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先天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道士的主意打的好,但是奈何人家看不上,只道:“就你这小身板,就算本尊带着你,也会被天人交界的九天巽风吹散了形体,小道士,回去再练练吧。【愛↑去△小↓說△網w  qu 】”

    李道士讪讪,忽然想到一事,又问:“大姐头,殿外的巨兽又是何物?为何给我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哦,那是烛龙,轩辕氏为何让我在此休养,便是为了看管它,若是它不死,万一挣脱封印,破坏地脉,人间少不得又得遭受一次劫难。”

    烛龙,又名烛九阴,上古苍龙,曾为蚩尤氏坐骑,吹气为冬,呼气为夏,后被玄女以巨锥刺体,镇压于地底,道士一直以为这只是远古传说;没想到还真有这么回事,而这成百上千里长的大怪物很显然就是它的躯壳。

    道士在穿越的前几天,还想着能不能随机赠送一只神兽坐骑,后来融合李长生的记忆,才知道这种想法是多么脑残,第一,神兽动则数万丈长短,几十里的大小,喂不起也带不动,第二,世间的规则已变,这等上古异兽早就绝了种,就算尚存也杂了血脉,四海龙族便是最好的例子。

    “我为何不允许青江十一月份有人出江,便是因为烛龙每到十一月就会翻身一次,最易受凡人气息勾引,倒是你这个小家伙不听话,等我加强封印之后再送你回去。”

    献神女脸色一肃,庞大的气息终于不再压抑,像是风暴雷云,猛兽苏醒了一般,李道士这才想起大姐头可是上古战神,跟各种大能谈笑风生的人物,直性子也只是表象;火气和水汽暴涨数百倍,从大殿的口子蔓延而出,化作千百丈的乌云,裹挟住烛龙巨大的身子,虽然江水表面无二状,但是江底已然沸腾,重气泡成千上万,李道士看的头皮发麻,这是能改变地形山势的庞大力量。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见了这画面,修炼有成的那点小傲气被瞬间荡了个空,好比才爬上小山头就见了座万丈山峰,仰不见其高,直接造成了成吨的伤害;傲气容易滋生自负,而自负则会生出心魔,这下好了,这玩意刚冒头,就被‘啪叽’一声踩在了地上,摔成八瓣。

    正失魂落魄之际,眼光无意间一撇,在殿中的水火宣泄而出之后,那太极模样的石池空干,却是露出了一副繁杂的图案,这图案似鱼非鱼,似龙非龙,各咬其尾,短短瞬间又有千百种变化,李道士越看越奇妙,这鱼龙太极图莫非是远古太极的一种?还是真正的原始版本?

    不管怎样,道士知晓这是一笔大机缘,连忙存神默记,体内的阴阳气受其影响,渐渐的分化合并,皮肤、骨髓、脏腑都在微微的颤动,原本无形无质的魂魄受其影响,隐隐约约勾勒出一图案,模模糊糊,暂时还看不清晰,但李道士有预感,若是参出了它,必然好处多多。

    上古人种与天地合体,阴阳混气,言出法随,自不需练咒施法,只见献神女双目各叱水火,顿足举手,那烛龙的躯壳被烧的层层颤抖,灰膜似乎又薄了一圈,转头一看,只见道士盘膝闭目,透骨入体,隐约的气体不断变化,却始终无法印出鱼龙太极图的真形。

    “当年李耳存想的时候可没你这般麻烦,既然看你顺眼,便助你一把,看看你能悟出什么来。”

    话语一落,大姐头将手一指,一道水火之气从指尖透出,正中道士的脑壳,顺势而下,火气朝下,水气朝上,某股子远古气息蔓延开来,粗犷、荒蛮,夹杂着今日不存的大气魄。

    在水火二气相助之下,模糊的图案按照固定的规律演化,片刻过后,跟地上的鱼龙太极图相似的法印从道士的眼中一闪即没。

    道士刚回过神来,一阵天旋地转,耳边传来沙哑的嗓音:“小道士,我要闭关彻底炼化这条烛龙,你我凡间缘分已尽,我在灵空仙界等着你!”

    平静的江面,碧波荡漾,谁知其中的波澜壮阔;距离道士被摄入水中已有半个时辰,船上诸人正在交头接耳。

    “那位道长不会被妖怪给吞了吧?”

    “这如何可能,你难道没见到刚刚那个场面,道长的那张符一贴,‘嘭!’所有浪头都炸开了,你说强不强。”

    “可是自那道士下水后,水柱冲天,那妖怪似乎更加厉害啊。”

    “胡说八道,说不定只是那位仙长斩妖除魔闹出的动静。”

    “不管水底如何,不如我们趁着这个机会,赶紧逃了便是,道长赢了自然皆大欢喜,道长若是输了,咱也保住了性命。”

    “这主意——有点说法!”

    人都是趋善避恶的,恩德、情义,很少能抵的过柴米油盐、身家性命,所以这主意一被提出,就得到了绝大多数船客的支持,最终反馈到了李掌柜的案前。

    “这——”李掌柜开始是拒绝的,毕竟道士给他的印象还不错,而且救过他的性命;不过转念又想,满船人的性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上,而且船上还有这么多给老爷吊命的药材,信念的天平正在往另一边倾倒。

    “不行!”娇嫩的嗓音响起,掌柜有印象,这是李道士的蒙面小婢女。

    “道士他不会游泳,你们把他丢了,他会淹死的!”

    “小姑娘尽胡说,道长那么高强的法力,区区渡水,怎在话下。”

    “就是,小女娃真是关心则乱,道长法力高深,乘波驭浪都是等闲,你可不要蛊惑人心。”

    丑娘涨红了脸,只不过不善言辞,不知该怎么说,心中又冒出了那种失落感,就好像与世间格格不入一般,这就是为何神尼说她迟早一日会厌倦这世间,石女玉质心肠,每一次的勾心斗角、龌龊伎俩对她来说都难以忍受,污泥之中,怎生青莲。

    “既然知道那位道长神通广大,诸位甩了他,就不担心对方秋后算账吗?”某道声音冷不丁的道,正是书生余振。

    众人面面相觑,这话说到点儿上了,妖魔鬼怪固然可怕,但是能对付妖魔的家伙,也未必好到哪去;虽说李道士碍于太清真誓,不能向凡人动手,但是他们不知道啊。

    于是乎,船中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谁也不愿开口,被惦记上可就倒大霉了。

    还是李掌柜咬了咬牙,开口道:“诸位的意思我明白,这就——”

    话音未落,‘噗’的一声,水中忽然激射出一团玩意,跟落汤鸡似的,在甲板上连滚了好几个圈。

    “你娘的,大姐头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喝了一肚子水,呛死了,哪家未出阁的闺女给道爷我来个人工呼吸?”

    “道长,你回来了,回来就好,那江底的妖怪解决了?”李掌柜又惊又喜。

    “这还用问,道爷我虎躯一震,黄符一张,哪有收不了的妖怪,”李道士吹牛不打草稿,脸肿依旧装。

    李掌柜的脸色闪过一丝尴尬,“那是,那是,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开船吧。”

    “这家伙——”李道士摸了摸下巴,眼光扫了圈,几乎所有的船客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自己的视线,又见丑娘可怜巴巴的模样,书生似笑非笑的神态。

    “我去,这些家伙不是想撇开我单溜吧?”

    得到了回复之后,道士勃然大怒,“姓李的,你给我回来,道爷我掐指一算,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所以说,你打算给道爷我多少精神补偿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