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六十章 亲爹

第六十章 亲爹

        很久以前,李府门前,也有很多的跪拜者,求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求财、求权、求医、求子,还有他娘的求艳.遇的,各种奇葩。

        对于这些要求,道士向来是不理睬的,开玩笑,这要是有求必应的话,他就是化身千万都管不了。

        更何况,这属于神佛的业务范围,他的人生目标可是修炼成仙,仙人当如闲云野鹤,逍遥自在,什么都管的话,那不成老妈子了。

        当然,这只是道士给自己偷懒找的借口而已。

        所以说,长此以往,这跪拜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大家也都明白,这青城道长只负责降妖除魔,别的不属于他的经营范围。

        不过昨日花开并蒂,今日,道士的心情是格外的好,看人也是格外顺眼,所以难得想要做一件好人好事,料想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哪能麻烦事总碰上他呢。

        “什么!?梦中有人要斩你!”李道士的声音直接拉高了八度,一种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吕翁满脸惊恐的道:“的确如此,是有人梦中想要斩我。”

        按照对方的描述,那一夜,这老翁明明睡的好好的,忽然浑身酥麻,浑浑噩噩之间,就仿佛来到了一个满天云光霞光的地界儿,天光无穷,满生华彩。

        正迷茫间,就听得一道宏亮的声音:乔县吕梁及其子吕儿,所犯之事兹大,于三日后问斩!

        道士愣了好一会儿,这种事,怎么感觉不大像是常规流程啊,无论是走上面的天条,还是下面的阴律。

        “那么问题来了,你到底犯的是什么事?”

        “禀青城道长,老夫只是凡人,也不知得罪的是哪路仙家啊,”那吕翁叫屈道。

        李道士看对方的表情不似做伪,亦或是这老头拥有影帝级的演技,再看他儿子,傻傻呆呆的,更是看不出什么来。

        通常来说,天条天律是不会针对凡人的,就算对方是穷凶极恶之徒,那也不例外;除非是有妖邪侵入梦境,亦或是有妖人施展邪法,妄图讹诈……

        李道士还想到了好几种可能,忽的心中一动,开了天眼,只见对方身上人气汇聚,并没有什么妖邪的气息,而脑袋之上,则是空心火的光影,虚而不实,亮而不暖。

        这说明,对方并没有说假话,但说的也不完全是真话。

        演技再好,不走心也没用!

        “你如果不说实话,我也帮不了你了,”李道士冷淡的道。

        “道长说的是什么话,我们父子说的具是实话啊!”吕翁愕然的道。

        道士直接端起了茶,意思很简单,端茶送客,好走不送。

        那吕翁的老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红,反倒是这老头的呆痴儿子忽的大叫道:“我要仙女,我要仙女——”

        “仙女?”

        面对道士越来越冷淡的眼神,那吕翁终于咬牙道:“不瞒道长,其实老夫还有一个身份,便是魔门的前代长老,原来的法号,唤作天吕老魔。”

        道士轻咦一声,他倒还真听过这个名头,上一代魔门宗主的有力竞争者,魔门前代天王,修炼的妖术诡异难测,不知杀了多少的正派人士,凶猛赫赫,不过好似在内乱中被杀了吧,没想居然是假死,隐姓埋名躲在这里。

        “不过你身上怎么没有魔气的踪影——”

        那吕翁长叹一声:“三百年前,为了争夺宗主之位,我的俗家满门,连同最亲近的几个师兄弟,一齐被敌人灭杀,终于让我从权欲中醒来,天魔之道,杀妻、杀子、杀父母,无物不杀,百无禁忌,并非是任何人都能一直走下去的,走到最后,已经不是人了。”

        “自此之后,我便自断根基,废了一身魔功,准备归隐世俗,了此残生,但没想到老来,老天怜悯,还让我多了个儿子。”

        “那你来找我来做甚,正邪不两立,贫道虽然对于除恶务尽之类的活动不感兴趣,但是也想不到理由去帮一个前魔门长老吧。”李道士反问道。

        “魔门历史的辛密和魔道功法的缺陷之处,难不成道长也不感兴趣?我虽已退隐,但也知道阁下做的好大事,重伤天影,击杀黑王,现在魔道已为你下放了血杀令——”

        “凡是四海五湖,穷山恶水之妖邪,只要能斩杀道长,必能得魔道秘传功法一份,并有诸多邪门法宝馈赠——”

