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水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话音一落,这些税丁纷纷提起了棍棒,满眼凶光,虽然对于野狗精来说,他们是战五的渣,但对于平头百姓,这些人自带加成作用,附加欺压平民属性,城门口的马三就是最好的例子。【愛↑去△小↓說△網w  qu 】

    “不不不,官爷误会了,”乡老连忙摆手,“小老儿并非不交,只是权且宽容几天,宽容几天,让乡人准备一下。”

    周捕头点了点头,这话倒是说的过去,毕竟春夏二粮同交,必然是一大笔数目;正这么想着,忽然跑出了个年轻人,长相普通,顶了个癞皮头,面露愤然之色,“阿爷,为什么不说实话?”

    “你这蠢物晓得什么,滚回去,把他拉下去!”乡老的话语一落,几个乡民就扑了过来,连抓带拉,把他捂住嘴,按在地上。

    乡老解释道:“这是我家孙儿焦小四,从小脑子就不好使,尽说些颠三倒四的话语,官爷们勿怪,小老儿已备了席面,请各位暂且歇歇脚,喝上几杯。”

    “那感情好,看来顶着这官面儿招牌果真有些用处,以往旁人见到咱们这些跑江湖的,还不躲的远远的,哪像现在这般,又有酒喝,又有肉吃,”葛老二嚷嚷,随即被他大哥推了一下。

    李道士咧了咧嘴,事有反常必有妖,这些乡民们未免有些过于热情了吧,这是来征粮的又不是来送粮的,焦小四到底想说些什么?

    行走之际,他突然注意到一个古怪的现象,这乡里那些玩泥巴捣蛋的小鬼们呢,怎么一个都没见着?

    酒席上杯筹交错,长条桌上的腊味一盘接着一盘,粉蒸肉、腊鸡、腊鸭、腌萝卜、炒野菜、烧鱼,个个吃的是嘴里抹油,葛老二吃的兴起,还跟丑娘拼起了饭来,两张嘴就跟无底洞一样;接连吃了十几碗黄米饭,葛老二终于忍不住,将碗一丢,腹如锅盖,哼哼唧唧的躺了下来,接连打了十几个饱嗝,吐出了舌头,“别碰俺,一碰俺就要吐了。”

    丑娘吧嗒吧嗒嘴,又舀了一碗鲫鱼汤,这才一脸的心满意足,看的李道士差点落泪,你们终于明白养活这么一个小姑娘,道爷我的生活压力有多大了吧,吃饱喝足之后,这些乡民们又腾出了好几座空房子,把这些衙役官差们安置好,伺候的简直无微不至。

    “有古怪,”李道士自言自语了一句,他是个没事找事的性子,搞不清楚内幕总觉的心痒痒的,趁着人多口杂悄悄溜了出来,他之前注意到那焦小四被拉走的方向,麻利的跟了上去,结果在一座木屋里听到了他的哭喊声。

    “嘿,石头、鲤鱼、猫子,你们真是投错了胎,清平乡的男人不是男人,女人不是女人,都是一群没脊梁的浊物、禽兽,富贵又如何,钱财又怎样,一个个的,贱头贱脸贱骨头,贼心贼胆贼脑袋,混蛋王八蛋!”

    李道士的脑袋从窗户口探了过来,“焦小四,你在嚎个什么,说给道爷我听听。”

    “你是谁?”焦小四抹了把脸上的泪珠,机警的道。【愛↑去△小↓說△網w  qu 】

    “道爷是青城山的道士,你有什么关于妖怪的问题都可以找道爷我咨询,当然是收费的。”

    “你会收妖?”焦小四露出期冀的表情。

    “你这话问的,就跟问西施是不是美人,道爷是不是俊男一样,都是标准的废话,妖、魔、鬼、怪、精魅、邪物、定宅、风水,哪一样不是我的拿手伙计,说吧,这村里有什么不详的玩意。”

    “哼哼,什么不详,人心似鬼,贪欲是妖,整个清平乡表面上一片太平,内里却全是藏污纳垢的所在,道长你可知这乡里为何如此富裕?”

