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山蜘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珰’的一声,那口青钢断剑插在了门板上,距离道士的脑袋只有半尺之隔。

    “……”

    沉默了半晌,李道士一蹦三尺高,连包子都顾不上吃了,又气又怒:“女侠,做人做事得讲良心,道爷我昨个大半夜的去帮你买酒、清洗伤口、包扎,为了怕你着凉连衣服都给你披上了,道爷我对你这么好,你回头就给我一剑,胸大就可以没良心吗?”

    冯真真沉默了半晌,道了一声:“多谢。”

    李道士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这才哼哼唧唧的坐了下来,摸出了个包子,“素肉馅的,三文钱一个呢,当然,用的是你的钱。”

    冯真真接过,小口的吃了起来,大约也是饿急了,像是松鼠啃栗子一样,频率很快,李道士斜眼看着,忽然嘿嘿一笑。

    冯真真脸一红,“你笑什么?”

    “这才像个姑娘家嘛,每天僵着脸干什么,又不是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是谁?”

    “一个脑子坏掉的老女人。”

    冯真真的头发散乱着,那根用来系住的草绳不知被丢哪里去了,但是人姑娘的发质好,不仅没有乱糟糟的,反而平贴在两颊上,多了一丝婉约的气质;李道士从五里外的庄子买了五个包子,他吃了两个,女侠吃了三个。

    “丑娘呢?那个没良心的小娘在哪里,”李道士貌似随口道。

    “我把她安顿在了一户民家,天天喊着要找你,如果不是此事实在过于危险,我早就把她带过来了。”

    “嘿,小没良心的,”李道士心满意足,又道:“你这伤口是被谁弄的,我帮你检查的时候,里面似乎还有些微的毒性,是不是大当家,他的武功似乎很厉害。”

    “不是,他被我杀了,这道伤,是虎窟山寨主刀疤脸造成的。”

    “刀疤脸?”

    事情的经过很是奇特,在内斗结束之后,冯真真觑得一丝空机,使出家传剑法中最拿手的一招——破寒晓月,此招乃是一剑刺敌的杀招,有进无退,有敌无我,精气神被催发到了顶点,只一招,就削掉了大当家的脑袋。

    二者的差距当然没有这么大,单论硬实力,这大当家还要高于冯女侠一筹,但是剑客的剑,是杀人的剑,分出的是生死,不是胜负,这一招,冯女侠赢了,所以,大当家死了。

    按道理来说,大boss死了,情节就该全剧终了,不仅是李道士这么想,冯女侠也是这么认为的,正当她搜寻虎窟山盗银时,碰上了去而复返的刀疤脸,一身的鲜血,二人交手不过三招,她就被打的重伤。

    “怎么可能,刀疤脸的本领可是不如大当家的,”李道士惊讶的道。

    冯女侠摇头道:“不知何故,他的速度至少快了一倍,而且我注意到,他嘴里满是血,很有可能是刚食过人肉。”

    “古怪。”

    李道士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也清楚,练武之人的身手,快上一线,就是不同的档次了,而快上一倍,就等同于连暴了十几级,哪有这么夸张的,他又不会吸星大法,事有反常必有妖,妖?

    “那家伙还有什么其他的古怪表现吗?”李道士不动声色的问。

    冯女侠想了想,“他的双眼似乎有点泛黄,而且十指坚硬如钢。”

    李道士低头琢磨,这种状态,自己貌似在《神机鬼藏》中看过,犹豫了下,又问:“女侠,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恶不除,剑不收,虎窟山的匪类一日不除净,我就不会收手,”冯女侠冷冷的道。

