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戎夷文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江湖中的手段太多,很难有个统一的划分标准,练拳脚的、使刀剑的、内家的、外家的、下九门手艺、太难比较。【愛↑去△小↓說△網w  qu 】

    但武林中同样也有五大公认的惹不起,把功夫从内家练到外家的、由外家练到内家的、成名的新生代高手、打不死的老江湖,以及门派的话事人,他们在江湖中才是真正的一流人物。

    除此之外,刺客、侠客、剑客、强盗头、乞丐头、飞贼头、盐杆子、船梆子、水耗子,这些人要么有钱,要么有人,要么玩命,是次一等惹不起的人物。

    专业的刺客,又称死士,是一种为了杀死目标,不择手段之辈;很显然,道士碰上的,便是其中之一。

    哪怕他的剑已不再稳、哪怕他的脚步已开始晃荡,哪怕他已看不见道士的身影,他的眼神依旧平稳,对他来说,目标就是案板上的猪肉。

    但他也是人,他的精神总会懈怠,所以他死了,在三尺之内,被两只镖射中,一只打穿了额头,一只射入了脖颈。

    “你娘的,跟条疯狗一样,”道士抹了把头上的汗珠,虽然大禹辟虎狼步施展到了极点可以颠倒五形、迷幻方位,让对手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只要看见那蒙面男的阴寒眼神,腿肚子就不禁哆嗦,有好几次差点都影响了他的步伐,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真是个变态,”道士给对方下了个定义,然后撒腿就跑,烈火汹汹,已经撩到了房梁,上下左右都是红光,眼看着客栈就要塌了。

    刚钻进地窖,一股子凉气铺面,连忙掀开被烧的一团黑的被单,露出了个小脑袋,长呼了几口气,一大一小对视几眼,都跟个灰毛花猫似的。

    “嘻嘻,道士你好丑,”丑娘没心没肺道。

    道士无语,“就你这长相,还好意思跟道爷比颜值?”

    两个人复又默默无言,丑娘依旧懵懵懂懂,而道士则在为以后的生计发愁,本来还想等这双喜客栈生意好了抽点油水再走,现实给他开了一个相当大的玩笑。

    正唉声叹气之际,忽然地面传来几声大震,灰尘‘沙沙’的落了下来,道士愣了愣,火灾之后还有地震?要不要这么霉运!

    不过紧接着又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好似小瀑急流,响个不停。

    道士终于耐不住好奇,把地窖口的木盖子掀开一角,透过缝隙去看,在火光的影映中,双喜客栈的顶部,几道人影正在急促凶猛的交手间;其中一位,正是那个神出鬼没的老家伙。

    江湖人士的武力值是个很奇怪的选项,高的能高到天上去,比如说冯女侠、更比如说霍大胡子;低的嘛,也就铁掌水上飘他哥的水准。

    而眼前这几位,一看就是高手高高手的那种,打的那叫个飞天遁地,道士离的远,具体的招式看不清晰,只听得双方每一次交手,都好似炮声雷响,砖瓦如泥、房木似纸,被拆的七零八落,就跟个人形怪兽一样,单以威力来看,要比冯女侠强悍的多。

    倒也不是说二者较量,这几人就一定能赢,只不过冯女侠走的是一击必杀的剑术路子,有敌无我,她的剑招你未必都能看的清,也就更谈不上什么视觉效果了;而这几人就不同,每一招一式,都好似自带风压效果,完全是以势压人。

    现在这里的情况是,神钩吴的三个弟子正在围攻那半仙老人,而马老祖爷则与刺客首领在拼杀之中。

    除了他们之外,楼下零零拉拉的,还有其他的搏斗声响,其中就有八卦刀冯二郎,说实话,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常年平静的江南一下子会冒出这么多歹人,而且个个身手高超,不逊于江湖上的好手。

    他那口银缎也似的雁翎刀,刀上血迹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已经拼杀了六个刺客,不过自身也已精疲力尽,身上多了四道深口子,正踉踉跄跄的往后跑。

    手从怀里掏出,六扇门秘制的解毒丹不要钱的往嘴里灌,他不知道这毒药是什么成分,但毒性烈的很,自己只沾了一点,就感到气血不通,隐有窒息之感。

    使出平生气力,刀光一卷,翻出三十八朵刀花,连做八卦形,八卦刀之绝技——六十四卜!将后方两丈包裹的上下无漏,只剩下刀身晃荡的声响——这是口软刀,连草皮上都多了十来道划痕,追上来的两个刺客当即被斩成了鱼段,别看同时冯二郎皮囊俊俏,同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

    只不过此招一出,他也再也没有气力支撑,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眼一黑,栽倒在地,迷迷糊糊之间,只看到前方十几丈远的地上,好似长了个人头?

    “快快!丑娘帮我托一下。”

    道士艰难的把昏迷的冯二郎搬在地上,眼珠子转了转,又踹了对方几脚,见起没反应,这才松了口气,这小白脸晕的够沉。

    “道士,你这是在干什么?”

    “道爷我这么善良温柔,当然是在救死扶伤。”

    “可是你在扒人家钱袋。”

    “废话,这家伙嘴唇发紫、眼珠泛乌,一看就是中剧毒的模样,道爷我不找解药怎么救他?去去,道爷我要给人家脱衣服,姑娘家家的看什么看,看人打架去。”

    道士话是什么说,但行动却是截然相反,先是把钱袋倒了个空,结果除了五六个各色小瓶外,就只有一张铜符,符面上制了个大大的‘奇’字。

    他隐约听说过,六扇门共分六部,内、外、正、奇、上、下,很显然,冯二郎就是奇门中的一员。

    李道士琢磨了下,这牌子显然不能要,虽然名头大,但太容易露馅,至于这些瓶瓶罐罐,他挑了几个模样不像是毒药的瓷瓶子装了起来。

    “这不科学啊,哪有人出门不带钞票的,”道士上下瞅了瞅,又摸了摸下巴,最后瞄了一眼对方的裤裆,不会吧?又瞅了一眼对方的鞋底,这倒是有可能。

    也幸亏李道士在冯二郎的鞋底找到了面额为500两的官制银票,不然以这家伙的节操,扒裤子的事也不是干不出来。

    “不过,这又是什么?”道士心中一动,意外的发现了在鞋底的另一侧有道黄纸角,打开扫了一眼,居然是密密麻麻的爪篆蚁纹,这是——戎夷文字?

    世有八显,神书、地书、内书、外书、鬼书、中夏书、戎夷书;戎夷书者,类于昆虫也。

    ‘古怪,真是古怪,为什么朝廷的官儿会有我道家的玩意,这篇戎夷文字分明记载着什么,服气术、丹药、法器制法?不行,道爷我得带回去研究研究。’

    李道士毫不客气的把这玩意揣自个儿兜里,挑了瓶散着清香的药瓶,一股脑的灌了下去,至于有没有用,对方是死是活,那就得问阎王爷收不收了。

    “道士姐姐,”丑娘忽然叫了起来。

    李道士嘴角抽了抽,“欠揍是不是,敢管你家道爷叫姐姐。”

    “不是,是冯姐姐!”

    ‘冯姐姐,冯真真,冯女侠!?’道士的脑筋只转了一圈,脑袋里就蹦出了那位英姿飒爽、背剑女子的形象。

    “我靠,我媳妇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