        “原来道爷的人头居然有这么值钱,你且继续说,”李道士轻咦一声,似笑非笑。

        吕翁心中一沉,没想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交易信息,在对方的眼中,似乎没有那么大的作用,是真是这般,还是故意如此。

        影帝级的演技,可不只是他一人而已,可惜他没有能测人念头想法的天眼。

        “老夫自知自己招惹了大祸事,也不指望能够逃得惩处,但是小儿是无辜的,还请道长保住他的性命。”

        “吕翁,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你若是不把实情说出来,贫道也着实不好考虑。”李道士干脆道。

        这位前魔门长老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终是开口,将完整的实情说了出来……

        “我了个去,你居然动用魔门妖法,召摄天上的仙女,给你儿子暖床,你这真是亲爹啊!”

        李道士一向以为,自己在这个时代,依旧算是够前卫了,但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师父老头要是有这种思想境界的话,那道士就真的要告谢历代祖师了。

        “道长,你意下如何?”吕翁说出了自己的根底,反倒是不急切了,一切都看对方的意思。

        李道士反而皱起了眉头,魔道对自己已经有了防备,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内幕资料,对于下一次的行动必然有极大的益处。

        但是对方这种事,也不是一般二般的难办,尤其是还在这个风口上,上面正在整顿,稍有不慎,道爷说不定都会被拖下水。

        “你且等一下,”李道士说了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就转回后院,他要向上面打听打听,到底是谁在主管此事。

        结果没过半晌,道士就又转了回来,面色黑,直接道:“别指望了,王母娘娘了滔天大怒,就是她老人家下的懿旨,谁都保不住。”

        吕翁一屁股跌坐在地,满脸苍白,王母娘娘的赫赫凶名,就连这位魔道人物都完全失去了希望。

        “非是道爷不帮,而是上面母老虎凶威太重,真的是罩不住啊,”李道士苦笑数声,此事是看上去是完全没有搞定的可能。

        正当此时,忽然门口传来一道声音:“或许可以帮一帮。”

        李道士愣了愣,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何时,六公主到了此处,插嘴道。

        “公、公,阿暖,你什么时候来的?”李道士赶紧问。

        “来的不早,但已把事情的经过听了个清楚。”

        “那阿暖你可知道,这个老妖人,好吧,是金盆洗手的老妖人,干的是什么事,说的好听些,叫拐卖人口,说的不好听的,那就叫拐卖良家妇女,当成童养媳的那种——”

        “若是那仙女愿意呢?”

        “不是吧,这年头,仙女就这么好泡?”李道士抽了抽嘴角,如是道。

        那吕儿一听仙女的名号,忽然大叫道:“仙女,是我的仙女!”

        “安静!”二人几乎同时一指,那吕儿眼一白,瞬间晕了过去。

        道士只得无奈的传音,六公主,贫道向月老打听过了,那女仙本是瑶池的仙子,为了此事,尊母可是勃然大怒,贫道这小肩膀可是真扛不住啊。

        可是李道士你不是向来办事得力,什么事都难不倒的嘛,这事别人也许办不到,但我相信,你李长生一定有办法的。

        李道士第一次现,原来自己在六公主心中的地位这么高,简直就把自己当做道家的小叮当啊!

        就算贫道真的是有法子,现在也没时间去办这事,咱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呢。

        什么事?

        道士犹豫了一下,方传音道,我要去探一探那广成宝藏,而据我所知,那最后一块出入宝藏的令牌在活人张的手上,至于那活人张——

        我知道那活人张是谁,六公主打断了道士的传音,如果我有办法帮你得到那张令牌,你是不是就愿意帮忙了?

        李道士无奈,贫道顶多可以试一试,但成功与否,却是半点把握都无。

        你愿意试便好。

        …………

        赣江水域,今日的水流尤为的湍急,百浪喧嚣,漩涡丛生,滚滚江涛像是要沸腾了般,一道又一道的水柱爆出,连成一片,不知有多少的鱼虾蟹蚌深受其害,泛白了肚皮。

        整个江流,开始暴走了!!!

        “不对,不对劲,广成宝藏明明还没到开启的时间,为什么江底的水精之气已开始暴动!”那盘踞在河两侧的道家高人,纷纷侧目。

        只见像是两条白线,以肉眼可见的度开始扩张,没过片刻,就开始淹没到附近的村庄,青山高崖中,顿时有十几道遁光飞射而出,不管是僧是道,总归有几分良心,只不过更多的修行之辈在耐心等候,看看变故的原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