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四十五章 虎尸

第四十五章 虎尸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虎窟山的山穴洞口甚多,官兵几次攻山,都被这地道战的地形给逼了回去,其中的暗道活穴,甚至连大部分的山盗都摸不清,只有少数的老山贼知晓,冯真真跟着的,就是其中一位。

        那人脚步轻快,脚踝粗大,应该是有轻功的底子,身上的衣物虽脏兮兮的不起眼,却是湖南锦布,上号的面料,只见他弯着腰,几个转向,避开了胡乱奔跑的山贼,走到一条死路,往后扫了好几眼,这才往墙壁下角用力一拍,那极似山壁的石板忽的掀开,露出了半人大小的洞口,还有些许的烛光明亮,他犹豫了下,还是钻了进去。

        谁也不知道,当初刀疤脸单人闯山的时候,事情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般顺利,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虽说起先仗着心狠刀辣,压下了不少的山中蟊贼,但几个不服气的老贼头却也狠狠的摆了他一道,假意顺服,暗中却设计,山腹中有一个乳洞,里面有一个凹槽关,只要按着机关,顶上的石笋就能像落雨一样的洒下来;数十上百斤的老岩,刀术再厉害也劈不开,直接被砸成了重伤,被层层的石头掩埋。

        又过了五天,正当这些散匪们认为这个刀客已死,山中的秩序恢复的时候,刀疤脸在黑夜之中出现了,一个接一个,把反抗者杀了个精光,自此才立下的威名,山中上下,无有不服。

        而他,白脸儿,就是目击者之一。

        小心翼翼的从凹槽关的口子摸了进去,那座小石堆就挡在前方,此地连同附近数里,已是刀疤脸设下的禁区,谁来谁死,只不过如今形势大乱,却是顾不得了;白脸儿的目标,自不是那些神神怪怪的玩意,他可不是李道士,搜寻的东西,只有一个——山中的银库。

        山贼打劫下的玩意,除了少部分的被瓜分外,大多数都被首领收归囊中,谁也不知道被他放在哪里,而结合前因后果,白脸儿很容易就得出结论,在这凹槽关中必然有一个暗道,那里除了有治伤的宝贝,更有可能就是银库的所在。

        果不其然,在搜寻几遍之后,在地面上竟发现了一道淡薄的红褐色痕迹,被灰尘掩盖,若不是白脸儿在入山前就是个偷儿,眼尖,根本发现不了。

        顺着血迹,很快就在几个岩盘中找出了一个手臂宽的山缝,深吸一口气,白脸儿的眼中闪出的贪婪和兴奋,这年头,忠心义理都是扯淡的玩意,读书人都不讲究,更别提他这种下九流的人物,能捞一笔是一笔。

        这山缝开始有些狭隘,挂了他好几块布料,不过百步,却豁然开朗,那是一个十丈左右的石室,正正好处于山势的中心,按照道家的说法,是山穴的所在,金出火焚,虎头冲坟,能聚山气,而有的妖怪,吞的就是这玩意。

        擦了擦汗,白脸儿忽然觉的有些热,却也不放在心上,离他两丈远的,是两车的花布绸缎,他有印象,是半年前劫的一行车队,出自扬州最有名的李记绸缎庄,如果不是脱不了手,这批货至少能当上五百两银子,瓷器、茶壶、皮毛、乱七八糟的玩意堆的满地,有的值钱,有的不值钱,但无例外的是,都无法短时间内化作现银。

        “肯定还有藏钱的地方,在哪里,在哪里?”找了半天,白脸儿急的跳脚,发出‘咚咚’的声响,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过来,只要被发现,九条命也不够他死的。

        正纠结间,忽地心中一动,这声音不对,连忙往脚下一看,只见黑色的毯子铺地,连忙将其掀开,只见一条木板横搁在下面,其中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顿时吓的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只见一只足有野牛大小的吊睛白额猛虎躺在下面,浑身黄毛,足有碗粗,更诡异的是,虎头上竟长了一张老人的面孔,满年皱纹,双眼闭着,要死不活的模样,腥臭的气息瞬间包住了整座石室。

