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内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虽然这虎窟山的聚义堂灯火通明,各种酒肉瓜果流水席面一样的摆上来,坐在主位的刀疤脸和大当家更是一副哥俩好的姿态,吹牛打屁,兄弟情深,但是李道士从直觉上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按照职场生存法则,办公室里只能有两种人,主角和龙套,这大当家的如今基业被毁,跑到老兄弟的地盘混口饭吃,若是一天两天也就罢了,待的时间久了,这关系必然尴尬,到了那个时候,就只能存在两种选择,吞并,或是被吞并。

    而自从早上,这山寨头领刀疤脸带上了整个寨子,整整三百多号人马,一齐来迎接他们的时候,这刀疤脸的想法估计就没那么单纯。

    “小子,你怎么不吃,爷今个儿带你过来长长世面,看起来不高兴?”独眼儿打了个饱嗝,醉醺醺的道。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李道士表面上装出一副惶恐的表情,心里却在诽谤,是你自己舍不得错过饭局,又不得不看着我,这才把我带来的吧,装什么大尾巴狼。

    紧接着李道士的身子一僵,白毛汗都吓了出来,跟见了鬼似的,原来是独眼儿的左手,摸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独眼儿不退反进,直接坐了过来,尖笑了两声:“小子,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老子就看上你了,我以前在山里有一个相好,他跟你长的有五六成像,还是个秀才,被治的服服帖帖的,那身子骨,啧啧——”

    李道士这下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家伙是个同性恋,按照现在的说法,有龙阳之好、分桃之癖,顿时欲哭无泪,他娘的,被刀匪绑了也就算了,更倒霉的是被一个变态绑了,说不得今个儿夜里就要弄的菊花残、满地伤,不行,道爷我宁愿被干掉,也不愿意被爆菊,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正当李道士准备拼死一搏,弄死一个是一个的时候,恰巧对方的两个同伴过来灌酒了,这独眼儿也就暂时放过了他,不过时不时抛来个暧昧的眼神,让他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不行,哪怕是冒着给雷劈的风险,他也要想法子逃出去!

    结果这顿酒席一直喝到了三更,足足有十个酒缸被喝空了,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味道,堂上堂下躺了一大片,被各自的人马抬走,就连独眼儿也是一样,安顿在了准备好的山洞之中。【愛↑去△小↓說△網w  qu 】

    李道士悄悄的睁开了眼,刚刚他抹了点酒水洒在脸上,故意装醉,大半夜里的,居然没人给他系上绳子,这可是天赐良机,赶紧趁着月黑风高,悄悄的溜了出去。

    这刀疤脸也的确有些治理本领,说是山寨,其实跟一个县城也无甚区别,有粮仓、兵器铺、衣坊,更关键的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还未走上几步,就被几个山盗拦了下来。

    “山路已封,老兄大半夜的去哪里?”对方怀疑的道,手中的刀拔出了一半。

    李道士咽了口吐沫,“茅房,茅房在哪里?”

    “哈哈,山上哪里有茅房,老兄你喝糊涂了,去后山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吧。”

    “喝多了,真是喝多了。”李道士嘀咕了一句,摇摇晃晃的往后面走去。

    到了后山,他才明白这些守卫们为什么守前不守后,这虎窟山的山势非常古怪,前山洞穴连连,而后面则是光秃秃的峭壁,像是被巨人用刀劈开似的,光滑滑的一片,离地面足有数百丈,阴风阵阵,呜咽声不时的传来,这种情况下,除非是霍大胡子这种等级的剑仙,不然掉下去就是个粉身碎骨。

    对于此情此景,李道士只能用一个‘靠’字来形容,正准备溜回去再想办法,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动静,连忙蹲在树后装死,这个时间段,谁他娘的跑到这里来,按照惯例,有阴谋,大大的阴谋!

    “胡大哥的意思是,咱们弃了这处产业,跟他一起去江口刨食去,漕帮的人有他的朋友,行路打劫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小了没油水,大的遭惦记,你的意思呢,长鹤?”

    听这嗓音,李道士瞬间明白了对方就是刀疤脸,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刀客,至于这长鹤,则是虎窟山中的三当家兼师爷,这山头共有四个头领,除了刀疤脸外,分别是金钱豹子赵山客、纸扇先生白长鹤、以及粉娘子桃姑,这三人各有来历,也是绿林中的二流好手,在这五年中,陆续被招揽了过来。

    “那胡大当家表面上做出一副为首领你打算的姿态,其实从头到脚都是为了他自己,咱们三百号人,大多都是本地混不到吃食,这才上山为贼的,真要去南边,至少有一大半是不愿意去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大家伙都愿意跟着头领,那漕帮数十万的大帮会,咱们这些人加进去,不就跟往河里丢了块石头一样,能掀起多大的浪花?到最后还不是得凭他大当家的关系,一二来去,兄弟们听谁的就说不定了,”白先生诛心的道。

    刀疤脸先是一愣,继而又怒又气:“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嘿,我的这个老哥们,还真以为他改性子了呢,还是跟当年一模一样,表面豪爽,内里阴险的紧。”

    “那头领你是什么想法?这些可是恶客啊!”

    “我懂你的意思,但是你可不要小瞧了那二十个太行山兄弟,真要火并下去,咱们就算能吃下他们,也是个实力大伤的局面;而且凭借着大当家的那套双手刀以及一身横练的功夫,真要打起来,我还未必是他的对手。”

    “长鹤懂了,改明日就让桃姑出马,看看能不能……”

    二人又商量了好几个阴毒计谋,没料到都被李道士听了个干净,等半个时辰之后,二人走后,道士才深深的呼了口气,面色苍白,都是憋的;真正的江湖好手,五丈方圆内,蚊虫爬动的声响都能听个一清二楚,刚刚的关口,他连口气都不敢多喘,生怕被发现了。

    ‘这些人不会是要搞内部火并吧?’李道士琢磨了下,是不是等两方人马打起来的时候,自己再趁那个关口偷偷的溜下山去,貌似行的通,不过时间不等人,再在山上呆个几天,自己的菊花保不住啊。

    还未等他想好,‘噌’的一声,一口七尺长的青锋剑已贴在了脖子上。

    “虎窟山群盗,五年内作案六十七起,证据确凿,死有余辜,”随着清亮的女声从背后响起,剑锋往喉咙上划去。

    李道士二话不说,腿一软,“女侠,饶命,我是良民啊!”

    “良民?”

    “对,大大的良民,”李道士咽了口吐沫,用手指小心的将剑身往旁边挪了挪。

    “你不是山中强盗?”

    李道士转过头,挤出一个貌美如花,“当然不是,女侠你见过长的这么善良的强盗吗?

    女侠柳眉一扬,对方的模样的确不似恶人,只是一副油嘴滑舌的腔调让人听着不舒服,尤其是那双贼眉鼠眼,尽往她的身上招呼,将剑身一甩,在对方的眼前绽出了朵剑花,吓的对方一屁股坐地,这才满意的收回了宝剑。

    “你是谁?”

    “你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