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买马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天后——

    “道长,这是你的路引还有发放的二十两官银,”县衙内,接待李道士的并不是赵县令,而是县丞。

    李道士毫不客气的接过,二十两银子就是两只官制银元宝,分量还挺沉,至于路引,则是一本薄薄的硬皮小册,粗粗扫了一眼,上面写着‘正治二十六年平川县县民李长生请给过所牒’,下面还有籍贯、年貌、居所、出门原因和目的地,当然大部分都是编的,看来这年头的官府信誉跟现代有的一拼;不过正治二十六年?倒是从没听过这个年号。

    县丞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道长把这路引保管好,把里面的内容记住,日后被盘问了也不至于露馅;最好去玄都司登记一下,换个道牒,这样过桥过路费都能省下来。”

    “放心,道爷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话又说回来,你们家赵县令和周捕头呢,怎么一个都没见到?”李道士纳闷的道。

    “实不相瞒,赵大人陪着新上任的河道总督万大人巡江去了,至于周捕头,则得了一张举荐信,到滇西上任。”

    “都走了啊,”李道士咂咂嘴,昨天葛家三兄弟才跟他辞行,据说河南水匪猖獗,他们想要黑吃黑,赚上一票,没了他们,这平川县中,还真没啥熟人了;刚出了县门,就见丑娘眼巴巴的等着,嘿嘿一笑,“走,准备出发,道爷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

    虽说二人没甚行李,但是李道士有钱了,也不愿意天天再走11路,便想买一只代步工具,毕竟到江南六府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就先去了马市。

    这马市和平川县还有上一段距离,本是一座兵寨,自从当年的三边总督兼兵部尚书,如今的太傅少保王老大人与十三族土司议和之后,便又重开了马市,倒也不仅仅是交易马匹,绸缎、盐、茶、铁都包括在内。

    所以当李道士赶到那里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里跟现代的农贸市场还真没多大的差别,只不过摊主换成了土司族人,交易的方式则是以物易物居多;至于马匹的种类:河曲马、西南马、藏马、岔口驿马,直接把李道士看花了眼,琢磨了好半天,愣是没选好。

    “客官看上哪一匹了?”马商问,虽说把马运到南边,价格至少翻一倍,但是最近官道不宁,强人出没,加上各种苛捐杂税加重,能出手的话还是尽快出手的好。

    李道士琢磨了下,“我想要那种能驮货、耐力足、不挑食的那种马,性格还要温顺,你们这儿有吗?”

    “那必须是契丹马,”马商到底是老手,不过片刻,就牵来了一匹矮壮的黑马来,这马的样子一点都不起眼,脑袋大脖子粗,还有腿短,毛发还厚一圈。

    “这马行吗?”李道士不确定的道。

    “客官可不要小看了这匹马,草原上的胡人骑的可都是这种马,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日行两百里,如果不是马屁股上挨了一刀,伤了经脉,再也跑不起来了,这种战马,可是想买也买不着的。【愛↑去△小↓說△網w  qu 】”

    听着马商的吹嘘,李道士琢磨了下,契丹马,怎么这么耳熟,想起来了,不就是蒙古马么,这马当年可是驮着蒙古人跑到欧洲去了,绝对是古代版的装甲车,至于跑不快么,那也没关系,道爷我要的就是安稳,上一次颠的想吐的感觉还没完全消掉呢。

    “给个良心价,多少钱?”

    “五十两银子。”

    “噗——”

    而在另一边,丑娘抱着行李包裹,有些无聊的站在木桩子边,这里人多,李道士不让她乱跑,而且对于牛马什么的代步工具她也不感兴趣,只是怀恋起了糖人的滋味,听道士说,那个‘江南’有更多的好吃的,可是不可能有比糖人更好吃的玩意了,她表示严重不信。

    正发呆之际,忽然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转过了头,只看见一只没毛驴子对着黄豆混杂草细嚼慢咽,两只驴眼正好也对向了她,丑娘抓了抓脑袋,不由的走了过去。

    “刚刚,是你在说话?”

    没毛驴子咽下了最后一口稻草,突然露出了张拟人的微笑,脑袋一斜,只见在下面的木牌上写着——‘深山老驴一只,售价五两,欲购从速’。

    丑娘在包裹里摸了摸,掏出了一锭银元宝,“这是不是五两?”

    “好了好了,实在说不过客官您,二十五两,成本价,不能再少了!”马商抹了把汗水,这家伙真是能说会道,只是卖一匹马,他都能扯到物价水平、朝廷政策、银钱增值的份上,他可还有十几匹马没售出呢,不能把时间都耗在一个人的身上。

    “成交!”李道士咽了口吐沫,砍了半个时辰的价,他也有些口干,“丑娘,拿钱付账。”

    眼角一撇,就见不知何时,这小姑娘的手上牵了只没毛驴子,开口道:“马,不买,驴子,买了。”

    “啥?!”

    李道士瞅了一眼丑娘,再看了一眼这只品相差、质量更差的老驴子,嘴角歪了歪,垮了下来,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该把钱给她拿着,这丑姑娘没轻没重的,五两买一只驴子也就罢了,更关键的是,她给人家的银元宝是十两份额的,足足亏了五两啊,这他娘的是以前半年的伙食费啊。

    “我算是看明白了,道爷我当日收留你就是天大的错误,你这丑小娘生下来就是为了坑道爷我的吧!你大爷,你是我大爷!我警告你,至少半个月别跟我讲话,扣你半年的饭粮,以后天天就给你吃一顿,吃到补上来为止,”李道士恶狠狠的道。

    “道士,慢一点,等我,”丑娘委屈道,两个人早已上了路,现在正在往南直隶的方向赶去,道士脚步快,很快就把她和没毛驴子甩到了后面。

    “还等你,你想的美,道爷我不把你甩了就不错了,这破驴子看着还没道爷我重,我就不明白你买它干什么,行李由你背不就行了,呼,气死我了!气的我都想尿尿了,别跟过来啊。”李道士身子一转,就消失在了山道的后面。

    丑娘刚要上前,这只老驴子就咬住了对方的衣角,摇了摇头,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站在一颗松树后面,李道士刚解决了生理问题,准备回去继续教训丑娘的时候,浑然没注意到两道身影就藏在树后,一口布袋子罩了上去,拎了就跑,李道士‘呜呜’的挣扎着,只觉得绑匪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

    一柱香后,绑匪到了汇合点,将口袋一掀,李道士刚准备破口大骂,就见二十来号皮袄大汉冷冰冰的看着他,手上拿着的、腰上挂的,都是锃青的厚背大刀,顿时咽了口吐沫,“各位好汉,有何贵干?”

    “大当家,探哨的时候,捉了个肉头。”

    那当家的站在山石上,虎背熊腰,光着脑袋,披着熊皮大斗篷,单是膀子就比李道士的腿粗,一身的血气竟使得体内的阴阳气就僵了一两分,这绝对是个江湖上的高级好手。

    “搜搜看,身上有什么值钱的玩意,然后就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