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四十七章 分别

第四十七章 分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持续一炷香的惨叫之后,虎窟山终于安静了下来,袅袅的黄烟从山间透出,这是老虎精多年以来吸收的山气,也是虎伥的根基,无了它,伥鬼就似无根之萍,没了祸害的本钱。

        李道士坐在一块大石上,两腿叉着,两只手当扇子摇,呼呼的喘着粗气,谁说降妖除魔是个技术活,明明是个体力活,简直比万米长跑还累,你娘的,下次捉妖前一定要买个劳动保险,老费劲了。

        “道士,我欠你一个人情,”冯真真开口,语气说不出的认真。

        “那必须的,何止欠一个,怎么着也得欠两个。”

        “……”

        李道士的人品,做坏事都不亏心,做好事就更别提有多得瑟了,好在冯女侠早就知道这家伙的品性,也没放在心上,只是略微有些奇怪,什么样的师傅会收下他这样的徒弟。

        “坏了,钱财!”道士一拍大腿,连忙往凹槽关跑去,到了暗室,里面早已空荡荡的一片,跟被鬼子扫荡了似的。

        “你个臭娘们,一枚铜板都不给道爷我留啊!”李道士欲哭无泪,当初他找桃姑合作,对方答应的倒是爽快,他还以为是这娘们是觊觎自己的男色,心里还有几分暗喜,结果没想到对方真正的目标是这个,刀疤脸一死,山中再也无人能维持局面,那么这山中银库就是最大的遗产,李道士是走一步看两步,桃姑则是走一步看三步,在风月会所混迹的女子,人家狡猾着呢。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

        李道士就保持这么一个忧伤的状态,小风一吹,满是失魂落魄,直到丑娘好奇的道:“咦?老虎头上有颗珠子。”

        “哪呢,哪呢?”他连忙窜了过去,只见没了山气堆积,虎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很快就只剩下一座骨架,根根骨头足有碗粗,而在额中镶嵌着一颗鸡卵大小的琥珀色石头,摸了摸,还散着余热。

        “这莫非是内丹?”冯女侠奇道,在山野奇说之中,成精得道的妖怪往往会有内丹,她行走江湖多年,倒也听说过这等故事,服下去能增加力气、双目通灵之类的。

        “拉倒吧,这妖怪都死多少年了,”李道士可是专业人士,内丹只能在活物中寄存,无了生命力,内丹自然灵气消亡,而且它可不是口服的玩意,要经历一系列的炼制手段,才能入毒,想想也简单,给你一颗百年老参,你敢就着饭吃吗?保不齐流鼻血就能流死你。

        “应该是虎魄石,”李道士琢磨道,有道是阴阳相克,五行分化演练,虎伥是鬼类,而这虎魄石却是能够驱除邪祟的玩意,算是十分稀奇的宝贝,更是能够练成法器,也就是道士施法练咒的工具,能增幅的。

        “不错不错,到底没有白来,不过居然能够炼成虎魄石,那么这老虎精的来历就很不寻常了啊,”之前他一直以为这死老虎只是一只有些道行的妖怪,现在看来,难免小觑了它,而这头虎竟炼出了虎魄石,表明这只老家伙的道行至少也有五百载。【愛↑去△小↓說△網w    qu  】

        道行可非年月,不然在妖魔界称雄的可就是王八、龟精一类的精怪。

        五百年的妖怪,有资格被称之为大妖了,至少是占山为王的水准。

        冯女侠也注意到了一点,虎架骨的肋部,有一道明显的剑痕,连同自己新得的青虹宝剑,可以猜测的出,这虎精似乎是生前被人所弑,人间的剑客可没有这等手段,所以说,剑仙?

        三人,主要是李道士又搜寻了一遍,再无半点所获后,这才悻悻的离开。

        山寨中已是空荡荡的一片,就连锅碗瓢盆也不剩一个,这些山盗充分发挥了职业的优势,把自家抢了个一干二净,虎窟山的基业,瞬间被败了个干净。

        强盗强盗,没有强人镇压,也就只剩下鸡鸣狗盗了。

        “下手这么快,也不等等道爷!”

        伴随着李道士的嘀咕,自一个月前被抓上山来,辛苦、惊恐、纠结、香?艳、拼命,总算是到了此事的全剧终。

        北方的天气偏寒,才过了十一月份,已有淡淡的雪花飘了下来,把这大好河山、层山峻岭抹上一层棉花白,三人赶到了镯子口,那是阳江的下水口,赶的快些,还能搭上去南方的河船。

        “大姐姐,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丑娘整个脸都蒙在纱布里,大眼珠子眨巴眨巴,泫然欲泣。

        “不,今年看来又是个灾年,雪虐风寒,去年官府的拯灾就出了大篓子,死了上千户的人家,我得去看着,若真是查到了那些贪官污吏,青釭剑新得,总得出鞘血洗一番,下次再见面时,我请你饮酒,”说这话时,就不是对着丑娘,而是李道士了。

        道士哼哼了几下,表情是十分的不爽,道:“讲真的啊,不是道爷我说你,这酒不能多喝,喝多了容易得烟酒嗓,说话就跟乌鸦似的。”

        “而且女侠这个职业不好当啊,你想想看,天天风吹日晒的,皮肤会变的灰暗粗糙;再说了,打打杀杀的,这腰啊、腿啊的都会变粗,你看你这小细腰,没了多可惜,还有,这行走江湖的总要骑马的吧,容易得罗圈腿,屁股都会磨没了……”

        “道爷我告诉你做什么好,当然是找一个好男朋友,对了,你们这儿叫做郎君,长的要俊俏,能知冷知热,能捶腿做饭,还要会赚钱买房,叠被暖床,简称二十四孝夫君,更关键的是,他会保养你,这方面就必须跟专业对口了,我个人推荐做道士这个职业的人才,他们可是养颜美肤界的祖师爷……”

        冯女侠的表情似笑非笑,两条剑眉微扬,一直盯到对方由滔滔不绝到结结巴巴,那张脸皮忒厚的老脸挤出了葡萄色,才轻轻的道:“二位,后会有期。”

        女侠骑了匹白马,轻悠悠的走在山谷之间,剑柄始终张在腰间,随时能拔出鞘似的,就像是她这个人,总不会流落于世俗之间。

        “道士,你是不是喜欢人家,”丑娘呆呆的问。

        “胡说八道,道爷我就是不信,从古到今,我还没见过真真大公无私的人,读书人求的是名声,武将要的是富贵,她又为的是什么?哼!道爷迟早会发现的。”

        李道士表面装的跟什么似的,其实心里面的确有些不良的念头,没办法,女侠又酷又漂亮,可就是不想谈对象,他都替对方的父母着急,讲讲你们闺女啊!

        冯真真行到半路,忽然嘴角扬起,如冰莲花展开,二十四孝夫君,真是新鲜的说法。

        阳江是黄河的上游支流,水势平缓,两岸相隔只二十余丈,是南北交流的小运道,这个朝代可没有隋炀帝之类的角色去开辟京杭大运河,从北到南只能依靠密集且细小的水网,这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临近冬季,船商越来越少,李道士问了附近的渔夫,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船只往来了,李道士和丑娘在渡口吹了半天的冷风,硬是没看到一条船。

        “道士,我饿了,”丑娘可怜巴巴的道。

        “那就去买吃的呗,”李道士脱口道,往口袋一摸,冷风吹走几片枯叶,貌似、大概、也许,两个人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