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认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遥想当年,刘备、关羽、张飞因感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为了共同创出一番事业,在张飞庄子后的桃林祭告天地,结为异性兄弟,立志匡扶大汉;虽说结局转了个弯,由大汉变成了蜀汉,先人故迹,到底让人钦佩。

    这桃园的中心,据说就是当年张飞家中的后庄,在最大的那颗老桃树下,便有三座神龛,瓜果供奉,上有刘、关、张三姓,香火不绝。

    李道士被关二爷追的鸡飞狗跳,脖子上的汗毛炸起,眼看着头身就要分家,二话不说,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不孝子孙拜见刘祖爷爷!”

    ‘噌——’那一刻,偃月刀的刀锋离李道士的脖子只有不到半寸的距离,寒光照在他的脸上,月晕如水。

    “黄口小儿,你说,你拜的是谁?”关二爷卧蚕眉微微一挑,诧异道。

    “实不相瞒,我乃玄德公一脉的第八代子孙,传到这一代,只剩下我这一根独苗了。”李道士泪流满面,双眼真挚,这一刻,金马、金像、金鸡奖的影帝通通附身,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是拿生命在演戏。

    “可有证据?”

    “实不相瞒,自从那司马昭灭了蜀汉之后,后祖(即刘禅)见大势已去,便让侍女抱了曾祖父先走,自己假意投降,以图再度振兴蜀汉基业,无奈子孙不成器,一直未找到机会,我父曾说,若有关二祖和张三祖这等英雄好汉相助,何事不成?”

    “传说我家祖父垂手过膝,顾首见耳,也不知是真是假?”李道士瞅了一眼对方,果不其然,对方的脸色缓了缓;这个年代貌似还没有《三国演义》的出世,而且《三国志》中的蜀书也未有流传开,这也算是比较隐秘的消息了。

    “大哥相貌异人,实有帝王之姿,碰上我与翼德,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关二爷摸了把胡子,不着痕迹的吹捧了下自己。

    “那是当然,关叔祖乃世间猛将,碰上我家刘祖爷爷,正是如虎添翼,世间良配!”

    “黄口小儿,莫要以为你的三言两句,就能让关某信服,若是没有其他证据,你这人头,某家就收下了!”

    “等等等等!”李道士慌忙叫道,娘的,这该怎么办?关二爷不好忽悠啊,除了骄傲过头外几乎没有其他的性格缺点,要是一张符把易中天老头给招出来了就好了,他知道的多啊,咽了口吐沫,忽然灵光一闪。

    “我听我父亲曾说过,关二祖在入曹营时,曾跟那曹丞相要一位美人,可惜那曹操生性好色,未有给予,也不知是真是假?”这是他很多年前看到的一段野史,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必须得感谢那么多三国学者的探索,连这么点八卦都能刨出来。

    “这——”关二爷先是一愣,那张重枣脸似乎又红了一圈,这他娘的绝对是黑历史啊。

    一看到这表情,李道士哪还不顺杆子上树,猛的掐了下屁股,眼花泛出,当即抱着二爷的腿干嚎起来,“不肖子孙拜见二祖,没想自小道家道中落以来,还能有机会见到长辈,呜呜呜……”

    “唉,可怜你了,孩子,”关二爷大概是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虎目泛泪,信以为真,手掌摸了摸道士的脑袋,一脸的慈祥。

    葛老二一时间还没转过神来,喃喃道:“不对啊,小道士你姓李,可是刘备的后代,不应该姓刘吗?”

    李道士暗骂了一句,连忙补救:“子孙不肖,那司马氏灭了我蜀汉之后,仍暗中派人追杀,不得已之下,我家先祖只好隐姓埋名,到了我这一辈,只好上了青城山,做了道士。”

    陈寿曾言,羽刚而自矜,飞暴而无恩,果不其然,一听这话,关二爷当即就怒了,抬手给了李道士一巴掌,骂道:“祖宗性命,怎好轻易弃之,如今司马氏早已是冢中枯骨,为何不改过来!”

    “关二祖说的有理,马上改,马上改,”李道士不怒反喜,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打是亲,骂是爱啊,看来这关二爷是差不多忽悠住了,还没来的及松口气,这才想起自己的肚子现在肿的跟个孕妇似的,三魂逆转,七魄作祟,难关还没有闯过去呢;连忙盘膝坐定,运转《玄都上品》,颇有规模的阴阳气开始镇压,跑了一晚上,哪有时间去吸摄北斗寒气,只好硬着头皮用一身修为去拼了。

    ‘玄中有玄,是我命;命中有命,是我形;形中有形,是我精;精中有精,是我气;气中有气,是我神;神中有神,是我自然,自然分化,谓之阴阳……’

    不过三魂七魄乃神明之本,人体之源,与阴阳气分属同源,镇压的效果十分不好,左手打右手,能打出个什么玩意来,结果就见李道士的身上时不时的鼓起一两块,就好像充气了一样;匆忙之间,终于镇压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团黑气,那黑气转了几圈,竟化作了一只湿湿搭搭的黑狗,双眼如漆,满嘴黄牙,腿有八只,这是七魄之一的尸狗!

    如果说上一次的吐魄是有意而为之,这一次就真的是镇不住,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逃掉,李道士双眼凸起,眼都快咬的崩掉了,你娘的,有种别跑!

    阴阳粹灵,胎化而成,道家讲的是性命双修,养七魄,镇七魄,修三魂,炼三魂,若是让这七魄之一的尸狗逃了出去,日久必生灵智,也就是化作了天地生灵的一种,然而天地运转,讲究的是平衡,多了一个生灵,世间必要少去一位生灵,就是他自己。

    好在李道士刚刚认祖归宗,旁边就有一条大粗腿,关二爷自然不会让自己‘大哥的血脉’绝种,丹凤眼一眯,青龙偃月刀‘噌’的一声斩了出去,旁边二人只见得白光匹练一闪,尸狗就被一刀两断,而李道士脑袋一疼,两眼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道士晕晕乎乎的醒来,只见自家躺在驮粮的大板车上,阳光洒下,照的他一阵头晕眼花,只觉的无比的虚弱;印象之中。只记得关二爷拔刀怒斩,颅骨就一阵揪心的疼。

    “道士你醒了啊!”葛老二惊喜的道,这家伙是个藏不住口头的男人,不用他问,就把之后发生的事抖的一干二净,关二爷在干掉尸狗之后,又用神力又修补好了他的魂魄,这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情,神力是神祗受香火供奉,产生的一种能量,极其宝贵,而在修补了好了李道士的魂魄之后,关二爷便道时间不早了,天庭点卯,自己要及早归位,便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哦对了,那关二爷还说,他虽修补好了你这道魂灵,但是还要疗养些时日,在这段时间内,切莫与别人动武;他也没想到大哥的传人会走上仙途,考虑到你行走天下难免会遇上危险,故意留了一些好处给你,就看你能否发现了。”

    “好处?”李道士纳闷起来,忽然觉的手腕处有些痒,扯开袖子一开,三条刀痕印在了腕部,就好像纹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