    “不是吧,女侠,你打不过人家啊,你可是三招就被人秒了,”李道士刚嘀咕一句,就被对方狠狠的瞪了一眼,再也不敢发言。

    “我跟丑娘说好了,今日在此见面,你们汇合之后就离开吧,这里毕竟不安全。”这话一说,冯女侠就闭目养起了神。

    李道士挠了挠头,这女侠是标准的不撞南墙不回头,而且真要如自己所想,那玩意说不得是跟虎姑婆一个等级的妖怪,哪怕自己装备齐全也不是其对手,更何况如今什么玩意都没有,打什么打,标准的送人头啊!女侠你慢慢玩,道爷我实力不够,只能先闪了。

    正这么想着,又是一阵窸窣声响从屋顶上传来,李道士刚抬头,一道身影电也似的飞射了出去,女侠的反射神经向来比较快,然后后院就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声响,一只水缸大小的蜘蛛爬上了房顶,冯女侠踏壁而行,紧追不舍。

    这蜘蛛一身长毛,足有十六支足爪,支支如镰,无有脑袋,三双复眼就长在身子上,就像是一个圆球插了数根牙签,再把它放大上百倍。

    李道士一惊,居然是山蜘蛛!

    山蜘蛛,大如车轮,喜阴,善吐丝

    女侠的剑术厉害,任那十来个镰刀爪子从四面八方打来,只用剑格挡,一时间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不过到底右肩有伤,使不出一身本领,不过片刻,断剑就被打飞,只能施展轻功,在屋檐房梁中乱跳,躲避对方的追击,那十来个大镰刀‘哗啦哗啦’的乱晃,一时间木屑纷飞,跟下雨似的。

    李道士一看不对,连忙弯腰小跑,捡起了那口剑,丢了过去,口中叫道:“山蜘蛛的要害在眼珠子上,刺它!”

    这一叫就坏了事,这只大蜘蛛的眼下张出一条缝来,吐出一团大丝,像一匹布一样的那么浓密,直接把李道士裹成了球,黏黏的汁水从丝与丝的间隔处透了出来,原来之前见到的是这个玩意。

    眼见这蜘蛛向自己爬来,李道士二话不说,将身子一倒,滚地葫芦似的往外转,口中叫道:“女侠你上啊,刺它眼睛,暴它菊花!”

    冯女侠身形一转,披在身上的道袍迎风滚荡,鹿皮靴在房梁上重重的一点,人剑合一,往山蜘蛛的身上插去,可是这蜘蛛妖果真诡异,顶部部位同样裂开,射出数十条黏丝,女侠面色一变,腰肢一折,几乎弯曲了近九十度,差之毫厘的避了过去,身形在这丝线中来回穿梭,只是失去了进攻的机会。

    山蜘蛛速度不减,大嘴往李道士的方向裂了开,眼看着就要吐丝吞人!

    就在这时,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小嘴一张,一团碧火吐了出来,蜘蛛妖畏火,复又往阴暗之处爬了进去。

    “道士,我好想你!”还没等李道士弄明白情况,丑娘就扑了过来,花猫脸对着道士蹭来蹭去。

    “好了好了,道爷的家伙你捡了没?”李道士紧张的道。

    丑娘乖乖的拿出一口袋子,笔墨纸砚、《天青宝册》、桃木符、鬼木等,唯独没有青城法印!

    “法印呢?就是那个四四方方的,木头做的玩意。”

    丑娘摇了摇头,“没见过。”

    “我靠,完蛋了,老头子你可千万别用雷劈我,青城派千年传承,到了我这儿算是断了,”李道士苦着脸道。

    眼见里面的吼声越来越急,丑娘连忙道:“冯姐姐有危险,我去帮她。”

    “不是,你先把我这线给扯开啊!”

    被裹的跟个蚕宝宝似的李道士见丑娘不帮忙,左右瞅了瞅,找了个锋利的岩石片,开始咬着牙磨了起来,只是这蜘蛛丝坚韧的很,居然磨不开。

    “呼,呼,”道士直喘着粗气,只觉得生无可恋,忽然一团阴影挡在了头上,是一只驴子头,舌头吐出,舔了他一脸,脏兮兮的,还未等他叫唤,一个玩意从驴嘴里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