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六十五章 新法术

第六十五章 新法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道士连忙爬上去,挤了丑娘的位置,放眼张望,只见两道身影正施展着轻功似的步伐,一步三尺高,其中一位脸上蒙着轻纱,白衣宝剑,柳眉含煞,不是冯真真是何人。

        有了她和另一位驼子的相助,战场的局势瞬间调转,刺客首领的两支短匕挥舞成一团光影,却未必能挡住快又疾的刺剑术;剑光闪烁,人影反复,杀机弥漫,青釭剑的威力便是在黑夜中也那么的拉风。

        不过半柱香时间,刺客首领和老者先后藏入了黑暗中,余下的紧追不舍,而神钩吴的弟子和马老太爷已开始肃清场面,这一场刺杀终于到了剧终。

        ‘嘭嘭’,随着横梁的倒塌,这家红漆门、双牌楼、大院子的双喜客栈,在人祸中落下了帷幕。

        见蒙面刺客被肃清,道士与丑娘也爬了出来,除了少许的江湖人士,还有闻讯赶来的救火兵丁,吆喝声、水桶倾倒声、麻袋落地声,热闹的场面倒是不逊于先前。

        “楚兄弟呢?”

        “王麻子!王麻子你倒是应声啊!”

        “区区一只手臂,没甚大不了的,快帮我切了!”

        三十多号人物,不说鼎鼎大名,也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好手,到了现在,也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那个,兄弟,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位楼顶耍剑的姑娘跑哪儿去了?”道士腆着脸问,但各家有各家的丧事,只留了个后脑勺,谁也不愿意搭理他。

        被无视的道士有些羞恼,道爷我这么个大帅逼,居然不鸟我,你大爷的,惹急了我开符贴死你丫的。

        “幸好史奎兄弟的遗体抢了回来,”马英嚷嚷,他此刻的模样颇为可笑,头发被烧出了至少两个洞,还冒着青烟,衣服烂如布条,后背更是起了五六个大水泡,又肿又烂,不过这浑人全不在意,铜铃眼只盯着眼前模样凄惨的人尸。

        “可惜兄弟死在了没脸小儿的卑鄙手段下,不然以你的本事,等闲三四个怎会是对手,无耻的刺客!”

        “这个,依小道看来,这位大侠应该不是被人所杀。”

        马英一愣,回头望去,某道士正在探头探脑,嘀咕着。

        “黄口小儿,你在瞎说甚!我兄弟便是死了,也轮不到你在胡说八道!”马英正值火大,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领,恶狠狠的道。

        “喂喂,别以为道爷我长的帅就脾气好啊,松手,再不松手我、我……”李道士憋的脸都红了,两只手使足了力气,硬是没扳开对方一根手指。

        咳咳,算了,道爷我是文明人,擅长讲道理说文明,打打杀杀什么的,不适合我这种人。

        “不信你去摸摸这大兄弟的尸体,保准冰凉冰凉的。”

        马英虽然鲁莽,到底不是傻子,试探性的一摸,果不其然,冰凉刺骨,可是这尸体明明才从火堆中抢出来,怎会一点温度都无?

        “小儿,你知道什么!?”

        小儿是古代一种不尊重人的称呼方式,大抵等同于现在的‘小屁孩’,不过道士听的分外不爽,你这是想当我爹啊!

        用力的拽回衣领,慢条斯里的道:“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得告诉我我媳妇去哪儿了。”

        “你媳妇?”

        “便是太湖女侠冯真真。”

        马英愕然,这嘴上没毛的道士失心疯了不成,竟敢如此胡说八道,若是此话被那些仰慕女侠的武林后生听了,还不得把其大卸八块。

        “你小子找死不成,快快说来,免得你家马爷爷用醋钵大的拳头伺候!”

