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五十八章 教书先生

第五十八章 教书先生

        “阿颜,你看,前面就是前朝大才子宋公明的老家,相传他在四十岁致仕归家之后,书法才真正大成,留下的宋公十碑与欧阳碑、柳碑并列,”说到此处,杜书呆的眼神都在晶晶亮。

        有一年未见的杜书呆,样貌与当年大为不同,八字胡已经长了出来,头留的老长,已经有些杂乱,由于常年的东奔西跑,面相成熟了许多,唯一不变的,依旧是那闪闪光的眼睛。

        慕文,你要小心些,我感到这里有些不寻常。

        “不寻常,哪里不寻常?”杜书呆左右望了望,是个还算是热闹的市集,挠了挠脑袋。

        说不上来,只是——不对。

        “那不就行了,不过阿颜,李道长不是说你成仙去了嘛,怎么又回来了?”

        你不喜欢?

        “喜欢,当然是喜欢的不得了,这世上,谁都没有阿颜对我好了,”杜书呆手忙脚乱的解释,不过又感慨道:“不过阿颜你自从去过仙界,回来之后,也不骂我小傻子了,感觉、感觉有些不习惯呢。”

        傻瓜,你再不找客栈,晚上又要露宿野外了。

        “哦,对对对!”杜书呆如梦初醒,连忙向四处打听,结果得知这里地偏,别说客栈了,就连住宿的人家都没有。

        “那该怎么办——”

        “少年人,你要是听话,我告诉你,前面那宋家庄正在召读书先生,你要是聘上,不仅是有地方住,还有银钱拿,岂不是美事。”说这话的,是一个躺在墙角上的人,头上盖着个大草帽,看不清面目,只露出两个破烂的脚丫子。

        “宋家庄,莫非就是宋公明宋公的老宅?”杜书呆激动的道。

        “当然了,他们家里召教书先生嘛,”那人回道。

        “多谢兄台告知,我这就去应聘!”

        杜书呆兴冲冲的走了,又过了片刻,夕阳下山,收摊关铺,两个卖货郎推着板车走到了这个人附近,其中一个好奇道:“这人怎么不回家。”

        “别说了,他就是附近有名的疯子,经常胡言乱语,最常见的,就是让人到前面的宋家庄去面试教书先生,那宋家庄早在数年前就被山匪夷为平地了,现在的那里,就是一个尸窝——”

        那人刚说完,盖草帽的那位猛的坐起身来,露出一双斗鸡眼来,直勾勾的看着对方,涎水直流,歪着头怪叫道:“什么疯子,我不是疯子,我是宋家庄的教书先生!”

        “快走快走,”两个卖货郎被他这么一看,汗毛孔都吓的倒竖起来,赶紧推着小货车走了开。

        …………

        而毫不知情的杜书呆在日落之后,明月将升之际,来到了对方所说的宋家庄,浓云遮月,藤萝野花都敛了行迹,一条小路走到了尽头,便显出庄子的轮廓,夜微黑,看不清具体模样,只有门两侧的灯笼散着幽幽的黄光,有些阴森,又散着热光

        “有人吗,请问,有人吗?”杜书呆拍了拍破旧的老门。

        “谁啊!”

        “小生姓杜,是来应聘这里的教书先生的,这里是宋家庄吗?”

        门嘎吱一声打了开来,隐约可看到一个低着头的老妇,喃喃道:“进来吧。”

        庄内没甚灯光,人应该也都安歇了,似乎也懒的打理,杂草丛一堆堆,蛤蟆和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在草丛的深处,还有类似于黑乎乎的长条形,就像是手脚之类的,不过杜书呆却没有注意到。

        “听说贵庄有当年宋公留下的十全碑,能否借阅一看?”杜书呆关心的问,书呆子嘛,对于艺术的追求一向是高于肚皮的。

        “十全碑?有,先安排住下,明日就给公子你看看——”那老夫怪异的道,稍稍抬起头,露出一张豁了的嘴,怪异的抽了抽。

        杜书呆顿时心满意足,也不在乎这里环境的古怪了,先将那破了洞的小本珍而重之的放在床头,然后又打开画轴,看着画中的那个秀垂肩的女子,傻笑了好一阵子,这才将画轴放在床边,合衣入睡。

        但是精神是满足不了的,到了大半夜,杜书呆的肚皮就叫醒了这位仁兄,无奈之下,只得想去主人家的灶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填肚子的东西,大不了就当是预支工钱了。

        由于不识路,只能顺着走廊瞎转着,忽然肩膀好像撞到了一人,转头望去,大概是一个女子,身穿白色的衣裙,头散乱的遮了脸,脚下的长裙盖住了脚,以一种匀在走着。

        杜书呆挠了挠头,忍不住问:“姑娘,大晚上的穿这么淡薄,不冷吗?”

