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城道长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摄魂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道家驱鬼降魔的本领很多,大抵分为三类,一者符咒,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符篆,二乃内家炼魔正法,这跟修行功法和修为有关,譬如飞剑之术、三昧真火、隔空摄人,道士修练的《五雷掌小篇》勉强也能擦上边,至于这第三种,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法术。【愛↑去△小↓說△網w  qu 】

    按照各种故事话本的说法,这法术无非是练两句咒、大手一挥,大掌一飘就完事了;实则不然,道家登台做法,要想发挥法术的威力,必须先有个法台,方能吞吐日月神光,把控四象二十四节气。

    就算没有法台,也得有个法图,就算没有法图,也得有个风水好地,就算没有风水地,最起码得有个粗制滥造的道形圈,啥都没有,凭空施法,你当你是三清老祖吗!

    禹步做为道家的基本步伐,最大的用处便是通用,道士脚掌踏地,前举左、左过右、右就左,每次停顿前必行三步;除此之外,口周咒语声也不停——

    “黑天昏云,威震乾坤。上摄妖炁,下斩邪氛。飞电烁烁,扬风无停……”

    随着咒语,道士的动作越发古怪,在这群江湖人的眼里,无异于跳大神。

    “这黄口小儿到底有没有本事,俺怎么看的这么玄乎?”

    “我当年行镖的时候,主家走之前就请了几个道士画符保平安,你还别说,那趟子镖走的稳稳当当的。”

    “扯淡吧,我还记得以前有个老书呆说过,什么人,把什么鬼推走的。”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敬鬼神而远之,”说这话的是南派的武师,腰间还挂着六扇门的牌子,经过这一战,也算是共患难的,南北双方关系缓和了不少,至少不再见面就骂。

    “俺就觉的这道士看着有些古怪……”

    不管众人非议,李道士继续念咒布法,说也丢人,李某人干了二十多年的职业道士,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施展法术。

    “……飞电烁烁,扬风无停。通真变化,反捕凶敌,追雷咒术,追魔镇邪,追摄!”

    体内的阴阳气在运动间不断变幻着路线,上勾天灵,下流洞幽,丹田深处的云龙太极图受其影响,转动了半圈,仿佛最精密的机关,分出数十道精微变化。

    地上的两具尸体丝丝缕缕的冒起了灰烟,飘荡在道士身前,他大跨一步,并指做剑,指尖微微弯曲好似钩尖,猛的插入黑烟之中,逆时针搅动三圈,气流中竟然响起了闷雷也似的声响。

    气团由灰变黑,最后表面亮起了细小的电花,‘噼里啪啦’几声脆响,带着一溜小尾巴,扬长而去。

    在场的众人也许看不到这般变化,但是电流的炸现却是尽收眼底,惊讶的表情溢于言表,这道士竟然真能招雷!?

    阴气为引,阳气为本,电光使者,追雷神咒!

    “还愣着干啥,不想找凶手了,还不快跟着!”

    这群拳师,确切的说是两个死者的朋友、兄弟,脸上先是懵逼,继而惊醒,慌不迭的追了上去。【愛↑去△小↓說△網w  qu 】

    道士一脸阴沉的拉住了欲走的马英,沙哑着嗓音道:“你们武师行走江湖,有没有随着携带那种能治烧伤的药膏?”

    “自然是有的,”马英咽了口吐沫,自从道士召出了雷气,他也有点渗的慌,雷霆在古代可是代表着天罚。

    道士艰难的伸出两根被电的跟烤肠似的手指,咬牙道:“借我使使。”

    他娘的怎么从来没人告诉他,施展法术还有擦枪走火的危险,道爷我上大当了!

