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野狗精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戒备!”周捕头把手一举,附近的捕快兵丁迅速抄起了棍棒,板车围了一圈,正东张西望之中。

    吴老汉用酒槽鼻嗅了嗅,“东边山口有古怪。”

    这老头鼻子有这么好使吗?李道士纳闷了,他可都没算出来,开口:“道士我刚刚也看出这里的地势水火杂乱,很不正常。”

    “哼,东施效颦而已,”吴老汉先是讽刺了一句,又道:“既然如此,我们便趁着天还未黑,剿灭这群妖魔,这也是为了完成县令大人的嘱咐。”

    我靠,这老头是要飙啊,李道士连忙劝阻:“就是因为天还未黑,所以咱们才得加紧赶路,把粮食拿到手才是正经,这妖怪不明来历,不知道行,万一碰上了个厉害的,咱这些三瓜两枣的岂不是完蛋了。”

    “再说了,就算要对付这些妖怪,也不必急于一时,等把它的底细摸清楚了,究集人手,琢磨好对策,下个陷阱,再来弄它也不迟啊,”到那个时候,道爷我肯定是不在了,你们就自个玩吧,李道士心想。

    “小道士忒没出息,什么妖魔鬼怪,在俺的铁皮棍下,肯定是一敲一个准,”葛老二嚷嚷。

    “闭嘴,老二,什么事由周大人做主,轮得到你插嘴吗!”葛老大呵斥道,他可不像这个没脑子的弟弟,是个老江湖,原则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打什么打,咱们肉体凡胎的,能对付这些妖魔?”

    “不干不干,我家婆姨还等着我回去呢,这不要人命嘛。【愛↑去△小↓說△網w  qu 】”

    “妖怪吃人啊……”

    现在的情形已经很明显了,葛老二和吴老汉是坚定的主战派,不管干不干的过,先打上一架再说,而葛老大和老三,包括捕快和兵丁,则不想冒这个险,至于李道士,则只是想划水抹油,混过这次任务就行,但是成与不成,终究还是这里最大的官儿说了算。

    周捕头沉吟了起来,县令来前千叮咛万嘱咐,这粮是一定要收上来的,不然朝中应付不过去,至于妖怪要不要剿,则没有一定的说法,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无缘无故的,他肯定是不愿意招惹它们的,只是像他这种低级武官若想升职,离不开主官的推荐,如果这事儿办的漂亮,一劳永逸,在赵大人那里必然加分,说不得一份举荐信,自个儿就能平步青云,完成胸中之志。

    “妖魔鬼怪,人人得而诛之,这事绝不能袖手旁观,不过李道士说的也有道理,征粮是头等事……”周捕头出了个主意,就是把队伍分成两组,一组负责对付妖怪,多加银钱;另一组则径直赶往清平乡收粮,无论捉妖行动成与不成,都在二十里外的凉亭汇合。

    “我要去征粮,”李道士第一个举手报名,这话一出,不仅是葛老二露出鄙视的眼神,就连丑娘也暗中戳了戳他。

    “这,道长法力高深,用来征粮未免大材小用了吧?”周捕头道,他可是知道这个小道士的本领,绝对是有真货的。

    “实不相瞒,小道也是为了大局着想,斩妖除魔,的确是在下的份内之事,但是各位好汉都去除妖了,万一征粮的队伍受到了妖魔的攻击,谁来保护?有道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韩信忍辱,张良拾靴,是时候轮到我忍辱负重一回了,”李道士说的眼眶泛红,差点把自己都感动哭了,只不过旁边几人脸色铁青,也差点就忍不住揍他了。

    “咳咳,那好吧,道长便先行一步,我们凉亭再会。”

    经过一番商讨,周捕头、葛家老大老二、吴老汉,加上五名挑选出来的精壮汉子,这就是除魔小队的成员。

    “小道士,俺看错你了,你根本没有俺们江湖中人的性格,”葛老二气的直哼哼。

    李道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丫什么时候看对过我,道爷我像是那种正儿八经的好人吗?好人不长命啊老大。

    “这样,不好,收拾妖怪,好,”丑娘一字一句道,石女天赋异禀,短短时间已学会人言。

    李道士露出讽刺的笑容:“好个屁,妖魔鬼怪就不是世间生灵了啊,如来佛祖都说了,众生平等,皆可成佛,那些有事没事就斩妖除魔的家伙,往小了说是残害生灵,往大了说是破坏生物链循环,他们也不想想,妖魔鬼怪都死光了,那满天神佛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一群二货。”

    “是这样吗?”丑娘露出茫然的表情。

    “那必须的,道爷说的话你还不信?咱过好自己的就行了,别人的想法关道爷我鸟事,兄弟们,出发,”李道士光脚不怕穿鞋,脸厚不怕鄙视。

    而在另一边,周捕头等人也已赶到了那个山口,在吴老汉灵敏的嗅觉之下,几人在秃头山绕着,先是穿过几个逼仄小道,越走气味越重,就像是山中虎狼身上发出的气味,原来在这山背处还有一块大石,大石后是一个凹口,众人眼神一缩,只见在凹口后,是十数具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尸体,肠子肚子被掏开,脑勺几乎都被吸干了。

    “这妖怪的牙口很利,而且有毒,”周捕头严肃的道,以他的眼光自可以看出这些尸体的共同点,被咬开的骨头断口平整,呈黑灰色,不过……

    “小心!”葛老大警觉的很,一见不妙,手一抖,把手上的大枪杆子抖出枪花,倒抽了上去,‘啪嗒’一声,那道人影被砸落在地。

    几人这才见得对方的长相,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只见在昏暗的视野之中,只见这妖怪九尺高下,狗头人身,浑身长毛,手上还拿着两根大骨棒子,不知是哪种大型野兽的腿骨。

    若是李道士在这,肯定会我了个艹,居然是野狗精。

    野狗精,狗面人身,力大、体大、喜食人脑、厌绿

    兵丁衙役身穿绿染布勇字装,怪不得连续三波人马都遭受了袭击。

    “老二,点子扎手,并肩子上,”情急之下,葛老大的江湖黑话都冒了出来,铁枪和铁棍几乎在同一时间砸了过去,带起一片腥风,结果一声巨响,两口兵刃同时弹了回来,葛老大到底是熟手,反收枪身,枪杆变转到左手,一个鹞子翻身式,借力卸劲,连翻了几个跟头,倒退了几步,样子虽然狼狈,倒也无伤;只是倒霉了葛老二,仗着力大体壮,劲是十二成的抽了过去,虽然砸出了千斤之力,但却被震的虎口裂开,满是鲜血,体内也一阵滚荡,这人的力气哪能和妖怪比。

    “结阵子圈他,”周捕头的祖辈是个武将,从小就学了战阵之法,晓得千军万马之中,匹夫之勇是没有用处的,这道理对妖怪讲也是一样的,五个精壮兵丁连忙聚在了一起,用棍棒抵住对方,个个手臂上青筋直冒,野狗精手上的骨头棒子虽然粗大,到底比不上衙门的红头棍,但他皮厚肉糙,这枪棍戳在上面一点伤害都无,妖怪,毕竟是要专业人士来收的。

    好在有个吴老汉,只见他摸出几个小瓶子,分别从其中倒出了鸡血、牛血、猪血,然后摸出了杆血色笔,在地上胡乱写着,图形似文非文,似图非图,像是道家符篆,却又充斥着邪气,直到最后,他从腰间摸出了一支黑香,插了上去,用火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