        白脸儿本就病态的脸面更加惨白,大气都不敢喘,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意识到虎怪已死了好久,肉体正处于半腐不腐之间,双腿哆嗦着,正想捡上几件值钱的玩意逃出去,忽然看到虎头的下方,一只精致的箱子正压在一个长条物上,箱子打开着,里面是满满的金元宝。

        不自禁的咽了口吐沫,有道是色壮怂人但,财迷庸人心,在这钱财面前,这只死去的大怪物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扒拉开木板,刚抓住宝箱,用力一抬,顶在胸前,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外,老虎精的眼皮子忽然耷拉了一下,露出了血红的眼孔,原本燥热的空气忽然变的浑浊了起来,白脸儿神情一僵,浑浊的气体从他的眼耳口鼻挤了进去,而他的眼睛,竟也泛出了同样的色彩。

        传说在深山老林之中,人被老虎吃了,‘鬼魂’会反助虎吃人,这就是所谓的‘为虎作伥’,而这不知死了多久老虎精道行太高,哪怕魂魄已被黑白无常勾入了地府,精怪的尸体仍然在影响着他人,刀疤脸如此,白脸儿亦是如此,只不过刀疤脸性子坚韧,只借了它的妖气修补肉体,本身倒没有影响多少,只是前些天的那一战,不得已再次吸入,最终导致走火入魔。

        “怪物,受死!”随着一声娇叱,一直暗暗跟在后方的冯女侠身剑合一,半口青钢剑往虎尸的眼珠上刺去,妖鬼之属必有本体,只要破了它的本体,那刀疤脸的变身必然被破,到时候捏扁搓圆,那可就都由她了,冯女侠能在江湖上闯出偌大的名头,除了敢打敢拼之外,聪慧必不可少,只不过人们往往忽视了这一点。

        剑身顺利的插入了对方的眼中,溅出一团浓汁,白脸儿一声惨叫,箱子往上一丢,巧而不巧,脑门被金元宝砸出了个凹角,正是有出气没进气了。

        冯真真心中一喜,暗想这法子果真有效,刚想再试上一记,拔出的青钢剑一轻,却只剩下剑柄了,半口剑已被虎尸的浓血侵蚀的一干二净,这是谁也没料到的事,脑后风声一闪,女侠连忙一个不雅的翻身打滚,刀口只斩断了一条青丝,只剩下半人半虎的刀疤脸垂着涎水,刀身复又往地下砍去,直接劈出半尺深的刀痕,碎石四溅,却又落了个空。

        虽然躲过了这两记,但冯真真的心思却是沉了下来,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了,单凭她,真是没有多少机会了;果不其然,刀疤脸低吼一声,连跨两丈,刀光几乎快了一半,重重的斩了下来,女侠再无躲避的机会,百般无奈之下,抄起木箱下的长条物挡在面前。

        ‘珰’的一声脆响,冯真真直接被砸出了三丈开外,十指颤颤,半点力气都无,而那长条物却显出了原形,却是一口模样古朴的长剑,被剑匣包裹,刚刚那一下,正好打开了匣口,露出微微的白光,拔出之后,冷气森森、寒光闪闪,剑身刻了两个篆字——青虹!

        青虹剑乃欧冶子所铸,本是曹操的贴身宝剑,与倚天齐名,后被赵云所夺,不知何故落在了此处,却是成全了冯女侠,可惜宝剑仍然锋利,女侠却已施展不出剑术了。

        ‘宝剑啊宝剑,你出来的可真晚了点。’冯女侠有些苦涩的想道,如果早先得了它,结局未必是这样,刚这么想,却听暗室入口传来一声大叫——

        “道爷的妞你也敢碰,知不知道道爷我脾气很剑仙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