        可是人姑娘并没有理他——

        杜书呆绕了半圈,终于找到了这庄中的火房,顿时摸了进去,有道是不问自取是为贼也,杜书呆虽然不是一般的书呆,到底不好意思开灯,只得胡乱的摸着,指望着能有一两块芋头馒头之类的就满足了。

        “大锅里煮的是什么?”杜书呆见灶台上有一大锅还温热的,好奇的打开一看,却是一锅黑水,还隐约的冒着气泡,顿时失望的关了锅盖,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锅盖底下,十来张苍白的手掌从水中缓缓伸了出来。

        “找到了!”杜书呆欣喜的从一个翻了的碗里找到两块馒头,揣在兜里,准备回去再啃,忽然在旁边的橱柜中闻到了一股深重的腥味,估计是肉食什么的,心想自己吃这些就够了,便摇了摇头,自顾的走了。

        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大门被吹开,橱柜也被吹开,借着淡薄的光线,可以看出,柜里填的密密麻麻的,全是切下来的人手人脚,有的很新鲜,还滴着血水,而有的则已了霉,长了须。

        …………

        时间转回洛都,距离道士探巨城山脉,潜镜泊湖,杀天王之事,已经过了快一个月的时间,而此时此刻,道士正坐定在特意打造的练功房中,三根檀香散着袅袅青烟,烟雾缭绕之间,他的身影时隐时现。

        并不能说是隐身,而是身体的经脉、穴位、乃是器官、皮都化成了精气流光,运转不休。

        火山灶鼎炼到顶端,外丹术圆满,能修成道家第一的降魔真火——三昧真火。

        而不逊于它的吕真人导引术练到了顶层,同样有所得;正所谓:百禄之神,内外合一。精气神光,先天一炁。类如明月,乍圆乍缺。与江潮同宗。

        这不是降妖除魔的本事,而是修行之匙,抱元之门,练得此种境界,生阴神,结元婴,比之寻常同道,怕是要简易百倍不止;而此时此刻,他就能感受到,越来越多青云真气往上丹田泥丸汇聚,魂魄下堕,同样融于此间,元灵恍恍惚惚,仿佛随时要脱身而出一般。

        三魂七魄是基础,再往上,就相当于位阶了,所以阴神又被称之为人间鬼仙,何为鬼仙,至灵而无形者。

        这种突破的感觉,以前曾经出现过一次,而这一次,明显要比之前要更清晰,体内真气如潮,阳体乃阴神之基,而道士雄厚的积累,集中在一次爆,带来的变化可想而知。

        整个洛都,哪怕是人气汇聚之所,依旧刮起了一阵滚滚阴风,所过之处,不知吹了几家灯笼,灭了几家烟火,而阴冷之气汇聚,在空中居然凝成了一层白霜,如虹光一样,从南贯到北,肉眼所视,居然还看不到北。

        又过了半个时辰,天空上居然飘荡出了淡淡的雪花,大暑刚过,就有这般异象,简直是骇人听闻,传说中的六月飘雪也不过于此。

        新上任的洛都府尹仰头望天,正满脸的忧伤,在这个通过天象来验证皇帝是否合格的年代,这大白天的就飘起了雪,岂不是说此处有大冤情,他这个命官可不是有问题,可是问题是,他上任才不足三天啊!

        好在不过半个时辰,这等异象就凭空消散,冰凌消散,雪花融化,还下起了一场小雨,城里人基本上都松了口气。

        不过道士就没有这般好心情了,身子浑身一抖,无数阴冰顿时炸裂,露出了充满寒气的身躯,面色黑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又失败了。”

        明明已是天时、地利、人合,通通具备,但就是那个该死的封印,又一次的功败垂成。

        他本来以为,以自己的深厚积累,再加上魔门天王中的黑王已死,封印解开了三分之一,说不得可以一冲而开,而事实证明,他真的是想多了。

        “人生,为何就是这么的无奈,”李道士唉声叹气,摇头晃脑的走到了桌前,反正升级也升不起来了,不如趁着精气神圆满,做装备好了。

        目光一凝,桌上那一块空白的万年桃木自动浮起,并闪着纯阳电光,道士开始施展了独门的叠加符咒手段,“天为我覆,地为我藏。北斗七星,为我衣裳。为我者太阳,不为我者灭亡……”

        随着咒语,在道士的绘制中,整片桃木都开始放出纯阳的光彩,阳木制日符,叠加的效果是成倍的,而在桌面上,已经有了六面同样的桃木符以及七面小印,印上都刻着青城二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