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开衙办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快看快看,王员外家又报官了,这一次是告他的儿子。”

    “又有热闹看了。”

    “马上就开衙,快去抢位子。”

    看着外面闹哄哄的一团,李道士忍不住问:“什么情况,报官就报官,为什么要说个又字?”

    听小二解释,原来这王员外是当地的大户,名声嘛,不算坏,颇有家实,员外这名头可不是哪个阿猫阿狗都能戴上的,光有钱可不行,那是土财主;不仅需家世清白,而且要有名望,这话说白了,就是官场上得有人,据说他的侄子在山西当布政司,三品的正官。

    有钱有名,家中老妻又生了几个儿子,各有所成,新纳的小妾小翠更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按道理来说这王员外的小日子应该是过的飞起,可是不知为何,大概在两个月前,这个王员外就频繁的告官,不是说他老妻暗中辱骂他,就是告女儿要谋夺财产,或者是管家下毒,反正理由是五花八门;这老员外在当地毕竟有些声望,衙门里的人办事也用心,可是查来查去都没有线索,甚至有些摆明了就是子虚乌有之事,女儿嫁到了扬州,数百里的路程,怎么会在一日之内跑回来谋夺财产,是故几次三番下来,大家都把这当作了笑柄。

    “这王员外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李道士随口道。

    “可不是嘛,据说他自己也请了好几个郎中,就是没查出什么病因来,老员外疑心病重,一口断定是他人搞的鬼。”

    “有点意思,”李道士也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嘱咐了丑娘几句后,就颠颠的跑到县衙门口围观了起来;这县衙的模样跟电影里演的差不多,两侧持棒衙役,县丞和师爷分坐两边,牌匾上书‘明镜高悬’四个大字。

    外面的人群黑压压的,李道士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抢了个好位置,就在油漆大柱的旁边,上面还有一行金字对联‘法规有度天心顺,官吏无私民意安。’

    “这次告的是他最喜爱的小儿,似乎还是个秀才。”

    堂上已经站了三个人,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模样秀丽的二八少妇,还有肿着脸的小年轻,这应该就是旁人所说的小儿子了,那少妇正在不停的劝着老头,没她拉着,看这王员外对小儿子的恨恨表情,估计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一阵‘威武升堂’的叫声伴随着棒头的整齐敲地声响,平川县的县令端坐在高堂上,在李道士的眼中,一道金光铺展开来,连他体内的阴阳气都停滞了下来,身子一沉,这现世的官气对于道士的修行还有影响?

    “王员外,这一次你又要告谁?”赵县令愁眉苦脸的道,征粮的事已经够让他心烦了,还有这个时不时过来捣乱的老不休,他感觉自己的白发又长了一两根。

    “告我这小儿王郎。”

    “他想谋夺你的家财?”一般来讲,正是正常的套路。

    “不,他和我这小妾通奸!”王员外铁青着脸道。

    众皆哗然,这剧情真是超出想象,小儿子和小妾,不过也难怪,男有才,女有貌,勾搭一起不犯法,不过这小翠要是生了个大胖小子,这王员外应该是叫儿子呢,还是该叫孙子,李道士幸灾乐祸的想道。

    “老爷,您在胡说什么?”小翠又惊又臊,看来就连她事先也不知道。

    “爹,你瞎说什么呢,”王郎更是气的不行,本来被不分青红皂白的揍上一顿已经够倒霉的了,如今若是多了个‘欺母’的名头,他的名声在在士林之中就彻底的毁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本来家丑不可外扬,若非你与这小翠想要夺财害命,老夫也不愿意把这羞臊事说出来。”

    围观的群众忍不住起了哄,怎么还是这个剧情,敢情如果不谋财害命的话,您老人家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肃静!”站在左侧的周捕头大喝一声,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老员外,您说的这事,证据是什么,”赵县令忍不住揉了揉额头,这通奸不比其它,往往是各类案件中最难处理的,毕竟这个年代可没有某类液体辨别技术,除非是抓个当场,不然一般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无罪;妾不如妻,若是在富贵人家,打死也就打死了,但又与儿子扯上了关系,而且还是有功名的,这事就更难办了。

    “我昨夜起床如厕,路过小儿的房间门口,便听这小畜生道‘小翠放心,待我爹死后,我就取你为妻,老娘最宠我,不会说三道四’,这贱人也开了口,‘你爹爹是个年近半白的糟老头,哪抵得上郎君孔武有力,又有文才,我每日伺候他的时候,都把他想成你的模样’,这二人随即就行了苟且之事,咿咿呀呀,老夫也知道自己最近有些不对劲,足足听了大半夜,这才确定了此事,等老夫叫人来的时候,这对狗男女大约是听到了动静,各回各屋,装的一无所知。”

    听了大半夜的墙角,而且还是自己小妾和小儿的,这王老头口味得多重啊,李道士咂咂嘴,感到真是不虚此行,活久见。

    “胡说,我昨日明明不在家里,爹你这是栽赃陷害!”王郎气的脖子上青筋直冒,终于忍不住跟这当爹的翻了脸。

    “那你昨日夜里去哪儿了?”

    “几个同窗约了杏花楼,我瞒家人悄悄的去了,喝到了大半夜才回来,怎么会跟我后娘做这等事。”

    “来人啊,去杏花楼取证,”几个衙役兴冲冲的走了,这杏花楼是当地最好的青楼,说不得还能揩上不少油水。

    “你还敢去杏花楼,老夫打断你这条狗腿!”

    王员外应该是那种只许自己浪荡,不允许儿女胡闹的那种道学先生,家教森严,见小儿子逛妓院,冲上去就是一顿老拳,小翠尖叫着去拉扯,却被掀翻在地,衙役们碍于员外的身份,也不好过于粗鲁,一时间场面乱成了一团。

    大概是逼得急了,王家小儿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叫:“我昨夜在花魁杨五娘那里已经泄了数次,哪有精力去对付我这后娘。”

    “说不定是吃了什么壮阳药,饥渴难耐,回家里见了动人的小翠后娘,终于忍不住兽性大发,”围观的群众中冷不丁的传来了一声。

    “是谁在多言,给我出来!”赵县令终于忍耐不住,重重的拍下惊堂木,怒道。

    李道士刚准备混在人群之中装死狗,无奈广大的人民群众抛弃了他,自动把他给挤了出来,从路人甲晋升为三号男配角。

    “这个,小道我只是猜测一下下,为案情的发展增砖添瓦,没有其他的用意,没什么事小道我就先走了,今日的晚课还没做呢,”李道士干巴巴的笑道,往后面溜去。

    “喧闹公堂,给我拿下!”

    事实证明,这里的衙役的确要比门口的战斗力强上一点,李道士呈‘大’字被棍棒插在地上,脸贴着地面,冰凉凉的;不过正主儿还未审完,暂时还未轮到他定罪。

    ‘你娘的,什么叫祸从口出,这就是了,道爷我不就开个玩笑么,等一下不会被打个二十大板,关入地牢吧,不要啊,道爷我可是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