意除了甜就没其他味道了,有什么好买的,嗷!”李道士痛呼一声,见他不买,丑娘赌气的掐了过来,不知是不是幻觉,这小姑娘的力气倒是越来越大了。

    “老、老板,来两串。”

    李道士是标准的吃硬不吃软,眼见丑娘有闹腾一天的趋势,顿时怂了下来,乖乖的付了钱,在其他熊孩子艳羡的眼神之中,丑娘两只眼睛弯的跟月牙一样,‘吧嗒吧嗒’的舔着。

    “道爷我看看,这衣服是要买个几套,鞋子也是,全都加厚,还要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对了。这地儿有没有青楼来着,道爷我来给古代增进消费了!”李道士嘿嘿一笑,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

    结果在给两人各买了三四套衣服,在平川县最好的客栈定了两个上等房,要了一桌最好的鱼虾宴,估摸着时间,还要做一次道斋之后,李道士有些悲哀的发现,老书呆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来,里面的银钱似乎没那么经花。

    “唉,”李道士一身崭新的锦布道衣,前面还特意让那绸缎庄的裁缝缝了个拉风的太极图,要多骚包有多骚包,此刻却十分不雅的扳开了虾壳,狼吞虎咽,平川县两百里外,有条长河叫做青河,哪里的水产甚多,养活了好大一批人。

    不知何故,丑娘却对这些鱼虾蟹蚌不感兴趣,反而像捧着宝贝似的玩着这颗糖花小草,李道士撇了撇嘴:“没出息,小二!”

    “客官有什么事?”

    “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就是那种小姐妇人常去的地方。”

    小二摸了把冷汗,没见过这么实城的人,“附近有个桃园,有刘关张结义的供奉,现在桃花估计要开了,桃李芬芳,最容易吸引才子佳人前去踏青,还有清平乡的关二爷庙,据说葬了关云长的真身。”

    “真的假的,关羽不是死在麦城吗?”

    正闲扯着,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