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城道长 > 第六十一章 水眼

第六十一章 水眼

        赣江,万丈水底之下,泥沙堆积,其中有一道粗长的身影正在不停搅动,附近漩涡丛生,飞浪怪波,偶尔露出狰狞的一角,却是苍色的鳞片。

        在这附近,有很多残破的金光碎片,如星辉白华,点缀在水中,任暗涌湍流,纹丝不动,金辉齐明,散着一股亘古才有的气息。

        “快些,快些,要趁岸上那些蠢货还没反应过来时,挖穿水眼!”水中响起了水虎,也就是千年河童特有的尖叫声。

        然后无数道黑芒喷洒而出,如放礼花炮,每一道都点缀在其中一道金光碎片上,碎片受其影响,缓缓的散光晕,连在一起,辄而扩张,受其影响,那深在地底,几乎千万吨的江水,连同长江出水口那几乎沛然难驭的天地大势,都露出了一道缝隙来。

        “喋喋喋喋,许旌阳,这千年封印岁月中,我们可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那个怪异的婴儿,在金光中起起伏伏,小指连点并掐,居然是正宗的道家指法。

        随着金光越盛,渐渐覆盖而下,那在地底深处,不知多少丈内,接近于盘古岩层的所在,一尊足有十丈的巨鼎,上面有无数的山川丛林、风云雷雨、以及蝌蚪一般的怪符,这便是当年大禹镇九州,肉身成圣的关键——禹王鼎!

        金光蔓延鼎体表面,越聚越多,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完全覆盖,然后金光瞬间全敛,叮的一声,出了一声脆响。

        看似不起眼的一声响,在那江河之中,却是激了渲染大波,那浩浩荡荡,一望无垠的出水口,几乎在一个刹那,就从中分成两半,如同被开天巨人重重斩了一刀似的。

        “封印!”

        “封印不该在此时解开的!”刘野脱口而出,与许三才对视一眼,他们二人都是得了仙缘的人物,自然知道,广成宝藏真正的开启时间,其实是在明年的冬季,那时乃是五百年难得一遇的极穷严寒,藏地高原的昆仑雪山受其影响,将把千百年积累起来的冰脉寒气一齐爆出。

        到了那时,北国将是一片冰装素裹,长江源头有三分之一会被冰封住,出水量大为减弱,到时受天地变化影响,十二重先后天禁制合并,显化出河洛图书,宝藏入口,连同其中禁制,都会被削弱到极点,那时才是进入此地的良机。

        然而谁也不曾料到,那被封印在此地的上古水魔之一,水虎竟然悟通了当初的天师禁制,反转阵势,震动禹王鼎,使得方圆千里的赣江暴走,江水逆转,倒灌入那万丈水眼,无穷江水强撞广成宝藏,竟然提前打开了宝藏门户。

        而随着江水暴走,每隔个一段江水,都射出层层光辉光柱,星辉匹练,络绎不绝,一时间不知有多少的修士飞升而入,粗如水缸的阴神寒气,以及那惊鸿一瞥的元气婴儿。

        “刘兄,我们也走,”许三才将纸扇一合,脚足一顿,化作一道白烟,刘野同样人枪合一,破空而去。

        到底利欲熏人心,刚到光柱附近,各色剑芒遁光,就都撞在了一起,元气乱滚,异彩纷呈。

        靠在二人附近的,气势最盛的一道,却是一条张牙舞爪的海蛇,也不知有多少年岁月,蛇头之上,盘坐着一道身影,穿了身珠衣鱼裳,不似中土人的打扮。

        水汽蒸腾,水蛇在这混乱的江浪中如鱼得水,口喷北极真光,扫过之处,无不化作冰雕寒体,区区片刻,就已杀了三条修士,手段之狠辣,完全没有修道之人的风范。

        “许老弟小心!”那刘野忽然大吼一声,手上那看似普通的钢枪直接化作一道金光,如长河截月,直接把那冷光劈的散开。

        “多谢刘兄,这位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会这么狠辣,连我等这种不相干的人都杀,”许三材心有余悸的道。

        “听说好似是东海十大散仙之一,唤作什么天蛇真君的,还叫什么散仙,我看是散魔才对!”刘野怒道,抢尖一抖,冰屑纷飞,他这枪由异铁打造,乃先秦古物,所以以他不甚高的修为,也能挡住那道寒光。

        许三材连忙拉住那要去分辨的刘野,小声的道:“刘兄,千万不要自找麻烦,宝藏开启,那些个穷山恶水、蛮夷之地、境外四海的修士都齐聚一堂,这些人可没有中土僧道的风范,不敬天数,形如虎狼,别惹他们,以取宝为主。”

        天蛇真君又杀了几个小门小派的修士,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心中顿感不屑,果然如同辈所说,自打先秦两汉,方士迁徙海外,这中土的修行之辈就越不成气候了,也不那知名传已久的茅山和上清,能不能出点厉害人物?

