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三十三章 追杀

第三十三章 追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只见在吴老头的尸体上,一团黑雾涌了出来,趁李道士不注意,突然包裹了他的身子,隐隐约约间,浮起无数张扭曲的面孔。

        “小道士,也许老夫奈何不了你,但老夫以自己的三魂七魄为引,一身修为作咒,非得破了你的法力,毁了你的道基,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这股魔气顺着喉咙往下,很快就冲破了膻中、鸠尾、气海三穴,继而席卷肺口、肾俞、命门、尾闾等地,大有把体内搅的天翻地覆之势,就连阴阳气都被逼的节节倒退,全都被冲散了开,李道士身子不停的抖,脸上泛黑,情况危在旦夕!

        “不要,不要死,”丑娘连忙握住他的手,瘦小的身子在颤抖着,土狼没了,娃娃峰也不在了,在她的心中,李道士早已成了他最亲的亲人;她不想他死,真的不想,眼睛缓缓的湿润,‘滴答’,一滴晶莹的泪珠掉了下来。

        “道士,你不要死啊!!”

        她不知道的是,石女的泪珠是世间最纯洁的物质,刚流入了李道士的嘴里,黑气缓缓变淡,这滚滚的怨咒之气就减了一半,只剩下吴老头的冤魂厉魄还在作祟,把他的体内搅成一片。

        应该说是李道士福大命大,之前在水井中吞下的紫色药膏,除了增进修为外,最大的效用就是强化了五脏六腑,增强了它们的抵御能力;任对方怎么折腾,经脉血管都未有被撑爆掉,给了阴阳气收缩和反击的机会,只见丝丝缕缕的气体不断从体内蔓延开来,并反向包裹住这股咒怨之气,虽然只是延缓了它的冲势,但却是很好的现象。

        阴阳气,古名‘青云真气’,是当年青城派剑仙炼剑诛敌的看家手段,本就极为霸道,但因后来改行成了道士,被历代师长所修改,这股子气息渐渐收敛了起来,如今在生死关头,锋芒又显,主动按照《玄都上品》的修行路线开始了运转;剑者,诛人间之恶党,斩地下之鬼精,‘嗡嗡嗡’的声响之中,阴阳气来回的滚荡,魔气被彻底的打散了开,被练化成了纯粹的真元,一点一滴的落入了李道士的经脉血管之中,给阴阳气增加了燃料。

        “天灵灵,地灵灵,天地灵灵,万法归宗!”李道士突然大喝了一句,大量的黑雾从五官之中逼了出来,双眼白光一闪,再度睁开,“想跑?”

        “六甲将军,六丁阳神,九天力士,下地山神。封泉泉乾,封石石裂。封山山崩,封河河竭。封庙庙破,封火火灭。封魔魔灭……”

        火盆一座座倒地,香炉倾翻,桌椅摇个不停,就连倒持青龙偃月刀,威风凛凛的关二爷雕塑上也被震出了一道道裂痕,整座庙宇都颤抖了起来,那道黑气更不用说,‘嘭’的一声,炸成四分五裂,吴老头的魂魄彻底消亡。

        李道士一蹦而起,“呼,好险,吴老头你也真是够狠,临死还摆了道爷一道,差一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小道士你没事了?”葛老二又惊又喜。

        “废话,道爷我什么人物,你见过哪个穿越者混到一半就死了,”李道士又开始瞎扯掰,抬头一看,一片狼藉,连忙拱了拱手,“关二爷莫怪啊,道爷我也是为了降妖除魔,你能理解的吧。”

        “丑娘,走人了。”招了招手,只觉的浑身精力充足,好像充了气一般,说不出的滋润,这就是修为大进的感觉,正是心满意足,忽然精气神一晃,这种感觉——又有魂魄要出世了!

        “快快快,给道爷我找个安静的点儿,要生娃了!”李道士揉着腹部,剧痛难耐,道士这职业真他娘的不好当,时不时就给你玩个心跳。

        正在这时,关二爷的雕像上忽然冒起了白光,放出一股子比吴老头强上百倍的气息,洪亮的嗓门回荡在整个庙中:“谁坏了关某人的安身之地,还不报上名来!”

        “关二爷!?”李道士与葛老二同时叫道。

        “跑跑跑跑,把人家的坟墓都给踩了,怎么说都没用,丑娘垫后!”

        “让这小姑娘垫后,会不会有危险?”葛老二问。

        “屁,你见过关二爷什么时候打过女人的,绿帽关可是出了名的直男。”

        两个人眨眼间就奔出了门,只留下丑娘歪了歪脑袋,不是来接自己的吗?

        乌云卷开,天机星闪了闪,整座庙光芒大亮,半晌过后,便多了一位九尺左右的身影,丹凤眼、卧蚕眉、二尺髯、面若重枣、唇若涂脂,似人非人,似神非神,‘噌’的一声,青龙偃月刀一甩,杀气凶凶,“小娃娃,你可知是谁坏了我关羽的庙宇。”

        丑娘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那你可知他们的去向?”

        丑娘挠了挠头,李道士说过,说谎的不是好孩子,将手一指,正是二人逃命的方向。

        “关某谢过,请温一壶茶水,待某家斩了二人的头颅后,再来饮用,”话音一落,关二爷身化一道光芒,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我去,他怎么知道我们往哪里逃的?”李道士只见后方的一团金光越来越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小道士,那里有马!”

        清平乡富裕,基本上家家养马,就跟当今的富贵村人人有车是一个道理,葛老二跑江湖多年,哪有不会骑马的道理;当这家的乡民听到动静赶出来的时候,就见空荡荡的马厩和关二爷的身影一闪而逝。

        “我的马,帝君显灵了!”乡民一时间思维错乱,“难道是关二爷偷了我的马?”

        “小道士,往哪里走?”

        李道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肚皮已经撑的有足球大小,艰难的道:“我怎知往哪里走,哪里好走往哪里走。”

        “关二爷生前最讲义气,说不定俺们把事情真相说了,二爷就不计较了?”

        “好主意,你去跟他说,你是葛老二,他是关老二,指不定你们两还有共同语言呢。”

        葛老二脖子一缩,嚷嚷:“俺才不干呢,他可是神仙,俺是凡人,俺怕他。”

        李道士从未骑过马,本以为就跟坐车一样,没想全然不是一回事,颠的整个屁股都麻了,如果不是死死的抱住葛老二的后背,有好几次都差点被摔翻了下去。

        ‘以后只坐马车不骑马!’李道士悲愤的想。

        一奔一逃之间,仗着马匹的速度,二人始终吊着关二爷一头,不过随着天色初明,加上马儿的力气逐渐减弱,距离正在逐渐的缩短之中,直到眼前一亮,一片桃林显了出来,夏日正至,满树的桃花颤着,被风一吹,如雪如雾,纷纷落下,化作了花泥。

        “这是——”李道士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道记忆,‘附近有个桃园,有刘关张结义的供奉,现在桃花估计要开了,桃李芬芳,最容易吸引才子佳人前去踏青……’

        “扶我下车,不是,下马。”

        葛老二不明所以,又没甚主意,只得照做,二人下了马,李道士一边吐着,一边往那桃园中心的供奉所在跑去,摩擦的声响从后方传来,关二爷最厉害的本领是什么?当然是拖刀术了,前斩华雄,后诛颜良,刀芒闪过,寸草不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