    “这个嘛,难道不是你们地势好?”李道士问道,关于这清平乡的富贵,他在县中倒也听过一点,据说这里是个藏富之地,做什么成什么,酿出的酒水清香浓郁,打造的铁器坚固耐用,烧出的瓷器抵得上官窑的水准,更诡异的是除非本地人,外来的商人却没有这份福气,很快就被排挤了出去。

    “地势好,哼,那只是骗人的说法,真正的原因是那口怪井!”

    大概在二三十年前,南疆地震,余波蔓延到了这里,把乡祠给震塌了,当时的乡老们合计了下,请了个风水先生,决定在东边的小林中新建一座祠堂,打地基的时候一不小心挖出了一口井,这井就是祸害的源头。

    这井水一半黄一半青,刚开始乡人们并不敢用,后来也就渐渐习惯了,发现用这黄色的井水煮成的粥又稠又密,用久了一些身上的小毛病都能去掉,而青色的水用来酿酒,口感甚至比得上那些埋地十年的陈酒,这可喜坏了清平乡的乡民,连忙封锁了消息,经过多番的摸索,这水质的作用渐渐的被开发了出来,炼瓷、治病、打铁、煮茶,无不出彩,仗着这个秘密,这个地处边疆的小山村渐渐的富裕了起来。

    可是好事终有变成坏事的一天,大约在十五年前,井水突然不灵了,这可吓坏了乡民,试了许多的法子,都恢复不了原来的味道,直到有一天,所有的当地乡民都被托梦,要求把一位刚生的婴儿沉入井底,这水才会恢复原样。

    “你们照做了?”李道士忍不住问。

    “哼哼,十几年来,这口井早就成了他们的命根子,按照我家阿爷的话讲,一个婴儿算什么,以前就算是生下来也养不活,如今牺牲掉一个,能成全所有的乡民,这事划算的很。”

    “你们淹死了一个小孩,”李道士感到一阵恶心,他突然想到了之前在宴席上的鱼汤,不会也是这口尸井的水煮成的吧。

    “半年一个,每年一次。”

    “官府居然都没发现?”

    “乡中有钱了,一个汉子能娶上两三个婆姨,轮流着来,死掉一个孩儿算什么,只要不宣扬,官府怎知,”焦小四惨然一笑,指着自己的癞子头:“我就是其中之一,头上的疤痕就是被那只妖怪啃出来的,阿爷还当我不知,其实我比谁都清楚。”

    “真他娘的恶心,赚钱的手段居然比道爷我还恶劣,”李道士气的直哼哼。

    “道长,你能除去这个妖怪吗?”焦小四一脸期望。

    李道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公平的买卖,你情我愿,道爷我要是这么做了,清平乡的乡民还不把我给生吞活剥了,而且事关征粮,那周捕头估计也不愿意多管闲事,你让道爷我怎么做?”

    “可是这降妖除魔就不是道长你应该做的吗?”

    “这年头就没有道爷我应该做的事,只有应该做的买卖,所以说,想要道爷我出马——你打算出多少钱?”

    “我,我没钱。”

    第二日一早,李道士晃晃悠悠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那税丁和乡民们正忙着谷粮堆在车上,足有两百多包,还有的忙活,眼珠子一转,往东边走。

    “道长,你要往哪里去?”周捕头问。

    “去关帝庙逛上一逛。”

    而就在李道士走后不久,吴老汉悄悄摸进了李道士的房间,在床底找到了他的包裹,从包裹里翻出了那本《天青宝册》,眼中一喜,连忙将其打开,片刻过后,脸色变的阴晴不定;而就在这时,丑娘走了进来,见了这场面一愣。

    “你是谁?”

    吴老汉见状,连忙将手一挥,一道白烟洒出,小姑娘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