        眼见那光柱越明亮,从中隐隐显出宝阁仙彩、流光神宫,眼中顿时贪意大盛,催动那已被练成身外化身的天蛇,巨大的身躯几乎一下没入光柱之中。

        “这、这是什么,不对,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以及一蓬天女散花般的紫色烟火从光柱中洒出,这天蛇真君的气息顿时消失,生死不知。

        二人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骇,好半晌,许三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左右,确认无人之后,才小声道:“寅丙反转,天外流火,这不是宝相琉璃殿的天外流火吗,由无穷星光孕育而成,号称界外之火,连上界仙家都能烧化,按照秘册中记载,只要破开此火,便有郁仪赤文和三天元阳尺二宝,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刘野虽然表面上粗豪,但心思极细,道:“肯定是刚才泼天一般的动静,万万斤的江水倒灌其中,提前引宝藏中的十二禁制的演变,各种先天阵势交织,造成看到的景象与秘册记载完全不同。”

        “这般说来,那仙人所述的路径,岂不是完全没了用处。”

        “那倒不是,只是用处大大降低,而且凭空增加了无穷的风险,而且宝物落入何家,怕是只有老天爷清楚了。”

        而在百里之外的一座高山上,蒙双氏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切,自言自语:“被封印千年,还是不长记性,如今早已不是上古之时,这么大的因果落在你的身上,真以为能讨的了好吗?”

        “不过这样也好,整个宝藏会变成一个巨大的诱饵,诱得越来越多的正道中人加入其中,自相残杀,到了那时,你们想要的正道大昌,到底能做到几分?”蒙双氏看了看天空,虚空扭曲,同时消失了踪影。

        …………

        与此同时,远在千百里外的李道士,在同一时间抬起脑袋,轻咦了声,又掐指算了算,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才喃喃道:“不对劲啊,赣江水脉怎么会改道了,广成宝藏不会出问题了吧。”

        一念如此,他就恨不得马上飞去江西,开玩笑,这可关乎到我大青城的复兴大计,那么多的灵丹妙药、功法典籍、奇珍异宝,对于已经穷到可以当裤子的青城派来说,那可都是急缺品,八个徒弟,别的不说,人手总得一套装备吧,这要是都做不到,以后还怎么开山头,吸引人才!

        不过没有令牌,就算自己有宝藏的一部分图纸,也难以取得里面的宝物,毕竟道家诸仙也不是开善堂的,进去就能取宝,哪有那么好的事,就算老天垂眼,给你得到一两件宝物,哪又能管什么用,他李道爷的心可是大着呢!

        “李道士,你在什么呆,这一天都快过去了,本宫让你去救人,你跑到这里来作甚,”身边的女娃娃见道士呆,口水都快留下来了,语气相当不满。

        公主病,尤其是公主病晚期,那都是无药可医的,李道士只能悄悄翻了个白眼,耐心的解释道,“公主殿下,王母娘娘的脾气你比我还清楚,想要在她的手底下救人,几近于不可能,所以说,千万不能硬肛,得走迂回路线,而要走迂回路线,必须要有娘娘的体己人帮衬。”

        “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母后怎么会跟凡间人物有瓜葛,”六公主皱眉道。

        “那可不一定,你也知道,贫道跟中土的谍报机关,也就是六扇门还是挺熟的,他们最近传来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给我,京城第一名手,赵端阳近来携妻妾在江南各地采风赏景,下一站就是我们这的水榭小林,所以说,你懂的。”

        “我不懂,”六公主干脆利落的回道。

        “咳咳,”李道士差点被口水噎死,这公主殿下怎么没有一点散性思维,简直就无法沟通啊。

        “那赵端阳公主还记得吗?当初在瑶池,我们不是还制定了一个计划,让他去勾引,不对,是偶遇那百花仙姑,然后创造自由恋爱的机会。”

        六公主这才恍然:“原来如此,你是想让他去求百花姑,然后让花姑向母后求情,放那吕儿一条生路。”

        李道士痛心疾,“听话听音啊,公主,像贫道这种鬼才,怎么会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段,重点不是那赵端阳,重点是那妻妾,妻妾懂不,那赵端阳是个重情的人物,向来只娶一妻,怎么会莫名多了个妾来,你要是还不懂的话,那贫道也无法帮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