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缢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店家匆匆穿过官道,在马行绕了一圈,手里捏了张纸条,往东南角望了一眼后,面色恨恨,这才赶回双喜客栈。

    “查到了?”李道士提笔作符,头也不抬的道。

    “这官道虽大,但要远行的人必须要经过车马行,我托了些关系才发现,石五在登记时雇了辆马车,他月钱不过百文,哪来的底气?又听人说他回老家时还有魏清陪伴。”石五就是最近离职的一位伙计。

    “魏清,他不是附近会友馆的东家?”

    “没错,他是在这段官道最早开旅店的前辈,当初我还特意递帖子拜了码头,没想到动手的是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想怎地,报官?既没人证又没物证,鼠罐都被你砸了,子不语怪力乱神,人家招邪,当官的能信吗?”李道士斜眼道。

    黄店家颓然,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怒也不是,气也不是,总之是各种憋屈,“道长——”

    “耍小手段不算什么,改天道爷我教你几招营销大·法,此法乃我青城秘籍,绝不外传,谁让道爷我与你有缘呢。”

    “多谢道长恩德,只是现在该怎么办?”店家眼巴巴的问。

    “我下午去那几处失火点看看,没发现什么妖魔踪迹,十有八·九也是那石五所为。”

    “这么说来,客栈上吊的传闻也是被有些人刻意传播的?”

    道士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那倒不是,我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察觉到客栈里有鬼,你可记得对我呛声的黑脸,他就是被鬼给吓倒的。”

    “那道长你、你——”

    “为什么不救他?靠!道爷我为什么要救他,救死扶伤,就算是普通人也得考虑考虑,更何况这种脸上生虫,嘴里长蛆的玩意,人何以变鬼?便是因为怨气未消、恨意难解,让死者出出气不也挺好,缓解人间戾气嘛,”道士无赖道。

    “……”黄店家无语,为什么这种公报私仇的行为在对方的话中却是如此大义凛然。

    “既然这鬼出气也出的差不多,道爷是时候教你怎么收拾他了。”

    “我?”黄店家的嗓门至少提高八个音调。

    “废话,道爷我这么拉风,那鬼见了我不现形怎么办。”

    道士口胡了句,真实情况是自从道士本领精进,炼魂化魄,自身道气已有些压抑不住,普通的鬼物见之则躲;而他的修为又没高到能把鬼怪摄出的水准,相当于小学毕业,初中未上的尴尬境地。

    “不是,道长我只是凡夫俗子,怎能对付那……”

    “当然不是让你一个人上,道爷我会暗中保护你的,”李道士拍胸脯保证,至于可信度,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道士的主意很简单,以他为引,把这不知啥品种的鬼类勾过来,自己再出手,一举收了对方。

    “……到时你先泡半柱香时间的夜间露水,把阳气降到最低,只用嘴巴呼吸,鼻通肺连心,常出血气,病秧子什么的,鬼类最喜欢了。”

    如果说正气对于野狐精魅来说是春药,血气阳气就是彻彻底底的毒药了,话本传奇中,女鬼恋书生、爱好官,但从来没喜欢过屠夫刽子手,便是此理。

    道士见天色不早,便寻了个空碗,烧了两张空符,等其火化成灰后,再冲阴阳水,最后指着这浑浊的茶水道:“饮了它。”

    黄店家不明所以,只得依言照做,大口喝下,满嘴苦味,眉头都能皱成圈,然后李道士又让其脱了上衣,用铁笔蘸着朱砂在他的肚皮上绘了幅似鸟非鸟、似字非字的图形,连点三下,口中默念了一句密咒‘飞鸟自燃’,心底深处的云龙太极图转动半圈,肉眼不见的白光亮起。

    符有上乘、中乘、小乘之分,更有接近于上古神文的大乘符,至于绘符的手段,各门派自有秘传,云霄派有能加快速度的‘七指空书秘法’,上清正宗据说有一门五行制符法,无须纸笔,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介质制符,茅山派的舌符术、掌中符等等,名头都是很大;至于青城派,由于改行时间太短,这种独门技术还没有被开发出来。

    不过除了各家的秘法外,还有一种手段,便是符中密咒,前文所说,符由符头、符身、符心、符胆、符脚组成,各有用处,发先天之妙用,运一气以成符,是故符者,合也;然透表入里,若能分而化一,悟出此中真谛,便能大大节省此间功夫。

    这法子看似简易,实则困难的紧,普通的道人往往制上万次同一种符,都不一定能够悟出符中密咒,天分、机缘、努力缺一不可,然而在鱼龙太极图的作用下,道士昨天夜里灵光一闪,精气神汇聚,竟然悟出了自身所学的一道密咒。

    “道士,我也要帮忙,我不怕鬼,”丑娘不知何时从床上爬起,迷迷糊糊的道。

    “拉倒吧,你可是道爷的婢女,命精贵着呢,死了多可惜。”

    黄店家抽了抽嘴角,感情自家要是被鬼害死就不可惜了?这道士的屁股真是歪的可以。

    “对了,厨房里有过水的黄豆吗?有的话抓上一把,道爷教你个保命的法子……”李道士附耳几句,满脸神秘。

    已是亥时,也就是十点半左右,除了床头的两个纸灯笼散发着朦胧的光线,店家哆嗦的躺在床上,之前被道士摆弄,用露水冲了下身子,冰凉冰凉的,脑袋有些热烫,倒是有些发烧的感觉;心里也有些后悔,真是被鬼迷了心窍,竟然听信对方的话,乖乖的前来招鬼,虽说这双喜客栈是自己一生的心血,但也没必要拿性命去填,万一道士所说的是真的,这可是鬼啊!

    越想越后悔,心思杂念一起,体内阳火更少,退意顿生,刚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这个身子早已不听自己使唤,又沉又凉,仿佛瘫痪了一般,这种感觉——鬼压床?!

    正这么想着,两条白绫忽然从穿透垂了下来,一道身影隐隐约约的显出了形,竟是位白衣白裤的妇人,正冷笑着,两只眼珠泛着青光,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床头,两只红色的绣鞋分外的吸引人。

    店家知道,这就是道士所说的鬼物,面色残白,裤裆已有些温热,这是失禁的前兆,然而随着裤裆的潮湿,肚皮竟变的暖和了起来,尤其是那道符文,更是烫的生疼,原本僵硬的手臂又有了知觉,连忙按照道士的吩咐,悄悄把掌心的黄豆往肚皮中搓了三搓,豆身竟冒出了点点的青烟,然后猛的掀开被子,洒出一片火星子,尖叫伴随着鸟鸣,妇人和白绫同时失去了踪迹。

    撒豆成兵是道家的著名神通之一,乃是以谷物为载体,寄阴兵之灵性,符力通过尿液流到肚皮上的符文,正好逼出了威能,破了对方的鬼压床,而黄豆吸收了火乌鸦的灵火,克制鬼类。

    店家连滚带爬的冲出了房门,跌跌撞撞的下了楼梯,口中大叫:“道长救命!救命!”

    可是不知何时,客栈的灯光几近全灭,往上一看,房顶悬了十数根白绫,看不清面目的女人们正悬挂在上,两只绣花鞋挣扎晃荡着;店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跌倒在地,闭目等死。

    “搞了半天,原来是缢鬼啊。”

    缢鬼者,地形鬼,不断重复死时场景——《神机鬼藏》九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