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打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话音一落,李道士施施然推开门,从客栈外走了过来,昏暗阴冷的场面顶多让他眼皮一跳,没办法,这种场面见多了,已经有抵抗力了。【愛↑去△小↓說△網w  qu 】

    “道长救我!”店家已被一条白绫拴住,眼珠子被勒的向上翻。

    道士大步上前,早已准备好的两团黄纸符向外一弹,在半空中化作了两团白火,随身旋绕,逼得缢鬼近不了身,很快就赶到店家的身边,只见道道青纹正从对方的手臂上蔓延出来,这是鬼痕,鬼气深重的表现。

    “大胆孽障,敢在道爷面前挑事,简直是作死!”话语刚落,道士开青城法印,并八卦指,破煞有力,重重的拍在了对方背部。

    黄店家只觉的浑身又冷又湿,好像渐渐沉入一团黑水,意识越来越模糊,随即又听见了乌鸦也似的‘呱呱’叫,沙哑而急促,腹部复又开始发热发烫,浑身冒起了大量青烟,一股股白火眼耳口鼻中生出,五官六感却分外的清晰,又疼又痒,身子都好似要烧穿,忍不住惨叫一声,顿时清醒过来,上下摸了摸,没半点口子。

    正庆幸之间,又听一声大喝:“打完了就跑,哪有这么简单。”

    黄店家抬头望去,只见那死人上吊的场面早已消失不见,‘噼啪’的雷光亮起,然后就是诡秘的哀叹声,道士手持《天青宝册》,这道黑气正被摄入其中,衬着威严肃穆的面孔。

    然而帅不过三秒,鬼刚被封印,李道士就伸了个懒腰,抱怨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尽躲在门口等着抓鬼,连点夜班费都没有,唉,道士这职业没前途啊。【愛↑去△小↓說△網w  qu 】”

    “道长,道长,”黄店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哟,还尿裤子了,这有前途。”

    店家老脸一红,连忙辩解:“这不是道长的意思吗?让肚子里的符水沾上勾实书,用来驱邪。”

    道士嘿嘿一笑,“其实我就随口一说,人在惊恐之中必然会冒汗,效果也是一样的。”

    黄店家老羞成怒,“道长——”

    “别激动,别激动,你还想不想把这客栈生意做下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常在此段官道往来的客商就见街道两侧有好几名酒保小二正在附近派送着纸张,也不解释,塞在对方的手里就成,陶瓷商马季好奇的打开一看,便见上面写了数个大字,‘双喜客栈双周年庆,三天内,食宿全免,五天内,酒水半价,十天内,可免费享用沐浴、灌洗衣物、茶水等服务。’

    ‘除此之外,每日前五十名奖励铜板二十,前三名提供本店会员卡,凭此卡片在本店终生享有五折优惠。’

    ‘如有不实,请各位凭此文书到衙门口告状,假一罚万!’

    除此之外,在不起眼的边角,还有一行小字——以上所有条款最终解释权归客栈所有。

    “双喜客栈,不是那家闹鬼的客栈吗?”马季喃喃道,虽说古代的文盲程度相当高,但是做为走南闯北的行脚商,简单的识文断字还是没问题的。

    “马大哥,要不去看看?”同乡问,他的眼珠子就盯着这‘铜板二十’,这可是他两天的工钱。

    “可是据说有鬼?”马季犹豫不定。

    “咱就看看,大不了领了这二十文钱就走,也不吃甚亏。”

    话说网销三大法宝,团购、打折、免邮,无非是抓住人贪小便宜的心里,回头一看账单,我擦,要剁手了。

    而在古代,顶多讲口碑,连宣传意识都很淡薄,在门口吆喝两声已经算是有经验了,传单+促销这种大杀器一发,什么妖魔鬼怪,买一送一吗?

    等马季等人赶到双喜客栈时,就见里面已是人山人海,桌椅板凳坐了个满,各种吆喝呼喊,挨肩擦背。

    ‘这么多人,就算是真有什么鬼物也不敢现身了吧?’马季心想。

    “伙计,你们这纸上说的话可还算数?”

    “那自然是算数的了,不过客官你看,这桌儿椅儿的已经满满当当了,所以您得稍等一会儿。”

    “不过放心,各位虽不是前五十名,但我们爷说了,每人五文钱,还有板凳瓜子茶水,今个儿还有从外地请来的说书先生。”

    马季几人面面相觑,虽说没占上大头,但有拿有吃,貌似也坏不到哪里去。

    不一会儿功夫,便有个长袍白褂的说书先生迈着八开步,惊堂木一开,坐落开讲——

    “今个儿咱不讲杨家将、也不提岳家军,更不说那些江湖侠义,只讲与这客栈有关的事儿。”

    “各位晓不晓得,咱这客栈啊,八字泛冲、金土相克,是个招魂惹事儿的地。”

    此话一出,众皆愕然,这事大多数人只是耳闻,没想到对方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当即有好几个人起身离去,但有免费的吃喝,更多的人还是留了下来。

    “但有道是今时不同往日,自从那青城道长到来后,这事儿就不一样了,话分两头,咱先说说这道长的来历……”

    说书人讲的不是通俗的儿女情长、家国恩怨,而是这从未听过的斩妖除魔,更离奇的是,这事儿就发生在此时此地,平添了几分带入。

    “道长,这招可行吗?”普通伙计打扮,混入人群中的黄店家担心问。

    “放心,你什么时候见过道爷不行的。”

    人的心理大抵相同,什么孔夫子庙、大才子提名的阁楼、哪个朝代王爷皇帝的陵墓,说到底未必多好看,无非是占了个名头。

    想要把这打折促销的虚火变成实火,就得偷换概念,把这闹鬼的凶地变成道士降鬼的福地,路过的行商未必会对那些高雅的玩意感兴趣,但是沾沾福运应该是有想法的;现代做生意的拜佛烧香者不在少数,古代更是只多不少。

    “……那道长收拾这缢鬼之后,又将此地改了风水,祛除鬼氛,布下金光阵势,把这金土相克的地形变成福运双行,此事过后,这地界——”

    “你说这么多,那青城道长到底现在何处,能不能告诉我们?”有人插嘴。

    ‘当然不能说,要的就是这高深莫测的效果,不然道爷的名头怎么打响,’道士心想。

    提前得了吩咐的说书先生连忙开口:“道长乃方外之人,自不屑于被声名所累,早已远走他方。”

    “那你又如何证明此事为真?”又有人叫道。

    说书先生诺诺无言,只有道士摸了摸下巴,装神弄鬼吗?这方面自己专业对口啊。

    到底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些便宜客人还算是给面子,没有过于纠缠,吃吃喝喝玩玩;就算是到了深夜,也有些闲汉破落户冒死住店,结果啥事也没有,反倒是在睡梦中看到了一道金光,自此,青城道长的传说开始流传。

    “这老黄真是狗急跳墙,竟然想出这么一个割肉喂鹰的主意。”

    “莫不是傻了,真以为破了鼠罐就了不起,若是撑不下去也就罢了,如果让你翻身,青城道士?哼!我那义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