        得,又长了一辈,道士气的直哼哼:“醋钵大的拳头没见过,砂锅大的拳头见过没?别以为你体大膀粗道爷就怕你啊,告诉你,真要打起来道爷连自己都怕。”

        见对方一副滚刀肉的模样,马英也是头疼,按照平常,便是揍一顿也无甚大事,但他现在急切想知道兄弟的死因,只得道:“女侠明日一早便能归来,你要是不怕死,自个儿去找她。”

        道士得了想要的答案,顿时满意,也说出自己的发现:“你这兄弟十有八`九不是被人所害,他体内的阳气已被掏空,根本看不出有三魂七魄的迹象,不信你再看看,尸体是不是已经开始腐烂了,你见过哪个人死了不到两三个时辰就开始发臭变烂的。”

        果真如其所说,马英先前还未在意,尸体上散发着阵阵恶臭,就好像过期咸肉混合着臭鸡蛋的味儿,而且史奎的皮肉只轻轻一蹭,就能拉下一片。

        “这或许是某种独门毒药所为,这些刺客——”

        “大哥,我拜托你动动脑子,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江湖人跟刺客有什么仇怨,但是哪家刺客会在刺杀之前打草惊蛇,明显不是一家的啊。”

        李道士翻了个白眼,真为这些泥腿子的智商感到着急,这不明摆着的嘛;摆了摆手,“既然交易完成,道爷我就、我靠!”

        道士的衣领一紧,两脚离地,百多斤的重量,竟被一把提了起来。

        “马爷不管你是何来历,但按照我们江湖的规矩,事儿就似驴打滚,皮毛沾上落不掉,既然是你发现的,你就得负责到底。”

        “你娘的,道爷我是方外之人,你们江湖人的规矩在我这儿不管用……”

        两人的争吵声渐渐吸引了旁人的围观,眼见对头越来越多,道士毫不例外的有些怂了,暗想:‘这么多杀人犯,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呸!是道爷我在师傅老头面前发了誓,不得欺凌弱小,而且这些北派武师貌似与我未来媳妇同一阵营的,搞好关系貌似也不是坏事。’

        李道士见状干咳了两声,道:“查是没问题,但是我得提前讲好,真要查不出来什么,这锅子可别背我头上。”

        马英的大嗓门响起:“咱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黄口小儿你出了力,在场的谁都欠你一份恩情。”

        “成交!”

        道士翻开史奎的下巴,舌尖泛红,那就不是被冤魂厉鬼附身或夺体,而能摄魂的妖怪在他的印象中还真不多,人面鸠?这怪鸟正只吃新生儿的魂魄,夜叉?也不对,夜叉魔气太重,刚进入客栈自己定能发觉,花山老妖?那更不可能,这老妖怪要是来了,别说双喜客栈了,整条街都要被吸光,而且这老鬼不是听说几百年前就被封印了嘛。

        想了半天,一无所获,难道不是妖怪,也是人为?

        顺着这个角度,刚刚发生的事情回忆起来,刺客团伙、然后是死人、死人之前是泼皮挑事、会友馆的东家拜访,再往前,就是收拾缢鬼、鼠罐,一条明明暗暗的线显现了出来。

        ‘或许是那个姓魏的搞的鬼,刺客也许不是他派来的,他没这么大的手笔,但是死人这事儿,会不会是他下的手?’道士琢磨了下,可能性不小。

        ‘那就,试探一下吧。’

        不知是巧合还是幸运,另外一个死者,冯小六的尸体同样被背了出来。

        将两具尸体摆正,放在地面上,以他们为中心,用朱砂在地面上画了个大大的八卦形,左脚踩震位,右足定兑位,开始施展法术。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道士为了升级走捷径,曾想过一个坏点子,故意用鬼木招来几个小妖小怪解除封印。

        然而师傅老头的封印随着解封的符咒、法术变多,封印程度也随之加深,自己连收虎伥残魂、人皮小鬼、缢鬼,三鬼相加的能量,才解封了这道法术封印,也就是说,任务难度由二变三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