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三十章 水猴子

第三十章 水猴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八月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凉风扫过谷子堆,洒下一片麦黄,李道士蹲在一个草垛子上,嘴里叼了根小草,时不时的张望几下,不一会儿功夫,焦小四弯着腰跑了过来。

        “东西都准备好了?”李道士问。

        “嗯,道长你要的东西咱们乡里都有,都是些零碎的玩意,”焦小四把手摊开,露出一张渔网、长绳、数十只倒钩、鱼油、棉花絮、黑狗皮小袋,防水靴子、还有一只改造过的猪尿泡,渔民们用它来潜水。

        “嗯,这些差不多就够了,”李道士咂咂嘴,开始了手工活,先是把渔网抹上鱼油,填上棉花絮,把狗皮层层裁开,放入黄符,扎死,捆在腰上,猪尿泡吹足了气,扎在后面,拍了拍手,“搞定,出发。”

        两个人悄悄的向东边的小林跑去,乡祠后的水井,那是他们的目标。

        “道长的大恩大德,小四没齿难忘,”焦小四感激的道,他可没想到,李道士听了他没钱之后,不仅没有掉头就走,反而把他给放了出来,按照他的说法,路见不平,必须拔刀。

        “那必须的,道爷我一向是正气凌然,区区银钱怎放在心里,道义才是最重要的。”李道士说这话时目光闪烁,又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这水井是清平乡人的命根子,平常看守的十分紧密,好在他们之中出了个叛徒焦小四,在他的帮助之下,二人从一个地道中爬进,这地道还是他在年少时,与同乡少年猫子一起玩耍时发现的,若是没了它,他也逃不了性命,只是这猫子却成了井中妖的口粮。

        “道长,我只记得那妖怪一身绿毛,面目狰狞,您知道那是什么妖怪吗?”

        “水井之中,大多是水猴子或是淹死鬼,但是这家伙吃人,那非水猴子莫属了。”

        水猴子,绿毛猴身、鸟嘴长牙、能托梦、好食人

        在祠堂的后方有数颗虬在一起的老树,树径几抱,在它的合围之下,有一口斑驳的老井,随风一吹,井口发出‘呜呜’的声响,李道士先和焦小四把渔网平铺在井面上,绳头系在好几根树杆上,打了个活结,像是动滑轮的组合,道士叮嘱了焦小四几句后,深吸了一口气,将道袍一脱,翻开网子跳了进去,‘噗通’一声,水花溅的老高。

        方一入水,身子就是一凉,视野也模糊了起来,这井水果然有些诡异,一半青一半黄,青的一边轻,黄的一边反而沉;李道士分别尝了一两口,果然如此,这是轻水和重水,所以说这水井连通的是深层地脉!

        有道是元气生一,阴阳为二,一能生二,二能生三,三生万物,这水即是先天水,就跟阴阳水一样,都属于道家意义上的好水;为何叫做先天水,是因为这水还未与世间的浊气相融,变成普通意义上的水色,若是用来绘符,都无需封敕,当然,这是师傅老头的说法;按照李道士的理解,这就是加强版的纯净水,而这种水体,是最适合修道之人服气修炼的,道士讲究的是财、地、法、侣,而这,就是块最好的宝地,也就是说,这里很有可能有一个修行人的遗藏。

        李道士露出兴奋的表情,道爷为什么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斩妖除魔,取宝什么的,只是顺带而已,顺带,你懂?

        水井不大,一个大活人掉在里面难免有些拥挤,李道士时不时的在井壁上敲敲拍拍,大概一分钟过后,气憋的有些头晕,连忙灌了一口猪尿包里的空气,再往下落,按照他对修道之人的理解,他们对于身前之物的安排,大多是置于洞天福地,这就像是一种时尚,所以若是这口宝井有人用过,而这位修道者又没有徒子徒孙继承,遗宝就会静待有缘人,这可能性很高,谁是有缘人,自然是道爷我了!

        果不其然,在井水下十丈的时候,一块石砖有明显的人工凿痕,把其抽开,里面放了一个玉匣和一片紫色的药膏,入水不化,李道士心中大喜,连忙把它捞在手里,往上游去,这次行动真是完美,等等,道爷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刚这么想着,水下忽然传来了波动,水里开始‘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无论是轻水也好,重水也罢,都被搅合成了一团,再也没了之前的灵质,水被妖气污染了!他这才想起了这次的行动目标,那只水猴子!

        一声声呜咽从井底里传来,从水下传出,那种声响无法形容似的,从脚掌上擦过,一点一滴的抚过皮肤,李道士的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连忙驱动体内的阴阳气,绕着身子一圈,这才恢复了行动能力,往上游去,井壁开始缓缓的波动,就像是石色的波浪,一张张面孔从壁上显了出来,都是些小孩儿的模样,五官流血,两眼像是深沉的黑洞,不出意外的话,这都是十五年来被献祭的孩童。

        李道士头皮已经开始发麻,对付妖魔他倒是不怕,但是对于鬼怪,尤其是这种动不动就造成3d恐怖片效果的鬼怪,他真是有些哆嗦,黑影一闪而逝,‘咚’的一声闷响,身子直接被一股怪力按在了井壁上,一只绿皮猴子张开四根尖齿,漆黑的眼珠钉在对方的身上,张嘴欲咬。

        ‘云光日经,永照我庭;太阴幽冥,速速现形。’李道士默念了一句,左手并五雷指,五指均收掌心,左脚跺右脚,捧起‘哈’的一下说打,打内不打外,重重的拍在自己的心口,诡异的是,后背猛的显出一张符印,光芒乍现,水猴子惨叫一声,直接被打飞了过去。

        李道士既然赶来,自然不是没有准备的,来之前就用阴阳水冲了三张降妖符灌入了肚皮,如今通过阴阳气打出符力,正好破了水猴子的妖法,手在腰间一扯,摘下了两只狗皮包着的桃木符,符浸水后便失了效用,若是被隔着,也无法镇妖,只有黑狗通灵,所以李道士之前用黑狗皮包住了黄符,就是为了在水中传递符力,对付这只水猴子。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只水猴子的道行竟还不浅,虽被降妖光芒打伤,但将两只爪子一扬,井水中顿时冒出了大大小小的暗涡,将李道士搅的头晕眼花,就连新得两件宝物,玉匣和药膏都冲入了水中,这还得了!道士这一下也顾不得抓妖了,连忙手脚并用,往下面捞去,结果只拿了紫色药膏,玉匣子却缓缓沉入了水里。

        ‘你娘的!’李道士怒发冲冠,水猴子你这是老虎头上挠痒痒——作死!还未等他进行报复,一只爪子又抓住了他的脚踝,把他往水底拖去;这一下他不敢再将药膏揣到兜里,只犹豫了一小下,直接吞入了嘴里,空出手来准备去对付这只水猴子。

        谁知这药膏入水不化,入口即化,一道燥热的气流顺着喉咙冲了下去,所过之处,又酥又痒,这药膏什么用来着,不会是壮阳的吧?

        而在外面,焦小四在焦急的等待着,而不知是哪里出了岔子,乡老正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