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烛龙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道士被一道水光擒着,径直拽入了江面,身子下落、下落,就像是被块重石压住,身子完全不听使唤,就连刚烈犀利的阴阳气,都蜷缩在了丹田处,半点功用都使不出来。【愛↑去△小↓說△網w  qu 】

    从江底三百丈开始,水层如同被刀劈,层层分开,‘汩汩’声中,连续的气泡水底涌了出来,这唤作‘重气泡’,乃是水精所化,爆炸开来,每一枚都有手雷的威力。

    道士胆战心惊的被拖曳在气泡群中,只觉得心底万分悲催,剧情不是这样的,自己这种才出新手村的菜鸟,才收了几个小怪,现在就给我来一个顶级boss,还是远古加强版的,报告,这任务有bug!

    不过那位献网红,呸,是献神女似乎并没有干掉自己的念头,不然单是憋气都能憋死自己,令他惊讶的是,江底居然有一个近百丈的开口,黑黝黝的,像是通向地底幽冥。

    这江底洞穴并不寒冷,反倒弥漫着一股硫磺味的热气,条絮状的红色气体从口子蔓延而出,随即消散在江水之中。

    不知沉了多久,李道士忽然毛皮一炸,就好像被一头花皮子大虫盯上,这种感觉还得再放大百倍,若不是有层水膜保护,这种先天性的威压,能直接让人肝胆具裂。

    这股气息非仙非妖非魔非鬼,却又散着古朴而悠远,像是一块死去的顽石,僵而不僵。

    然后,李道士就见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不知其长,不知其宽,每一块苍色鳞片足有墙面大小,像是长城上的砖,百里、千里,蔓延无边,表皮还裹了层灰膜,数丈厚,不过相较于它那远古巨兽的身子,着实浅薄了些,像是随时要消散一样。

    画面一转,从这龙一样的巨兽了穿过去,在这厚实的****转了好几圈,最后显现在眼前的,就是一座古殿。

    大殿高千丈,宽五百丈,大山也似的,而且风格与当今迥异,古朴、粗糙,就好像用刀斧劈出来的玩意,通殿上下没有半点装饰,连扇窗户都没有,好似远古巨人住的石洞。

    殿中烈火碧水,看似暴躁的物质,却在凹槽平静的流淌,并构成一个隐约的太极图案,却并没有那标志性的两点,太极传自老庄,发扬于张三丰、三茅道士、袁天罡等人,但这标志性的图形却并非这些大能所创,还要追溯到三皇五帝时代,那时天地初判,天道外显,上古大神通过天地理解或是和天地对话形成的语言和图案,这便是先天符,太极图,也是其中之一。

    而在这火与水交汇的中央,躺着一座‘巨人’,高二丈,赤身裸`体,只大腿便与道士的身高平齐,发色较粗、略褐,但头发下面却是一张绝色面孔,碗口大的眼珠睁开,从火流中立起,流焰从体表上缓缓滑落,露出火爆的身材,一丝不挂;李道士老脸一红,太、太不正经了,网红就能随便脱衣服吗?眼珠子却是瞪的比谁都大。【愛↑去△小↓說△網w  qu 】

    献神女从地上捡起一件五彩斑斓的毛皮,这皮毛的面积足占了大殿地面的四分之一,散着数丈方圆的光晕,透着股凶戾的气息,不知是那只巨兽死去时被剥下的,被简单的披在身上,遮住了大部分春光,却自有股霸气范儿。

    未等神女开口,道士乖觉,二话不说就五体投地,“小道不知这里是大神所在,勿扰了前辈的安宁,罪该万死,还请神女见谅。”

    献神女的声音很沙哑,却又透着一股奇特的性感,“我当是谁扰了我的清梦,原来是李耳门下,他不是飞升了吗?”

    一听这话,道士各种惊悚,李耳又名老聃,俗称老子,李道士祖师爷的祖师爷,这大姐头还真是彪悍的可以,连忙哆嗦道:“禀、禀大姐头,我是青城派第八代传人,李耳是咱道门的老祖。”

    “哦,”献神女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又道:“你叫我什么?”

    李道士咽了口吐沫:“这个,我们这年代管美艳大方、风华绝代的女人都叫做大姐头,这个,小道一见神女,就不由的生出一股亲近感,失礼失礼。”这身子啥的都见了,想不亲近也不可能啊。

    “大姐头,这名头听起来还挺不错,”谁知献神女一拍大腿,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把大殿震的直抖,灰尘直落。

    道士一看,这姐姐的笑点似乎有些低啊,而笑点低的人往往都是直肠子,哪还不顺着棍子上,立马低头哈腰:“小道一看见大姐头,天就好似晴了般,花容月貌、人面桃花都好似糟蹋了您,那天边的嫦娥,南海的观世音,见了您还不得捂脸就走,简直羞臊的慌,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该扔,就您这长相、这身材,你说第二,谁敢认第一,小道我当即用鞋板抽他丫的,太不要脸皮了!”

    “哈哈哈哈,这话得让玄女和嫘祖听听,她们总说我没个气质,男人嘛,看上了抢一个不就行了,有什么好罗嗦的!”果真是上古人类,没经历礼法熏陶,言语中满是粗犷;至于这玄女是昆仑王母之使,曾赐下遁甲、兵书、符、图,助炎黄二帝大破蚩尤,嫘祖是黄帝之妻,发明养蚕之术。

    李道士二话不说,当即伸出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这男人就是贱骨头,咱就得讲究个女权主义,爱情自由,婚姻自主,这才是气质,三从四德什么的,破规矩,注定是时代的糟粕!”

    “这么说来,我这想法还是对的了?”献神女疑惑道。

    “那必须的!您这思想只是前卫了些,高端了些,那些妇人懂甚,自信、大方、勇敢,您可是未来女子的楷模!”

    献神女皱起了眉,“为何我总觉得你这小道士说话这么有理呢。”

    “那主要是小道为人诚恳,从不说假话,句句真言,”李道士点头。

    神女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若是按照我以往的脾气,敢在本尊入睡时打扰,无论是谁,少不得要受风刀烈火之刑,今个儿心情甚好,便不做计较了。”

    道士抹了把冷汗,幸好道爷我机智,要是像三流的主角一样,装酷卖帅、虎躯一震,明年的今天坟头都能长草了。

    这位女魃似乎也没有让他走的意图,道士只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搜肚挂肠,把积蓄多年的马屁词都给憋了出来,说到最后,献神女已经是看道士分外的顺眼,一把把他揽了过来,拉到自己的腿上,这似乎是上古人类亲近的一种方式;天地良心,道士可是第一次坐在女人的腿上,总有种被霸道女总裁调戏小受的感觉,道爷才不会觉得很舒服呢。

    听这神女所说,在那逐鹿之战,为了破风伯雨师的风暴大雨,使得黄帝的联军能够通过指南车渡河,她烧穿了天空,拼命弄死了风伯,把雨师也打成了重伤,但自己也因为本源耗尽不得不陷入沉睡之中,黄帝感其功德,特意以风雨之精替其重换身躯,并让其在凡间疗养,等功成之后再度升天。

    “算算时间,倒也差不多了,”献神女用指头算了算,“到如今已经有数千年了,是时候回去了。”

    ‘回去?’李道士精神一振,“大姐头,既然你要回灵空仙界,不如顺道也把我带着吧,正好顺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