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二十五章 吴老汉

第二十五章 吴老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了启程的时间,李道士磨磨唧唧的往县衙的方向晃去,没绩效,没提成,奖金还要跟别人分,就这还想要道爷卖命,做梦!他打定了主意,一路上也就划划水,真要遇上了妖怪,必须捡软柿子的捏。

        “话说,我去干活儿你也跟着做甚,”李道士斜了一眼后面的丑娘,不知怎地,近几日这小姑娘沉默了许多,难道是青春期提前到了?

        丑娘低了低头,道:“没有人,只跟着你。”

        “也行,反正道爷我打定主意打酱油,就带你去感受一下农家风光,”李道士不以为意,吊儿郎当的走着,浑然没注意到小姑娘眼中的光彩又绽放了开来。

        县衙口已经准备了十几辆骡子车,除了那四位江湖好汉外,还有十几个兵丁,三四个捕块,以及周捕头,在这个小县城之中,应该算是大股的兵马,看来赵县令为了这次征粮下足了血本。

        刚走了过去,就听得一声阴阳怪气的腔调:“好大的面子,让县令大人与我几位等了这么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路神仙下凡呢!”

        李道士转过了头,只见一位灰白头发的糟老头,苗民打扮,浑身邋遢,只有一双手出奇的长,这家伙便是周捕头口中的吴老汉,会咒术的那位?

        眼咕噜一转,不怒反敬,李道士乖乖的作揖道:“实不相瞒,小道刚刚给祖师上香祈告,耽误了时辰,还请老前辈恕罪。”

        吴老汉本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这里的规矩,没想到对方如此乖觉,顿时感到有气没处使,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葛老大见状,连忙打了个哈哈,“好了好了,行走江湖,最忌的就是内讧,这一次又是官面上的任务,大家更应该互帮互助才是。”

        李道士瞧着江湖大汉还挺顺眼,连忙拱了拱手,“大侠说的正是,葛家三豪之名,小道我便不是江湖之人,也是如雷贯耳,认识的哪个不拍着胸膛说是好汉。”

        这话一说,这三条汉子顿时觉得这李道士顺眼起来,天下承平已久,这年头流行的是才子佳人、书生小姐,跑江湖的泥腿子可没有武侠小说里的地位,更何况这三人的功夫把式还未练到家,不然也不会自个儿出来接活了。

        周捕头见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昨日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今个儿就鼎鼎大名了?这说谎的本事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在赵县令的殷切目光之下,一行人踏上了清平乡的征程,这乡在平川县的北边,大概有一百二十里路,也就两天的行程,其间要经过两条小溪、一座秃头山、两道长坡,算是相当的难行。

        “这地儿离平川县这么远,怎么会被划拉到本县的范围,”李道士忍不住发着牢骚。

        “这道士你就有所不知了,再往北走就是卫所和土司的地盘,咱们汉民可不愿意被那外族人管辖,朝中王大人特意请旨,把清平乡划拉到了本县之中,”葛老二道,三兄弟中就属他长的最壮实,八十斤的铁皮棍在他手中就跟个绣花针似的,配合着完美的肱二头肌,简直就是黄种的施瓦辛格。

        但有道是好汉必然智拙,这葛老二被李道士一通忽悠,被捧的不知东南西北了,跟这家伙一边走着,一边吹着,什么江湖经历都说了个光,在他的话语中,把一种现实的武林行情展现了出来,黑活、白活、趟子活、销赃、杀人、顺手把,按照现在的说法,他们是属于灰色产业链中的一环,只不过有的是向阳的一面,有的是向阴的一面。

        “照这么说来,这江湖中就没有专门行侠仗义的大侠?”李道士恍然,看来所谓的行侠仗义,也只是讨生活的一种方式,跟他想象中的一样,有这本领,早他娘的享清福去了,干嘛非得受这罪,比如他若是陆小凤,肯定带着姑娘们私奔了,没事接什么破案子。

        葛老二似乎是梦想受到了鄙视,气的脖子都红了:“当然不是,且不说那些声名已久的老前辈,单是最近的太湖女侠冯真真,斩湖盗、济难民、杀胡寇、治贪官,哪件不是响当当的大事,就连老前辈们都说这女子有当年红拂女、聂隐娘的风范,你还敢说世间无大侠吗?”

        李道士脖子一缩,他这种满脑子都是钱财的家伙,是怎么也无法理解这些人物的追求的,等等,女侠,女的?!

        还未等他接着问,便听最前方的周捕头叫道:“前面有个凉亭,进去歇一歇脚。”

        这些捕快和衙役都是舒服日子过惯了的人物,早就不耐烦了,一听这话,‘呼哨’一下都散开了,躺的躺、趴的趴,没有一个有正形;李道士见机的早,抢了个好位置,此刻也懒散的道:“丑娘,帮道爷我捶捶腿。”

        丑娘默默的点了点头,力道不轻不重,看来这活儿也不是一次两次干了,正有被培养成婢女的趋势,可惜不能暖床,道士贪心不足的想。

        吴老汉见状冷哼一声,“好逸恶劳,也好意思当道士,”似乎从第一眼开始,老头就看这道士分外的不顺眼,其中自有内因。

        李道士嘿嘿一笑,不以为意,嫌贫仇富的人,往往最想成为那个富人,表面一本正经的,内里的想法说不定最龌龊,道爷我只是实在一点,相较于尹志平骑龙,宋青书勾搭尼姑,都是同道,咱好的可不是一点二点,不过这个老家伙据说咒术,哪门哪派的?他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同行。

        “那个,前辈,还不知您是哪一门派的子弟?”

        “本人自学成才。”

        李道士的嘴悄悄一撇,原来是野道人,那你牛气个什么,道爷我可是青城正宗的第八代传人,受了法印的;不过也好,这老头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等会儿要是开怪的话让他先上,向他这种性格的角色在电视剧之中一般活不过三集。

        “那不知前辈学的是哪一种法术,小道我才疏学浅,实在好奇的很。”

        “哼,我这一门法术世间从未出现过,自老夫开创之后才有的,旁人哪能得知,”吴老汉冷哼一声,便不在搭理他了。

        李道士倒真是吃了一惊,自创法术,这老头怎么看也不像是张三丰一级的人物啊,难道真是自己走眼了?可惜水平不到,道家天眼未开,不然就可以窥一窥这老头的道行,看他是不是在吹牛皮。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黄昏,一行人转进了秃头山,说是座山,顶多算是个小土丘,据说当年发生过火灾,把里面烧了个精光,所以连块泥土都没有,只剩下干巴巴的焦面了。

        ‘火在坎位,土居巽宫,’李道士又捏了捏手指,有淡淡的风气,‘水强土旺,淫?乱风声,这也就罢了,但是这把火又灭了水,这才是问题的所在,这地界,容易引怪啊!’

        山、医、卜、命、相,测风水、算地形、定龙气都算是相的一种,李道士也算是粗通,如果换做师傅老头,恐怕连出了什么怪都能算的清楚,这地界会是征粮税丁的死地吗?

        “有妖气!”吴老汉忽然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