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四十一章 燕子矶

第四十一章 燕子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乘着天黑,李道士偷偷摸摸的下了山,原本的哨岗已被冯女侠吸引了过去,大多空置,所以他有惊无险的跑到山口,而在山口的左右有两处木札成的瞭望台,横着一圈围栏,作为寨子的第一层防护手段。

        李道士咽了口吐沫,上面隐隐约约的还有好几道身影,在板墙上面,似乎还架着几座硬弩长弓,这些可都是官兵才用的玩意,射程远,力度大,擦到边就能扎死人,属于古代版的大狙。

        不过,道士回头一看,只见在山头的方向,光亮更大,人头攒动,似乎还着了火,而山寨的大门敞开着,没有多少防备,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咬了咬牙,天这么黑,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下面的是谁人?”结果刚爬到一半,黑暗之中就传来一声吼声,我靠,这都能被发现,不是说古代人都有夜盲症的吗,骗人的吧;这下他也不匍伏前进了,撒丫子往前冲,很快就跑出了大门。

        瞭望台上的强盗也不是吃干饭的,能驻扎在这里的,必然是一等一的好手,箭步一跨,抄起硬木弩,拉起弦,瞄准了狂奔中的道士,‘嗖’的一声,这支弩箭擦着他的眉角射了过去。

        李道士小心肝一颤,魂都要吓掉了,按照自己的血量,中一记就是成仙得道的节奏;而人在紧张的时候,往往会呼吸加快,瞳孔放大,肾上腺素飙升,身体会生出一种燥热的感觉,心脏在‘砰砰’的跳动中,而这种身体状况,则影响了关二爷在他的体内留下的东西——腕部的三支刀痕。【愛↑去△小↓說△網w    qu  】

        “嗷!”道士猛的甩了甩手,只感觉腕部好像被烙铁印了一记似的,又疼又烫,心里暗骂真他娘的不是时候,自己以前琢磨这刀痕也不是一次两次,用尽了办法,半点效果都无,如今正在逃命的关头,它却突然冒了出来,关二爷,你这不跟我师傅一样坑人吗?

        正这般想着,忽然一支拇指粗的硬木箭歪打正着的钉在了腰部,冲力逼的自己翻到在地,顿时暗道完了,这下自己再也跑不动了,而且又没有止血的手段,箭头要是再戳了个腰子,直接能疼死,要多惨有多惨,师傅老头,记得在阴司给徒弟我要个号,咱要投胎去了,可是道爷我还不想死啊!

        结果咬牙闭目半晌,李道士发现除了一开始的剧痛外,居然就没有其他的感觉,连忙睁眼一看,只见身体的表面覆盖了一层金光,那只射来的箭头早就被折断了,老脸一红,原来没死成,那自己刚刚的惨叫乱吼有个毛用,不过这层金光怎么这么眼熟,不就是当日关二爷下凡时自带的视觉效果嘛,原来这玩意还有防御功能,低头一看,那三支刀痕中的一支,已经变的浅薄了许多。

        有了这一层防护,李道士终于不再顾及,低着头往前冲,一口气跑出了五六里路,终于摆脱了后者的追逐。

        “你娘的,终于不用再伺候那老娘们了!”

        燕子矶是在虎窟山二十里外的一处老祠,小峰环绕,百年前名声颇大,还有朝中的大官人亲手提的词,后来因为胡人时常过来打谷子,加上地势偏僻,这处宗祠就荒废了下来,后来听说连死人的灵位都不见了,就再也没人光顾了,李道士大白天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了此地。

        这老祠地势颇大,数十丈的方圆,除了破旧的大堂外,后面还有一个三进三出的院子,摆着不知什么年月的棺材,足足有四五十座,连棺木都有些腐朽烂掉,有的憋着,有的鼓起。

        “丑娘!”李道士提声道,无人回话,你娘的,这小娘真是白养活了,快一个月不见面,不仅没急着找道爷,现在居然连一个屁都不放,没良心啊没良心,自己待她那么好,供她吃供她穿,没想到却是养了个白眼狼,道士越想越气,一脚踹在了老祠里的棺材上,顿时把棺材板踹开,露出了半截尸体。

        一阵尸臭从其中传来,那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起来,旧时的棺材用铆钉钉死,所以气体不流通,里面的尸体保存完好,而一旦漏气,浑浊的气体泄出去,尸体就会脱水,造成‘放气’的现象,这并不是尸变,只是正常的自然反应而已。

        李道士吓的连忙将棺盖合上:“抱歉,抱歉,一时脚误,一时脚误,您在下面好好歇着,有事没事别上来。”

        正拍了拍胸脯,暗自松了口气,耳边忽然动了动,顶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连忙抬头看去,只见除了木梁蛛网外,没有活物,难不成是蜘蛛?不过这声音是不是有点大了,又有注意到,棺材的附近有一圈黄浊的粘液,绝对不是一般的动物留下的。

        刚这么想着,前院又传来了动静,连忙跑了过去,只见一身是血的冯真真站在门口,手中的青钢剑断了一半,踉跄了几下,一口气栽倒在地。

        “喂,女侠,你怎么伤成这样?!”李道士连忙把她抬起,身子轻飘飘的,说不定还不足百斤,左右看了看,找了块干净的草地,把她平放在地,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捶胸还是人工呼吸,道士一时慌了手脚,看着肩膀上那不断流出的鲜血,一拍脑袋,娘的,先止血啊!

        ‘撕拉’一声,刚扯开对方的肩衣,那口断剑就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冯女侠的双目精闪闪的,那是剑术到达一定境界的标志,功成之后,十丈内外,苍蝇蚊虫都能看出雄雌来,这样杀人才一杀一个准。

        “你在做什么?”女侠的音调又清又冷,似乎稍有不对,就要下杀手。

        “美女,不是,女侠,我是在给你止血啊,”天地良心,这一次李道士真的没有别的念头。

        二人双目对视,好半晌,女侠才收了剑,冷冰冰的道:“腰间荷包里有一个瓷白瓶子,那是止血的药,有任何想法,刺瞎你的眼珠。”

        李道士咽了口吐沫,本来是没什么想法,现在被这么一提,想没有也不行了,这女侠只是一张素脸,却有月宫仙子的美态,只是眉尖那抹煞气,一看就绝非寻常女子。

        撕开血衣,透着月色,只能看到半处香肩,上面是婴儿嘴般的血口,一抽一抽的,泛着黑色,冷风一吹,看的人头皮发麻,这是中毒了?

        “那个,女侠,伤口要不要先清理一下,不然容易发炎啊,女侠?”李道士低头一看,原来不知何时,冯女侠已然晕了过去,眉头时不时的纠着,似乎在忍受钻心的痛楚。

        “哎,姑娘家家的,呆在家里化化妆,绣绣花多好,非要去做女侠这个又危险,又没什么发展前途的职业,何必呢,何必呢。”李道士叽叽歪歪,开始了救治伤员的工作。

        第二天一早,冯真真睁开了眼,突然发现自己外衣尽被褪去,盖在上身的是一件陌生的道袍,连忙坐起,右肩忽然一痛,原来的伤口被厚厚的白布包裹;直露出两条粉藕一样的手臂,玉目扫了一圈,亵衣还在,身子未被污掉,顿时松了口气。

        “啊,女侠你醒了,要不要来一个包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