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伥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冯女侠左脚点右脚,施展出轻功绝技‘燕子三叠’,脚不沾地,身子凌空转了三个圈,躲过了山蜘蛛的镰刀直爪,踉跄落地,面色忽然一白,右肩的伤口有崩裂的迹象,十成力气顿时去了七成,眼光一扫,只见前后左右都是密密麻麻的蛛网,白花花的一片,无片砖藏身之地。

    ‘这妖怪好生厉害,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冯女侠咬了咬朱唇,心中一阵不甘。

    “姐姐,我来帮你!”正在这时,地面上匍伏着一道弱小的身影,爬了过来,正是丑娘。

    “你来做甚,还不与那道士快走,趁我还能拖延片刻!”

    丑娘摇了摇头,将嘴一吐,一团碧磷妖火冒出,随即在网上烧出了个大洞,这蛛网易燃,很快就点燃了一大片;冯真真眼光一亮,这小女孩竟有如此异能,心中一动,附耳道:“等会儿我让你吐火,你再吐火。”

    二人缓缓的往前走,由蛛网蔓延到杂物,火光渐起,山蜘蛛喜阴厌热,渐渐的骚动了起来,冯女侠眼光何其敏锐,五丈之内,纤尘可见,连忙将手一指,丑娘朝东北方向喷出一团碧火,烧透了层层蛛网,隐藏在其中的怪物顿时一声惨叫;女侠身影一闪,然后就是几声交击声,山蜘蛛的两只镰刀爪子被切了下来。

    冯女侠心中一喜,两人如此合作,定能除去此獠,可没料丑娘瘪了瘪嘴,道:“没力气,吐不出来了。”

    “先出去再说,”女侠当机立断,一手携着丑娘,施展轻功,几个起落间跳出了火网,后面的山蜘蛛紧追不舍。

    “这边!”宗祠口的方向忽然传出了一声叫声,冯女侠听声辨位,连忙奔了过去,后面的山蜘蛛见状,嘴巴张开,吐出一条打结蛛绳,一把拴在了她的脚踝,并往后扯拉,女侠情急之下,只来的及将丑娘丢了出去,自身却被拖了进去,地面发出难听的摩擦声响。

    “好妖怪,敢在道爷我的面前作祟!”李道士大喝一声,将青城法印往下一敕,地面上接连冒出十几团焰火,将山蜘蛛照的分毫毕显,火炉图案同样栩栩如生。

    “云光日经,永照我庭,太阴幽冥,速速现形!”李道士张开一张桃木符,并三清指,屈指连点,只见那符冒出了肉眼可见的光芒,与此同时,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吸气三口,收五方真气,并混阴阳气点之。

    符有七法,化法、佩法、贴法、吃法、煮法、擦法、洗法,而在此之上,道行高深者可以用自身道行催动符咒,加强符术的威力;在李道士的连连点敕之中,桃木符的光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着,山蜘蛛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十几个根爪子‘滴溜溜’的一阵旋转,顺着柱子往上爬,不过因为其中的两根已被冯女侠斩断,难免有些僵直。

    李道士眼一眯,体内积蓄已久的阴阳气倾泻而出,桃木符光芒大亮,桃者,五行之精,能压服邪气,制御百鬼,所以当符飞射到山蜘蛛的身上之后,一声炸响,伴随着绿汁白浆,恶心的臭气,以及刮在脸上生疼的风浪,这只蜘蛛妖被一招打的四分五裂。

    “道爷有印在手,天下我有!”李道士摆了个拉风的姿势,越看越喜,忍不住对失而复得的法印污了一口。

    丑娘睁大了眼珠:“法印,又回来了?”

    李道士和蔼的摸着丑娘的石头脑袋,道:“果然不愧是道爷我的婢女,眼光就是好,挑的一只好驴子。”

    “驴子?”

    原来在刚才,这驴子嘴里落下的正是不知掉到哪里去的青城法印,而在道士身上的蜘蛛丝,则被对方用它那两只大板牙给咬开了,李道士哪还不明白,这驴子必然是通灵的坐骑,说不得上一任主子就是某位得道的道门大师。

    收了这山蜘蛛的魂魄之后,李道士还没来的及看演化出的符咒,就颠颠的跑到了冯女侠的面前,关心道:“女侠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要不要我扶你起来。”这年头本领高有什么用,暖男才是王道。

    “不用了,”冯女侠冷着脸回了一句,艰难的用断剑把蛛绳割断,站起了身,看来她对道士装猪吃老虎的行为很是不满,完全没有被对方虎躯一震,芳心暗许的冲动。

    “不是,女侠你听我解释……”

    等李道士把经过说了一遍之后,冯真真的脸色才好看了些,用她那双杏目盯着他,但仍然一声不发,这女侠就像她的那口剑一般,宁折不弯,也从不求人。

    道士顿时暗暗叫苦,他明白对方的意思,女侠估摸着也猜到那刀疤脸是被某种妖物附身,想要拉团打怪,不过女侠啊,你不要很傻很天真了,那妖怪可不是你我现在就能对付的。

    沉默了半晌,冯真真先开了口,依旧是冷冰冰的音调:“既然你们已经碰面了,那么就此告别吧。”

    李道士答非所问:“天太黑了,明天再走。”

    ‘噼啪’声不断的响起,三个人围在一堆火堆取暖,自从老祠的大火被扑灭之后,空气中就弥漫着焦糊的味道,丑娘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似乎在奇怪二人为何都不说话。

    最终还是李道士先开了口:“算了吧,道爷我实话实话,那附刀疤脸身的鬼类,十有八`九是伥鬼,也就是虎伥。”

    “虎伥?”

    “虎伥,虎精残魄所化,善引人,好食人。”

    冯女侠目光亮起,“你可有对付的法子?”

    “要有的话道爷我还会在这里干坐着吗?”李道士苦笑了声:“一般来说,能附体的虎精,必然已达到了化形的层次,就像是那虎姑婆和狐狸精一样,至少也有百年的道行,对付它道爷我真的是有心无力,除非破了它的本体,不过鬼知道这玩意在哪儿,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冯真真点了点头:“多谢告知,只不过剑出鞘了,就没有收回的道理。”

    李道士怒了:“你怎么这么死心眼,打不过不打不就行了,那虎伥就算是食人,也吃的是那些强盗匪类,你非要凑上去送死干什么,你这种人要是活到现代,不被人讹死才怪!”

    “这世道永远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一次退了,下一次就无路可退了,多谢你的好意,”冯女侠嫣然一笑,那笑容就像是冰山上的雪莲突然绽开,凄美却决然。

    李道士看的愣住了,只感觉胸口闷闷的,又气又怒:“实话实说,道爷我就是看在你有点姿色的份上才提醒你的,不听拉倒,死了被后悔!”

    冯女侠不答,只是找了块干布,细心的擦拭着那半截剑身,那认真的神态,仿佛在给自己心爱的郎君绣花一样,美人抚剑,温婉,但有杀气。

    “这女人脑子坏掉了,简直不可理喻,”大半夜的,李道士还在嘀咕,好心当作驴肝肺啊。

    丑娘蹭了过来,小声道:“道士,帮忙。”

    “道爷我帮个屁,我有几把刷子你不清楚,你还真当我是三清道尊啊,那虎伥会分身术的,输出没伤害,开团都赢不了,你想让我送人头啊,要送你去送!”

    丑娘委屈的撇了撇嘴,不复再言。

    李道士被那傻女人气的半夜三更睡不着觉,摸出了《天青宝册》来看,他可不是为了找对付虎伥的方法,纯粹是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