    那团混合着雷光黑气的乌云虽不如真正闪电那般迅速,但也疾若奔马,那五六个江湖人只追了盏茶的时间就丢了方向,好在道士对此有感应,带着这群打手绕了几个方向,很快来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旅馆前,旅馆的牌匾上用大篆写了三个字——会友馆。

    道士眯了眯眼,心中的猜测落了八九十,朝着马英点了点头,这伙子江湖好汉倒也直接,二话不说踹开了门,挨家挨户的搜起来,各种简单粗暴,伙计们怎么也拦不住,各种鸡飞狗跳。

    这馆主魏清不知是真在外,还是见事不妙躲了起来,总之是没有搜到他;道士径直上了三楼,他感应到追雷神咒落在某处消失了,或者说——正中目标了。

    楼梯的扶手上有点滴的血迹,似乎才干没多久,而在倒数第二道台阶上,躺着一条黑乎乎的手臂。

    雷法又称正(震)法,在道家法术是一等一的霸道,非修行正道者不得掌控,对于邪魔外道还有增幅伤害,以对方的手段来看,十有八`九路子不正,算是倒大霉了。

    血迹蔓延到了拐角的屋子里,屋内没有灯光,只影子微微摇曳着,‘陷阱?’道士琢磨,果断的叫来几个江湖好汉先打头阵,以他们身上浓厚的阳气,低等的鬼魅魍魉都近不了身。

    马英貌似莽夫却胆大心细,稍稍合计了下,先找了个人在窗后候着,再安排两人守在门口,剩下的几位,先是透过窗户吹了几管迷烟,然后才撬开窗沿钻了进去。

    这一系列手段熟稔自然,搞的道士抽了抽嘴角,这活儿‘大侠们’貌似干过不止一次啊,不过片刻,门内就传出‘乒乒乓乓’的声响,道士等了一会儿,才晃了进去,千金之子不坐垂堂,道爷我这么金贵的人物,当然是安全第一。

    “道士,你快看!”

    桌椅板凳倒了一地,在火折子的光照下,几个人用兵器抵着一只花皮子貂,奇特的是,这貂的牙口泛黑,三瓣子唇变成了人嘴的模样,浑身发抖,但兽目中透着狡诈,看起来让人渗的慌。

    “这是摄魂貂?”道士无法确定,《神机鬼藏》没有记载,因为这不是天生的妖怪,而是后天培养成的,具体的手段他不清楚,只知道这貂能把生魂化作精气,滋补主家,是邪魔外道增加道行的手段,素来为正统所厌恶,沉迷于此的话很有可能走火入魔,如果不是师傅老头在训诫道士时顺带一提,压根想不起来。

    道士面色不动,这种人造妖物动辄数十年的培养,若他是主子,绝舍不得丢了它,所以,这邪道很有可能还在房间里!但他想怎么解救自家宠物,又如何逃走呢?

    “六甲将军,六丁阳神,九天力士,下地山神。封泉泉乾,封石石裂。封山山崩,封河河竭……”

    随着六丁六甲封印符的无风自燃,整间屋子陷入了停滞之中,几个武师都感到有些不自在,更别提隐藏其中的邪道了,怪叫突响,绿光一闪,紧接着桌椅板凳、杯儿罐儿同时晃荡,响声极大的影响了江湖人的听觉。

    而不知何时,血影在门口一闪而过,而摄魂貂已不知所踪。

    “快追!”

    “有妖法,早知弄盆黑狗血来。”

    “老水,你守的甚子门,人跑了你还不知道?”

    江湖人向来拳脚比脑子反应快,跳墙翻窗,道士也跟着往外冲,越想越觉的不对,立马拽住了旁边的马英。

    “黄口小儿,你拦我做甚!”马英气的直嚷嚷。

    他那杆齐眉棍早在蒙面刺客突袭时折成两段,腰间挂着的,是一口戒刀,好似短刀的加长加宽加厚版,鲁智深当年落草为寇时,使的就是这种。

    ‘噌’的声抽出,刀光亮亮,马不停蹄的回到之前摄魂貂的地儿,朝着空气生劈了下去,一颗人头飞了出来,眼珠子凸起,血水喷的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